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仙魔三国大玩家 > 第43章 厉害的虫子要出现了

第43章 厉害的虫子要出现了

大春的草棚里笛声烦杂全神观战,早就忽略了公鸡,更没注意鸡悄悄钻出去了,当然也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但是冰蚕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开始对吸食猎物索然无味,甚至还想着逃离虫篓?

千秋雪立刻压住腰扣控制住冰蚕异动,既茫然又亢奋:“要来更厉害的毒虫了吗?”

关三正色道:“必须做好大战准备了,你现在的状态急需大补,我给你炖一锅吧!”

这不是又要恶心吐美女吗?大春颇为尴尬的望向千秋雪。

千秋雪尝到炼蛊的甜头已然视毒虫为宝贝经验,心境已然改变:“毒虫就和螃蟹龙虾一样可爱的很啊,这样吧,笛声不要停,我来帮忙煮!”

小五立刻献殷勤:“姑娘,我来抓虫下锅,你手别碰!”

卧槽!都开始帮忙了?

不过连她都有螃蟹龙虾的觉悟,大春还是甚感欣慰。

关三点点头:“也好,这道菜其实简单,先放葵油在炸姜蒜,等火候够了我就打手势。”

千秋雪问道:“不用水洗一下?”

关三摇摇头继续吹笛。

小五笑道:“吃的就是原味!”

又不是你吃,说的轻巧!不过真不要和我争吃的,现在我就好这一口!

大春只得说道:“多谢雪大佬了。”

千秋雪笑的很温柔:“大春哥注意休息,全力保存精力就是。”

这一瞬间,大春突然被她温柔的侧脸给迷住了,感觉就像全身都散发出贤妻良母的光辉!

千秋雪讶道:“五哥?”

原来小五也看呆了忘了正事!

卧槽啊!

大春也由此回过神来并惊出一滴冷汗。这就是千秋雪的魅力吧?看这样子,小五要不了几天就要被她拐走了啊!但是有什么办法?不要拐他,拐我啊,冲我来啊,我不怕被坑!

正忙碌之间,虫篓有动静了,这一次同时出现了三只!是争先恐后连滚带爬的往虫篓里挤,和先前一只一只“杀气腾腾”的出现不大相同。

如此异状立刻让众人高度警觉了。

而这三只毒虫的状态明显不佳,很快就被冰蚕击杀,这还不如先前的“三对一”。

什么情况?不管那多,只要是给冰蚕送饲料就行。

很快,在关三的指导下火候到位,大春的“饲料”也来了。

老规矩,大春先闭着眼憧憬一下蒜蓉小龙虾,然后第一口闭眼吞下,立刻发现没有异味,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冰凉的清爽,这和冰蚕有关么?大概是因为冰蚕吸了毒虫的精华降低了毒性,口感好很多大概更便于人类吸收吧……很好,要的就是这个爽!

也在大春大块朵颐神清气爽时,越来越多的毒虫三五成群的从竹筒涌入,而冰蚕也完全不讲武德,直接堵在竹筒的出口截杀,那真的就是只要体力足够那就是无限杀,虫篓里的死虫都堆成上百了。那些貌似档次低的虫,冰蚕直接就是吃一口就扔。

在这大量吸食之下,冰蚕的体型足足大了一圈,全身五颜六色根本就不是刚出现的白玉景象了。

然后砰的一声,身形炸裂!

大春和小五忍不住齐声惊叫。

千秋雪却是激动的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并在地上写上两字:蜕皮!

果不其然,还是那只白玉般的冰蚕脱壳而出,那五颜六色只不过是外壳。

——蛊三姑武将符提示:发现未知稀有药材。

大春不由惊异的一指那壳!

千秋雪笑着在地上快速写道:送你。刚蜕皮,还需要吸食更多在进行蜕皮。

还可以蜕?拿到这壳,大春简直大开眼界,这究竟是蝉还是蚕啊?已经完全不能用常识进行认知了。

但是听着草棚外的嗡嗡虫群轰鸣之声,甚至一些虫子明显在草棚上到处爬动的声音,大春感觉不那么对头了,这个片区的变异毒虫有这么多吗?

多也好,不仅是送战斗经验,还送稀有材料,更是送美女大佬的交情啊。更重要的是,外面那么多虫,那什么剑东来是绝对不敢在出来捣乱了……

那就继续加把力!

大春振奋之下将一锅小龙虾全部嗨完。而这种振奋状态才是大春真正想要的,完全一扫了先前识海中败北的颓废,只要不颓废就有信心掌控翻盘的局面。

就在这时,小五猛然一怔!便用手指扒开棚草看外面。

千秋雪讶道:“五哥?”

小五惊异茫然:“刚才门口竹筒这里好像听见钱撞钱的声音。”

大春和千秋雪都是懵的:“我只听见外面虫群在飞……”

关三无比严肃:“可能有特别厉害的蛊虫在外面,必须注意!”

千秋雪来兴趣了:“特别厉害是多厉害?”

关三沉声道:“先前进来的毒虫状态异常可能是受它威吓驱赶的影响。”

……

隔壁鸡哥草棚,鸡哥正用账本纸卷成的纸筒伸出草棚外查看。

虽然大春三人没有注意到公鸡的异动,但是鸡哥一直在偷窥。鸡哥相信钟煌一定会做点什么。

然后异状果然出现,大春那只鸡居然悄悄的跳到钟煌草棚顶上,呆鸡独立一动不动了,甚至连旁边的毒虫飞过也不看一眼。

鸡哥惊住了!

这要么是被先前的黄鼠狼吓傻了,要么是传说中斗鸡的最高境界“呆若木鸡”!

春秋时,周宣王爱斗鸡。有名为纪子的鸡师为王训练斗鸡十天,回报“虚浮骄傲”,不行。

又过十天,回报“响应声影”,注意力不集中,不行。

再过十天,回报“眼神凌厉”,这是气势外泄,还是不行。

最后十天,回报“呆若木鸡”,专注内敛,无敌了……

作为一个现代科学养鸡人,鸡哥其实是非常神往并相信这呆若木鸡的境界的。比如一些“刚从里面”出来的人眼神呆滞,这通常是狠人,惹不起。同样,“呆滞死鱼眼”也是很多玄幻剧里真正顶级高手的标准配置。

但是如何把鸡训练成这个境界?只能说古方失传了。而在这个仙魔世界,恐怕不是晋升顶级斗鸡这么简单了,以这鸡的年龄和先前表现出来的成精特质,这是摆明了要晋升灵宠啊!

那么这就是钟煌的动作?当面拐走大春的灵鸡?先不说他是怎么做到的,光以钟煌的身家也不至于吃相这么难看吧?

然后更惊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呆鸡周边似乎有了一个气场,那些飞来的毒虫都绕开它——不,是整个钟煌的草棚都被大量的飞虫环绕!然后一些飞虫就冲进大春的棚子。

这个时候鸡哥才发现自己光顾着看鸡了,现在是外面的飞虫多的难以想象!这究竟是5星巫蛊师的笛声这么牛,还是钟煌在暗中发力啊?

鸡哥很想丢个纸团问问剑东来,但是根本不敢动!如果这是钟煌在发力,自己搞小动作还不被他整啊?毕竟先前钟煌那句“休息时不要吓到他”可是警告意味非常含蓄的。

也就在鸡哥焦虑烦杂之间,剑东来的草棚伸出一根剑鞘朝自己挥动打招呼的样子。然后又朝钟煌的草棚指了指,然后有团黑乎乎的东西被他扔了过来。

他没纸啊?扔的什么?

一团湿泥以一个极其飘逸精准轻巧的弧线飞落在鸡哥的观察孔前。

鸡哥伸手一抓,豁然感觉里面有东西在蹬弹!

包着个虫子?

伸过来一看,确定!然后泥团中挣扎厉害了,以自己长年杀鸡的握力居然有点拿捏不住!这里面虫子顶多也就一个拇指大,但它的力量竟然比鸡大?什么虫子这么厉害!?

鸡哥惊的手在抖心在颤!

剑东来的意思就是让我用包虫的泥团扔鸡坏钟煌的好事,就算出事了也可以推说是虫咬的不关人事?但他明明都有这精准了,让我扔?拿我当刀使!

但是既然他敢做这个“递虫”的小动作说明他是侦察清楚形势的,不然他也不敢在钟煌眼皮眼皮底下放肆吧?

鸡哥手中的泥团越来越抖了,鸡哥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