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教练万岁 > 第623章 一位母亲

第623章 一位母亲

三月份,各项体育赛事重燃战火。

对于李戴的奥运会训练营来说,这算是一次小考,奥运会训练营的效果如何,将在比赛中得到检验。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运动员的实力有没有变强,看成绩一眼便知。

比赛的结果陆陆续续的出现,那些参加李戴奥运会训练营的运动员,全都表现的很出色,每个人的成绩都是更上一层楼。即便是穆勒、祖马这样原本就站在世界最巅峰的运动员,也都能感觉到到自己的状态正在变好。

成绩不会骗人,当其他运动员看到李戴的训练营有如此好的效果时,纷纷前来报名,李戴的奥运训练营又收了不少的人。

到了五月份,美国各个项目的奥运会选拔赛也拉开了序幕。

奥运会训练营的运动员依旧是高歌猛进,将一个个奥运会参赛资格收入到囊中。

等到了六月份,又有一匹欧洲和南美的运动员来到洛杉矶,进入到李戴的奥运会训练营。

这些都是已经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的运动员,他们是慕名而来,要为奥运会进行最后的冲刺。况且距离奥运会开幕只剩下两个月,病急乱投医者也大有人在。

一时间,李戴的奥运会训练营人满为患。

……

训练中心门前,有一个白人中年女子正在徘徊,她好像很想进去,但又很犹豫。

这个中年女子个头不高,看起来还不到一米六,而且并不胖,甚至显得有些瘦,体型绝对称得上是身材娇小。这种较小身材在美国白人当中并不多见。

徘徊了许久后,这个中年女子终于鼓起了勇气,向着训练中心的大门走去。

她刚走到门口,大门恰好打开,只见李戴从里面走了出来,和这个中年女人撞了个对脸。

“李教练!”中年女人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知所措。

李戴则发现,这个中年女人看起来很面熟,几秒后,他想起了中年女人的身份。

“你是克帕诺娃?”李戴试探性的问。

“你好,李教练,我是克帕诺娃。”女子有些踌躇的答道。

李戴脸上腾起了一种敬意的表情,随后开口问道:“克帕诺娃女士,你是来找人,还是打算报名训练课程?”

“我……”克帕诺娃足足犹豫了十几秒,然后才开口说道:“我想报名,我知道你这里开办了一个奥运会训练营,不过……”

克帕诺娃有些闪烁其词,像是有难言之隐。

“不如我们去里面谈吧。”李戴做了个请的手势,将克帕诺娃带到了会客室。

……

会客室内,两人份宾主落座。

一杯咖啡被端到了克帕诺娃面前,随后李戴开口问道:“克帕诺娃女士,既然你打算报名奥运会训练营,也就是说你还打算参加今年奥运会?”

克帕诺娃点了点头:“是的。”

“你已经参加了五届奥运会了吧?”李戴下意识的问道。

“是六届,算上今年的话,就是我参加的第七届奥运会了。”克帕诺娃开口答道。

“抱歉,冒昧的说一句,你应该快40岁了吧?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这个年纪参加奥运会的话,并没有优势。”李戴开口说道。

“我今年41岁。”克帕诺娃没有回避自己的年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我知道我要面对一群比我小二十多岁的运动员,他们当中有的人的年龄比我儿子还要小!但我必须要去参加,我已经拿到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你参赛是为了你儿子么?”李戴继续问。

“是的。他的病情控制的很好,但是他还需要服用药物,一旦停止服药的话,用不了几个月,他的病情就会恶化,那些药物很贵。”克帕诺娃很诚实的回答道。

李戴长叹一口气,心中则感叹起来,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对面的克帕诺娃则接着说道;“李教练,我知道你这里是全世界最棒的体能训练中心,有很多年纪比较大的运动员,经过你的训练后都重新找回了年轻时候的状态,所以我希望可以参加你的奥运会训练营。但是我可能付不起训练费,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我分期支付训练费……”

……

李戴对于克帕诺娃,更多的是一种敬意。

克帕诺娃是女子体操的传奇运动员,也是参加奥运会次数最多的运动员之一,如果她这一届奥运会也选择参加的话,那么“之一”两个字就可以去掉了。

一个女子体操运动员,参加七次奥运会,那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克帕诺娃是苏联时代的运动员,苏联还没有解体的时候,她就代表前苏联参加体操世锦赛了。

苏联解体后的一届奥运会,当时的独联体国家组成了一个联队,克帕诺娃又以独联体的运动员的身份参加了那一届奥运会,并且拿到了奥运会的金牌。四年后她代表自己的母国乌兹别克斯坦,第三次参加了奥运会,随后她选择了退役。

然而不幸却降临在了克帕诺娃的身上,她的儿子本诊断患上了白血病,看过《我不是药神》的人都知道,类似这种疾病,有药便能活下去。

专利特效药的价格,克帕诺娃根本承受不起,更何况还有其他的治疗费用,于是克帕诺娃选择了复出,第四次参加奥运会。

后来克帕诺娃加入了德国的国籍,因为德国的医疗条件远比乌兹别克斯坦高的多。她代表德国队参加了两届奥运会,那时候的她已经37岁了。

德国也是体育强国,国内人才济济,显然不需要一个37岁的女子体操运动员,为了继续给儿子治病,克帕诺娃再次返回了母国乌兹别克斯坦,她将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参加这一届的奥运会。

这也是她第七次参加奥运会!

今年,她41岁!

一名已经到了退役年轻的运动员,为了给孩子治病,选择复出,继续参加比赛,这或许不是个例。

但这是女子体操项目!

这个项目的巅峰年龄是16到20岁,很多女子体操运动员,超过二十岁就开始考虑退役了,很少能够有人坚持到30岁。

然而41岁的克帕诺娃,却依旧在参赛!在比赛中,她所要面对的是一群比她小二十多岁的对手。

这是奇迹么?

不!这是一个母亲的伟大!

……

李戴答应了克帕诺娃的要求,答应她分期支付训练费。

同时李戴还故意开出了一个极低的训练价格,免得给克帕诺娃造成很大的负担。

李戴对于克帕诺娃的遭遇很同情,同情之余,更多的是对这位母亲的尊敬。

但李戴也知道,一个41岁的女子体操运动员,即便是站上了奥运会的赛场,也不可能获得太好的成绩。

女子体操是奥运会所有项目中最吃青春饭的一项运动!

比如射击,哪怕是六十岁的运动员,只要眼不花,依旧可以夺冠。

比如射箭,四五十岁的老将,只要有准头,也依旧可以夺冠。

乒乓球或者羽毛球,三四十岁还拿世界冠军的运动员有的是。

篮球或者足球,三十岁左右才是巅峰的年龄。

即便是田径或者游泳,这种严重依赖身体的运动,二十五岁左右是最强的时候。

唯独体操,特别是女子体操,20岁就是大龄运动员了,国内各级的体操队,二十一二岁便退役当教练的,是正常操作。

41岁的克帕诺娃,拿什么和十八九岁的小姑娘竞争?

所以李戴打算给克帕诺娃使用一张减龄卡片。

减龄卡片的极限也只是减少十二岁,持续时间是一个月。

奥运会的体操比赛肯定用不了一个月,所以减龄卡片的时间是够的。但是克帕诺娃减龄十二岁后,依旧是29岁,这也远远超过了女子体操运动员的巅峰年龄。

29岁的女子体操运动员,也是超龄了。

“29岁总比41岁要好吧!”李戴自我安慰道。

其实李戴有过另一种想法,那就是直接给克帕诺娃几万美金,当做是她儿子的医药费。对于李戴来说,几万美金还是拿得出来的。

然而李戴自己去否决了这个想法。

因为克帕诺娃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完全值得李戴去使用一张减龄卡片。她应该得到的是尊重,而不是几万美金的施舍。

李戴甚至有了决定,即便克帕诺娃在奥运会中没有取得好成绩,他也会给克帕诺娃一份工作,聘用她成为训练中心的教练,让她可以负担儿子的治疗费。

在美国当教练,薪水肯定要比在乌兹别克斯坦工作高的多。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

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又一次拉开了序幕。

这一次,李戴没有以主教练的身份参加奥运会,但他也不是旁观者,因为本届奥运会的参赛选手中,有超过200人是李戴训练中心的客户。

体操算是比较早开始的一个竞赛项目,跳马又是体操运动中很重要的一个项目。

跳马运动在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上便已经是比赛项目,算是现代体育里历史比较悠久的一个竞赛项目了。而近几年,女子跳马越来越多的开始运用男子动作,这使得女子跳马也越来越精彩。

奥运会的跳马比赛,显然是世界上最高水平的跳马比赛,也是观赏性最高的跳马比赛。特别是到了女子跳马的决赛里,运动员的实力都非比寻常,很少有人去做难度系数6.0以下的动作,像是难度系数6.4的高难度动作,也是经常出现。

今天的女子跳马决赛也是众星云集,比如该项目的卫冕冠军俄罗斯运动员娜塔莉亚,比如七届奥运会老将,“妈妈级”选手,41岁的克帕诺娃。

然而最受关注的,却是美国选手西蒙斯。

西蒙斯是一名黑人运动员,今年十九岁的她在三年前才出现在成年组的赛场上。然而她只用了三年时间,便拿到了十枚体操世锦赛的金牌,超越了俄罗斯的“体操女皇”和美国的“体操公主”,成为了女子体操史上世锦赛金牌最多的运动员。

而且考虑到西蒙斯只有十九岁,她最起码还能再战三年,获得更多的世锦赛金牌,显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西蒙斯还是一位全能战士,她是女子体操历史上第一个拿到世锦赛全能三连冠的运动员。毫无疑问,这样的成绩意味着她是这个时代体操项目的超级巨星,是女子体操的统治者!

然而西蒙斯这位全能王者,最擅长的项目就是跳马!

大多数普通人觉得,平衡木是女子体操中难度最大的一个项目。那么一根细细的木棍,普通人站上去的话想要保持平衡都很难,而运动员则要在上面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这更像是在演杂技。

但实际上,对于专业的运动员来说,跳马才是难度最大的一个体操项目。因为跳马需要在腾空后一瞬间完成一整套连贯性的动作,这不像是平衡木或者高低杠,在完成成套动作之前有缓冲的准备时间。

任何体育运动,涉及到技术动作时,连贯动作都要比单一动作难度更大。

越是高水平的比赛,跳马的难度就越大,难度系数5.8的跳马动作,和难度系数6.0的跳马动作,虽然只差了0.2的难度系数,但是真正完成起来,却是天差地别。

以美国而言,几十年来都保持者世界上最顶尖的体操水平,但是在百余年的奥运历史上,美国队却从来没有拿过女子跳马的金牌。

今天,西蒙斯就要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拿到女子跳马奥运会金牌的人。

……

率先登场的是一名十六岁的加拿大小将,她此前没有参加过世锦赛,也没有参加过奥运会,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在世界级大赛的舞台上。对于她来说,能够晋级到决赛,就已经是很完美的表现了。

这位加拿大小将的实力也颇为不俗,第一跳选择了一个6.0难度的技术动作,获得了8.766的完成分,第二跳则选择了一个难度系数为6.3的技术动作,并且取得了8.666的完成分。

跳马比赛当中,需要一名运动员连续跳两次,两次的技术动作不能相同。运动员在起跳之前,需要将自己的动作告诉裁判,确定动作的难度分,然后再进行比赛。

难度分加上运动员完成分,然后再减去失误的扣分,就是运动员这一次试跳的成绩。两次试跳的成绩相加再除以二,得到的平均分就是运动员的总成绩。

以第一个登场的加拿大运动员为例,他第一个动作的难度分是6.0,完成分是8.766,那么这一动作他的总分就是14.766。第二个动作难度系数提高了0.3分,而完成分则降低了0.1分,所以他第二个动作的得分就是14.966分。

假如这位运动员在完成动作时出现了失误,那么就要在计算成绩时扣掉失误的分数。比如在落地时踩到了界外,按照规则这一套动作就要扣掉0.1分。

对一次参加国际级的大赛,而且还是奥运会决赛,这名加拿大小将的发挥可以称得上是完美了,只不过在这种世界最顶级的比赛里,难度系数6.0和6.3的技术动作,即便是完美发挥,也不可能获得冠军,甚至连冲击奖牌都很难。

果不其然,后面出场的选手,选择的难度系数都很高,而且完成分都很棒,选手的得分也纷纷超过了15分,甚至超过了15.5分。

随着一个个高手登场,比赛也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

上届冠军女子跳马冠军俄罗斯选手娜塔莉亚第一跳,便直接选择了踺子后手翻-直体后空翻转体900度的技术动作,这一套动作难度系数6.3。

卫冕冠军的实力也的确不容小觑,她拿到了9.250分的高完成分,这一套动作的总分是15.550。

随后的第二跳,娜塔莉亚又增加了难度,她选择了难度系数6.5的踺子后手翻转体180度-直体前空翻转体540度。这是一套难度非常大的动作,寻常的职业选手根本就没实力挑战,而6.5的难度系数,也是今天奥运会决赛里难度系数最高的。

这一跳,娜塔莉亚获得了15.750的高得分,名次也蹿升到了第一位。而且15.650的得分,也很难被超越。

现场很多人都觉得,娜塔莉亚成功卫冕,依然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

……

轮到西蒙斯上场了。

娜塔莉亚15.650的高分,的确让西蒙斯感觉到了压力。

她的第一套动作同样是难度系数6.3的踺子后手翻-直体后空翻转体900度,和刚才娜塔莉亚选择的技术动作一样。

然后,西蒙斯用实力告诉了娜塔莉亚,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一样都是踺子后手翻-直体后空翻转体900度,娜塔莉亚的完成分是9.250分,而西蒙斯的完成分则是惊人的9.6分!

整整多了0.35分!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第一跳就是可怕的15.9分,这个成绩,对得起“世界最强”的称号!

而且0.35分的领先优势,在这个级别的较量中,几乎就是不可逆转的。

所有人都认定,这枚女子跳马的奥运会金牌,已经落入到了西蒙斯的囊中。

手握0.35分的领先优势,西蒙斯的第二跳完全可以选择一个难度系数稍微低一些的动作。

娜塔莉亚的第二条选择的是难度系数6.5分的技术动作,所以西蒙斯选择了一个难度系数6.2分以上的动作,就可以比较安全的完成超越。

在全场观众的关注下,西蒙斯向裁判给出了自己下一个动作。

裁判微微一愣,随后讨论了半天,终于确定下来。

踺子180度-直体前空翻转体720度,难度系数6.4,而且这是一个新的动作,发布这一动作的正是西蒙斯本人。

如果西蒙斯完成了这一次试跳,那么这一套技术动作也将有机会以西蒙斯的名字命名!

西蒙斯深吸一口,开始快速的助跑,起跳、腾空,那腾空的高度堪称完美,那空中的姿态堪比艺术!

两脚落地,西蒙斯稳稳的战术,然后挺起胸膛,高举双手,结束了这一套的动作。

无可挑剔的完成度!

裁判最终给出了9.633分的超高完成分,再加上6.4分的难度分,西蒙斯第二跳的成绩是16.033分!

逆天的得分!

跳马运动,超过16分的得分,应该是出现在男子跳马的赛场上。

然而西蒙斯这个女性运动员,却跳出了男选手一般的成绩!

甚至连电视台的解说都忍不住说道:“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们可以提前恭喜西蒙斯,获得了奥运会女子跳马的冠军!”

然而此时,仍然还有一名选手没有登场。

那就是第七次参加奥运会,41岁的老将克帕诺娃!

……

克帕诺娃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她十四岁就登上了国际赛场,在她长达27年的职业生涯里,她见过太多的顶级运动员。

当年那个俄罗斯的“体操女皇”刚出道时,克帕诺娃就是世界冠军,等到“体操女皇”退役时,克帕诺娃依旧在征战;然后是美国的“体操公主”,接替了俄罗斯“体操女皇”的位置,克帕诺娃依旧是把“体操公主”给熬退役了。

可以说克帕诺娃以亲历者的身份,见证了这三十年女子体操的兴衰,见证了一个个王者的崛起,然后又见证了他们的推移。

如今,女子体操又出现了另一位王者,西蒙斯,一位比当年“体操女皇”和“体操公主”更强的人。

克帕诺娃自己都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和自己儿子一半大小的黑人女孩西蒙斯,的确是她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女子体操运动员。

克帕诺娃也知道,即便是巅峰时候的自己,都未必是西蒙斯的对手,而现在自己已经是41岁了,这几乎是一场以卵击石的较量。

但是克帕诺娃还是站上了赛场,为了儿子,她必须要再拼一次。

克帕诺娃向裁判报出了自己将要完成的动作,前手翻-躯体掐空翻转体360度,难度系数6.4。

这原本是男子跳马的一套动作,由于难度过大,所以没有女选手可以完成这套动作。

而第一个使用这一套动作的,正是克帕诺娃本人,这一套动作也是以第一套克帕诺娃命名的跳马动作。

二十年前,克帕诺娃曾经凭借着这套技术动作拿到了世锦赛的冠军,这是她的招牌动作,对于她来说,这是一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动作了。

助跑、起跳、腾空,克帕诺娃很顺利的完成了这一套熟悉的技术动作,没有失误!

完成分9.30分,这是一个很高的完成分,甚至超过了俄罗斯选手娜塔莉亚。

或许从完成度上来说,克帕诺娃并不完美,但是但凭着“为了给儿子治病坚持参赛的41岁母亲”这一光环,裁判也会多给零点几分的。

6.4的难度分加上9.3的完成分,克帕诺娃的总成绩15.7分,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成绩了!

但是距离夺冠还远远不够,因为美国选手西蒙斯的第一跳是15.9分,与之相比克帕诺娃还是落后了0.2分。

更关键的是,西蒙斯第二跳的得分是16.033分,太逆天了,简直不可能超越!

克帕诺娃深吸一口气,她当然知道,这0.2分的差距想要追上,几乎是不可能。若想拿到冠军,除非自己第二跳的成绩超过16.233分,这样她才能在总分上战胜西蒙斯。

即便是放在男选手中,16.233分都是高分了,女子跳马运动员跳16.233分?简直是在说笑!

但是克帕诺娃已经没有退路了,对于她来说,获得金牌,就能够得到更多的国家奖金,那是他儿子的医药费,是他儿子的性命!

原本,克帕诺娃打算在第二跳选择一个前手翻-直体前空翻转体540度,这也是一个难度系数6.4的技术动作,而且也是克帕诺娃首次使用,同样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技术动作。

这套动作,克帕诺娃同样练了十几年,同样是是无比的熟悉,她有信心可以完成的非常棒。

但是这套动作却不可能拿到16.233分的高分!

6.4的技术难度,想要拿到16.233分,必须要有9.833分的完成分。

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就算是现场认裁判当爸爸,也不可能拿到9.833分的完成分!

克帕诺娃已经被逼上了绝路。

下一秒,她脸上露出了决然的表情。

然后,她向裁判报出了自己第二跳的技术动作。

“前手翻-团身前空翻两周!”

裁判愣了有足足十秒钟,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能重复一遍么?”裁判开口问道。

“前手翻-团身前空翻两周!”克帕诺娃开口答道。

“你确定?是前手翻-团身前空翻两周!”裁判已经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的!”克帕诺娃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如果是换一个新人运动员,裁判或许会觉得是运动员搞错了动作的名称,但眼前的克帕诺娃比裁判自己还大几岁,她练体操的时间比裁判当运动员加裁判的时间都还要长,肯定是不会弄错技术动作名称的。

裁判张了张嘴,想要劝说克帕诺娃,但话到嘴边,他才想起了自己的职责。随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克帕诺娃的选择高速的裁判组。

……

现场的大屏幕上,给出了克帕诺娃这一跳的技术难度。

7.0!

女子跳马,难度技术7.0的动作!

电视机前,正在看比赛直播的李戴瞪大了眼睛。

他虽然不是体操运动员出身,但也知道难度技术7.0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这一刻,李戴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套动作,那是被公认为世界上难度最高、危险性最大的体操动作,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

而这一套动作也有一个外号,那就是“死亡之跳”!

……

前手翻-团身前空翻两周,女子跳马运动有史以来难度系数最高的一套动作。

前手翻的上马动作的难度本来就比较大,在九十年代之前,前手翻上马只是男性运动员的专长,这个技术的重点是第二腾空,第二腾空效果不佳的话,后续的动作就很难完成。

前手翻后接前空翻,这同样是一个挑战。更关键的是,需要团身前空翻,而且还要翻两周。

人在腾空的时候,无论是直体还是屈体,都要比团身更容易掌握平衡,团身翻转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一颗炮弹,速度快,平衡性差,控制难。稍有不慎的话,整个人就会像球一样砸在地上。

所以这一套动作很危险,自从出现那一天起,体操界便有人呼吁取消这一套动作。曾经有很多世界顶级的运动员想要联系这套动作,都被教练所否决。

而这一套动作,历史上也曾经只有五个人完成过,克帕诺娃就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当年她完成这套动作的时候,只有28岁,而今年她已经41岁了!

……

现场的观众已经看到了7.0的难度系数。

懂行的人瞬间就明白过来,克帕诺娃选择但是前手翻-团身前空翻两周这一套“死亡之跳”。

“她疯了么?竟然选择死亡之跳!”

“我的天哪,她难道忘了,自己已经41岁了么?”

“拼了,克帕诺娃这是在拼命!”

观众席上仿佛骚乱起来,没有人能想到,41岁的克帕诺娃,竟然选择了前手翻-团身前空翻两周这套难度系数为7.0的技术动作。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选择这套动作?就为了那枚金牌么?”西蒙斯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自己所领先的分数,克帕诺娃根本就追不上,除非是选择这样顶级高难度的技术动作,才有可能凭借着难度分超越自己。

但是西蒙斯完全不理解,克帕诺娃什么要这么拼!

这不是在比赛,而是在拼命!

即便是为了一枚奥运会金牌,也犯不着拿命去拼!

西蒙斯是自己的外婆抚养长大的,她年幼的时候几乎没有感受过母爱,所以她体会不到克帕诺娃的心情。

为了儿子可以活下去,克帕诺娃心甘情愿去拼命!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可克帕诺娃的身上,知道克帕诺娃经历的人,此时都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竟然是如此的伟大!

站在赛场上,帕克诺娃的身份已不再是一个运动员,而是一位母亲!

……

现场的摄像机给了克帕诺娃一个面部的镜头特写,此时的她一脸的决然的望着前方。

“啪!啪!啪!”

观众席上,有人忍不住开始有节奏的拍起了双手。紧接着,这种节奏的拍手像是传染病一般,很快的响彻全场。

另一侧,同时进行的男子鞍马的比赛已经停了下来,他们的目光投向了这里。

裁判席上,一名女裁判已经忍不住站了起来,饱含热泪的望着克帕诺娃。她也是一位母亲,她知道克帕诺娃的遭遇,所以她能够理解克帕诺娃的抉择。

有人做出了向上帝祈祷的手势,他们为克帕诺娃而祈祷,希望她可以成功。

而此时的克帕诺娃,却仿佛完全没有感知到周围一切。

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记忆里,他总是在对她微笑,即便是接受化疗后躺在病床上,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他也会在对她微笑!

克帕诺娃知道,那一缕笑容,正是自己甘愿用性命去守护的东西。

助跑,前手翻上马,随后团身,前空翻两周,在落地的时候,克帕诺娃还是没有控制住,微微向前挪了一小步。

这一跳,克帕诺娃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完成了整套动作,虽然称不上是完美,但却没有失误!

难度系数7.0的死亡之跳,她完成了!

当克帕诺娃落地的那一刻,她的心中却没有半点的喜悦,她内心中更多的是紧张。

她必须要得到16.233分,去掉7.0分的难度分,她须到9.233分的完成分才行。

所以克帕诺娃第一时间望向了大屏幕,焦急、不安、紧张,全都写在了她的脸上。

镜头也对准了台下的西蒙斯,她显得很淡定,她觉得克帕诺娃的这一套动作,能够拿到9分的完成分就不错了。

下一秒,大屏幕上出现了克帕诺娃的成绩。

难度分:7.0。

完成分:9.333。

总分:16.333!

克帕诺娃赢了!

……

“为什么?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完成分!”西蒙斯不敢相信的望着大屏幕,在她看来,克帕诺娃的这一跳,根本不配有这么高的完成分。

美国队的教练却拍了拍西蒙斯的肩膀,开口安慰道:“孩子,这场比赛,你其实没有输!”

西蒙斯用一种不解的眼神望向教练,她不太明白教练的意思。

教练望着正在抱头痛哭的克帕诺娃,接着说道:“你没有输给实力,但你输给了一位母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