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仙魔三国大玩家 > 第39章 冰蚕

第39章 冰蚕

下午酉时,草棚外有如养蜂场,嗡嗡虫鸣不绝于耳。

如此阵仗让小五千秋雪都不敢发声了,反倒是背篓里的公鸡兴奋咯咯叫不停。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休息等待,大春也终于可以再次召唤蛊三姑了。不得不说,昨晚用了5星技能蛊虫殉爆后,影响实在太大了。如果不是组团而是单干,后果很有可能被补刀。

随着黑光闪闪的蛊三姑再度出阵,再度被掏空的大春瘫倒车上。不得不说,这就是大春面对5星武将的一个尴尬现实,小车扛大炮……

聆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关三严肃道:“外面的虫群在妖力的催动下已经开始变异厮杀了。等声音小了就说明本片区最强的一批蛊虫杀光对手诞生了,那时我就可以诱捕。”

大春惊异道:“变异?”

关三郑重道:“对,等会你就算见到长翅膀的飞蝎飞蜈蚣也不要奇怪!这两种毒虫阴气最重,最容易变异!一旦假以时日就会成长为妖兽级的大体型巨虫了,那时任何蛊术都对它们无效,只能用油火轰杀。”

大春立刻想起了万蛊洞的那些轮胎大,胳膊粗的巨虫。只是它们没有翅膀。

千秋雪便问大春:“大春哥,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这位专业的蛊三姑,可以吗?”

毕竟是武将符,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和其它玩家交流的,需要玩家授权。

大春大概也知道是什么问题:“养蛊和斗蛐蛐有什么不同?”

千秋雪笑道:“对啊。毕竟斗蛐可是有点贵的,即便是次级的蛐蛐也有各自的价位,真要是为了决出一个最强蛐蛐,把其它品级价位的蛐蛐全部杀光,这蛐蛐商人的损失可就大了。”

大春对关三说道:“那就给大家系统的介绍一下?”

关三说道:“炼蛊其实也是分品级的,先把一堆普通的毒虫放在一个蛊池里乱战,最终会幸存一个。但是蛊师无法判断这个幸存者是战斗力最强,还是运气最好,所以需要继续和普通毒虫混在一起进行第二轮乱战,只要它再次幸存下来,那就确定它是最强,那么就取得品级,铜级!”

千秋雪了然:“那么还有银级,金级了?”

关三说道:“对,再将一堆铜级放在一个蛊池里进行两轮乱战,只要那同一只蛊虫两轮都幸存,那么它就是银级!诞生一个银级就已经很困难了,需要牺牲大量的铜级。同样的过程,金级更是难以想象。所以如你所言,损失确实非常大。但是南中这里毒虫遍地也没有价位之一说,完全可以死不足惜的花时间尝试。而且毒虫的大量牺牲会催发南中的斗鸡饲料产业,也不是没好处。”

小五和大春这才了然,这就是专业!

千秋雪懂了:“说到底,还是选拔规则有漏洞。因为蛊虫只懂的乱战,不懂的联手。若是联手都输了,那就强弱立判,就不用花那么多时间选拔了。”

关三说道:“会联手的虫只有两种,蜂和蚁!但是太弱了,正是因为它们弱所以才懂联手,而且毒蜂放出毒针就会死,只有一条命没法选拔难堪大用。”

大春眉头狂跳:“昨晚不就是靠毒蜂赢的吗?很堪用的啊!”

关三正色道:“那是你没见过厉害的蛊虫,银级就算是非常厉害的了。”

千秋雪激动道:“我等不及想见见厉害的了,这可是妖气催发的毒虫,应该算是机会稀有数量稀有吧?”

说话之间,千秋雪再度在地面上划字:“我——能——联——手!”

大春惊的眼球都瞪圆了,她不是外地来的不懂蛊的外行吗?不对,她这是一语双关,是要和我联手?

那就联手呗!

大春便对关三下令:“抓吧,这次是稀有货,不能等它们互相消耗完了。”

关三说道:“如此多的数量恐怕你的精力无法支撑,需要用你一件法器。”

我的法器?

大春急忙掏出身上的杂物包,露出关银屏临行前给的笛子:“这个?”

“对!我先调一下音。”

于是,关三从背篓里拿出那两根闪耀着金属光泽的炮筒,将一个炮筒口伸出草棚外,并在后面套上虫网,虫网在套进虫篓。

另一个炮筒抱在怀里,然后笛子伸进去,开始竖笛吹奏。这架势就像老烟枪吹大水烟一样。

大春还真是惊奇了,这炮筒还能当扩音器捕虫器用啊!

关三沉声道:“声音调好了,开始!”

吹奏开始,就像收音机里的盲音杂音毫无美感可言,大春从未听过这么烦躁的声音。

不一会,地上的竹筒传来悉索的声响,一只绿油油有如绿头苍蝇的蝎子顺着竹筒爬进了虫网,然后飞进了虫篓。

大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恶心颜色的蝎子,它的背上居然真变异出一对小蝉翼!此时,公鸡激动的跳出背篓咯咯欢叫似乎有点想法。

小五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公鸡。

千秋雪也同样按住自己的玉质腰带扣,好像里面有个什么东西在跳动一般。

“继续继续!”

很快,又来了一只绿头蝎子。

千秋雪按捺不住了,立刻在地上划了三个字:“一对二!”

然后神情严肃望向大春小五,作出一个禁声的手势。

大春秒懂连连点头。

然后,腰带扣松开,有如打开了冰箱门,一股寒气喷薄而出,一只洁白如玉,似飞蛾又似蝉的虫子无声飘出。

——武将符蛊三姑提示:发现未知强大虫类!

就在这时,公鸡惊的有如见到杀猪刀,鸡叫声都变了,当场拉了一大泡稀屎吓的小五立刻松手,然后钻进车底下草棚边瑟瑟发抖的刨土,感觉就想刨个坑把自己埋了一样!

大春惊呆了!

连专业的关三都不认识的虫?连二十年寿命的老公鸡都怕?它明明在万蛊洞都不怕那些巨型毒虫!这虫既没有厚重的壳甲又没有锋锐的螯肢,怎么战斗?它翅膀不动是怎么飞起来的?

但是相比于公鸡的惊颤,虫篓的两只绿蝎似乎挣脱了笛音的控制,立刻狂躁起来。

关三揭开虫篓的盖子,白虫猛然加速一闪而入,这速度快的大春都来不及眨眼,只看见两只绿蝎飞扑夹攻,然后虫篓一片白雾轰然爆散——什么都看不见了!

只听见壳响!

大春只得茫然的望向千秋雪,正对上她激动的搞定手势。

不一会,雾芒散尽。两只绿蝎已趴伏不动,白虫正骑在一只绿蝎的头顶,一根有如注射器针头的口器正钉进头颅吸食着什么,感觉没吸多少就又吸食另外一只。白玉般的虫体似乎多了一层绿色,就像一颗小白菜。

千秋雪在地上速写:“冰蚕只吸取精华!”

冰蚕!

卧槽!唐僧锦斓袈裟的丝质材料!大佬就是大佬,这底蕴简直了!!

……

千秋雪开始搞机密事情了,剑东来很躁动不安。

虽然逍遥派的心法讲究“逍遥”,但毕竟身为玩家有一个很难跨过去的槛,那就是和自己有竞争甚至敌对关系的玩家有了能拉开差距的“氪金高科技”之类的东西时,不可能淡定逍遥了!

更不要说那笛音增添烦躁,越是有法螺的超强听力就越是听的痛苦。

不行,太好奇,憋不住,一定要去那边看看!

毒粉毒虫算什么,也就是二十步而已,老子一个滑铲!

虽然不礼貌,但混三国的玩礼貌?脸皮厚点不存在的……

剑东来深吸一口气,戴稳口罩,卷起草席——出棚!

先草席一挥扫荡门前来不及看清不知没有的毒虫毒粉,然后——铃铛声大起!

剑东来懵了!

什么情况?碰铃铛线了?这里明明没有线啊?!

钟煌和鸡哥的棚里立刻传来惊异声:“东来?”“大佬?”

“没事——”

剑东来豁出去了,隐藏功力全开,直接一个滑跃一头扎进大春的草棚,正对上大春三人惊愕的表情!

“我溜达——”

剑东来话音未落直接瞟向地上的虫篓,好像是两个死虫?

就这?

不,还有一团烟雾?!

但来不及细看,一片白皙映入眼角,剑东来禁不住眼珠一翻,豁然是千秋雪拉下半截上衣露出肩头准备尖叫!

剑东来懵了,这女人是要碰瓷?还要不要脸啊!明明就是一个现代人,这尺度啥也不是……

“啊~~~”

千秋雪终究还是叫了,小五义愤懵逼之下直接跳起一巴掌扇向剑东来的脸上!

剑东来全身的气息猛烈周转仰头急闪,但豁然发现根本闪不开这看似朴实无华的一巴掌!

——啪!!!

剑东来飞出去了,连滚带爬的声音含混传来:“对唔起额溜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