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此子与我有缘 > 第197章 天罗妖巢

第197章 天罗妖巢

夜黑风高。

苏缘如同一条幽灵,无声无息从白露城屋檐阴影处穿过。

此时的他带着斗笠,看不清面容。

就算是把斗笠掀开,显现出来的也是一副陌生面孔。

这副新形象发髻散乱,眼神不羁,胡渣唏嘘,眼神忧郁。

哪怕是熟悉他的人在此,也定然认不出他还是那个来参加联考的青阳郡魁首来。

这并非是苏缘伪装的好,而是清河老祖留下的法器给力。

在客栈中,苏缘研究了一阵,就发现那法衣外袍还有那法器斗笠都如同之前的储物手环和黑红令牌一般,全部是设下了血脉禁制。

趁着与老祖换血还没完全代谢的热乎劲,他正好都认主炼化了一番。

这两件法器都是玄阶上品,而且都有着特殊的功用。

法衣有着伪装幻化功能,穿上后可以将外貌、身高和自身气息幻化为某几种固定模板。

模板固定,容貌可以用神念进行一下微调。

就好似苏缘的前世记忆里玩游戏选择角色时的“捏脸”。

苏缘手上的法衣,有着五种模板。

分别是豪侠、浪子、员外、书生、将军。

不过每天都仅能够使用一个模板。

穿上法衣,苏缘犹豫了一下,就发动了幻化,选择了浪子模板。

这个时候,他身上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成了现在的这副样子。

他给自己调整了半天,觉得颜值起码上升了百分之十。

可惜如同锦衣夜行,根本无人得见。

这是因为他还戴上了那件斗笠法器。

斗笠有着遮蔽气息的作用,能够隔绝神念探查。

带上之后,就让他整个人显得神秘无比。

苏缘前往信息所提示的方向时,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幻化加遮蔽,简直双保险。

搞的这么神秘,不知道这小天罗法会又有什么神奇之处。

而且其中的天罗二字,也让苏缘忍不住对老祖产生了几分联想和猜测。

不管怎么样,一探便知!

苏缘默默算了一下时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城南区域,是白露城坊市所在。

哪怕是在深夜时分,这里依然灯火通明。

对于修行者来说,夜间活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且他们的打扮千奇百怪,藏头露尾的不知凡几。

苏缘的这身装扮行走在坊市,倒是丝毫不显得突兀。

他之前通过“红黑令牌”得到的信息里,并没有说明那“小罗天法会”的具体位置。

原本苏缘觉得自己需要找上一段功夫。

没想到刚刚进入了坊市区域内,他心中自然而然的就对那个地方产生了感应。

苏缘摸了一下怀中的“红黑令牌”,知道是这件东西在发生作用。

他并未在坊市多做耽搁,循着感应就找了过去。

七拐八拐间,他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小巷。

小巷走到尽头,有左右两条岔路。

左边通往另一条街,右边却是个死胡同。

他朝着右边走去,神念一扫就发现这胡同两侧都是近乎一模一样的民居,每侧各有八户。

每一户皆是门窗紧闭,没有灯火和人声。

他循着感应来到左侧的第四户,身形一纵就翻墙闪了进去。

院中一片荒芜,杂草丛生,显然破败了很久。

苏缘借着月光,却清晰的看到院内杂草有被人行走践踏过的痕迹。

而且痕迹还不少。

顺着痕迹,苏缘来到了一处枯井处。

令牌的感应,就是来自于这口井。

苏缘围着井转了两圈,甚至丢了块石头下去,也没有发现这井有什么异常。

正当他准备跳下去探查一下的时候,却突然眉头一挑。

抬起头来,他就发现一个一身战甲的家伙翻墙跳了进来。

只是一眼,苏缘就看出这家伙使用的应该是“将军”模板。

这人并没有戴斗笠,而是面铠钢盔,看上去整个一个铁疙瘩。

看到苏缘,他先是一愣,接着就“哈哈”笑了一声。

“原来是教中兄弟!”

他大步走了上来,来到了枯井边。

“浪子兄弟先请!”

苏缘把身前的位置一让。

“将军兄弟先请,我还有些东西需要整理下。”

那将军也不客气,对着苏缘一抱拳,两三步就迈入了枯井中。

嗖的一下,他就掉落下去。

下落到一半的时候,虚空一闪,那将军就不见了踪影。

空间波动!

苏缘闪身来到井边上,半趴在那里,上瞅瞅,下瞅瞅。

一个“咯咯咯”的笑声,突然在身后的院墙上响起。

“小弟弟不会是新人吧,一个空间井有什么好看的?”

苏缘回身一看,一女子正从墙上飘然而下。

轻纱敷面,罗袜生尘,薄衣彩妆,烟视媚行。

正是女装模板之一的“花魁”!

所谓豪侠配巾帼,书生配仕女。

与浪子模板相对应的正是“花魁”。

遇到对应模板,一定程度上说明大家有着类似的品味。

苏缘正想着品味问题的时候,那花魁女已经来到了井边。

“怎么样,小弟弟,要不要姐姐带带你……”

苏缘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不必了,姐姐先请……”

“哼!真是没趣!”

花魁女彩袖一甩,如一团云一般飘落带井中,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苏缘轻叹一口气。

还别说,这法衣模板幻化的真是惟妙惟肖。

刚才他差点都忍不住调笑上两句。

还好他心有牵挂,谨言慎行了一下。

现在回过味来,那不过是幻化而已,说不定这曼妙身段之下还是个好几百岁的老妖婆呢。

别的不说,就是清河老祖,不也好几百岁的人了,也用这种伪装么。

苏缘神念一动,感应到外面巷子里又有动静了。

他却未等人家进来,身形一纵就跳入了枯井。

怀中的“红黑令牌”突然光芒一闪,似乎触动了虚空中的禁制。

接着空间闪动,苏缘就从井中消失了身影。

眼前一黑一亮。

苏缘发现自己好似出现在一处奇异之地。

天上的月亮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盏盏明灯。

它们如同星空一样分布,挂满了苏缘头上的穹顶。

穹顶下方,是一个城镇,看上去人来人往。

他们每一个人,不一定遮掩着面容,却个个都有模板幻化。

苏缘还没来得及更多的观察周围,就有听到有人叫他。

“唉!那个浪子!对,说的就是你,东张西望的那个!”

“快走,快走!别堵传送点!”

“传送点内不得停留知道么?三十六个城的空间接引都是在这一点出呢,若是发生踩踏事件那还得了?”

苏缘朝着声音望过去,就发现不远处站着一小队将军模板的人,组成了一个小卫队。

与一般将军模板不同,他们还装备着黑红色的披风。

他们应该是这里维持秩序的。

随着那人的示意,苏缘赶紧闪出来。

这个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刚刚出来的地方白光接连闪动,一个一个不同模板的人从那传送点闪出来,然后朝着远处走去。

苏缘朝着他们走的方向望去,发现那边好似一个小镇。

镇口有着高高的牌楼,挂着两个古篆大字牌匾。

“长乐!”

苏缘还在观察着,一个书生模板的家伙就凑到了他的身前。

“这位大哥可是来参加小天罗法会的?您是第一次来长乐镇吧,需不需要向导啊?”

苏缘注意到,刚才还有两个不同模板的人也有上前与他搭话的意图,不过看到书生捷足先登,他们就都遗憾的退了回去。

苏缘注意到他们的模板服饰与别人有着细微的不同。

左臂上围着一个袖带,上面有着一个金黄色的“导”字。

看着这个“导”字,苏缘一笑。

“你这向导,很专业嘛!”

“大哥见笑了!”那书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咱这修行天赋稀松,不比你们这些出外勤的,一个任务就可能赚成千上万的天罗点。只能凭借入教年限长,给人做做向导,勉强挣个药钱。”

苏缘心中一跳。

他现在基本上已经判断出,这里应该是天罗妖人的集结点了。

只是不知道妖人们为何说话这么奇怪。

人家不都说混口饭吃么,他们却是挣个药钱?

什么药,比饭还要重要么?

莫非与老祖身上的第二种毒有关?

苏缘相信老祖不会无缘无故与天罗妖人牵扯到一起。

这一面一定有着他不知道的隐秘。

想到今天或许能窥到天罗教的一些秘密,苏缘心中隐隐有着兴奋。

他深呼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身在妖巢,他觉得自己应该多看少说,见机行事。

现下人生地不熟,有个向导倒是刚刚好。

于是他就摆摆手就让这向导书生带路。

可是这个时候,那书生拿出了一个样式相当的黑红色令牌。

“好嘞大哥,小本经营,诚惠二十天罗点!”

苏缘能够听得出来,这是在要钱了。

可是天罗点该怎么支付,他还没有头绪呢。

还好,这传送点人来人往,并非只有他一人雇佣向导。

他神念扫过旁边一桩正在进行的交易,心中就有了判断。

拿出清河老祖的黑红令牌来,用神念激活后,他就丢给了那书生。

“自己刷!”

“好嘞!”

书生在自己令牌上操作两下,然后对准苏缘令牌一刷。

接回令牌后,一道信息就从令牌上反馈过来。

“消费二十天罗点,余额一百三十八万七千六百三十……”

苏缘不由得紧紧的攥着了黑红令牌。

“一个任务能挣个成千上万点,我滴乖乖,老祖你这是给他们卖命做了多少任务啊……”

“他不会肝了大半辈子,一直攒着呢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