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仙魔三国大玩家 > 第50章 排名变更

第50章 排名变更

夜晚亥时,大春经过一路辗转漂流终于成功的离开了千秋雪识海。

此时的千秋雪脸色微微转红,小五依旧深情守候。

大春心下感慨。

总之,昴日鸡还是让它回肉身。大春也倍感疲惫,立刻归位。

归位的感觉就像是被吸尘器猛吸一样,全无出窍时的滞阻。

祝融武将符立刻欢迎:“恭喜大春新添战力!”

关三问道:“出窍的感觉如何?”

就像脱光衣服在寒冷的户外罗奔!

大春感慨道:“就像变成风筝在寒风中飘!而且感觉好弱,只能看不敢动手。”

关三说道:“每出窍一次就是对精神的一次历练,以后会慢慢改进的。现在你极度疲累需要休息。”

祝融笑道:“对啊,才亥时,好好休息吧!”

大春也不多说,眼睛一闭,直接沉沉睡下。

……

永昌城,亥时,暴雨如注。

逆苍天新官上任,在一众随从小吏的撑伞陪同下,不顾伤痛的坐在独轮车上连夜彻查。

逆苍天本以为这祝融请自己查那个潜入城的妖魔就是随口委托,但万万没想到吃完饭后直接上官印了,九品户计!

在群雄割据的背景下,一个外籍人当本地官这是非常不得了的破例!

虽然这只是一个管户口的芝麻小官,但是实权大的可怕,甚至远比朝堂某些九卿之类的高官有内涵。因为地主豪门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藏匿户口少上税。这个小官改个数字就是天壤之别。

当然,以逆苍天对祝融观察了解,必定是自己在酒席上应对得体以及自身名士声望加成,所以她才给了这个官。

为了对得起这个官,也为了迎合祝融这脾气,逆苍天也是连夜拼了。越是暴雨夜晚,街上就越没有行人,才越方便家家户户去查名字。

而坐独轮车也确实是受到了那个大春的启发,感觉确实很爽啊?不过一想到他们那一行人不知进展如何,逆苍天立刻又不爽了。

前方灯火通明地就是本城茶楼。

随从小吏说道:“大人,今晚您已经很辛苦了。茶楼安排了您的宿房,您有伤在身还是先休息保重吧?”

初来乍到,下属的面子必须要给。

逆苍天从善如流:“好,大家都辛苦了,明早辰时,大家都来茶楼集合,我请大家喝早茶。”

“是,谢大人!”

任何城市,茶楼和酒楼几乎都是通宵达旦不停业的。茶楼通常是一些彻夜不归或无家可归的落魄文人隐士,酒楼通常是武者游侠。不停业这个特点只要有条件善加运用,那优势实在太大了。

逆苍天又想起了今天超过自己的李观棋。他就是玩家中专门混茶楼的“天下楷模”,全天吃喝拉撒睡的蹲在襄阳茶楼陪各种隐士下棋涨人脉涨声望涨精神修为。

对比之下,无论是钟煌剑东来还是自己,都有业务或师门任务需要跑路拼杀,可能有一半的时间都是消耗在路上,只能在路上捡点别的副业修行。但李观棋统统不需要!

他的武将符是找他下棋输的心服口服的冯习张南之流主动送上,甚至刘表都亲自进茶楼和他下了两局“和棋”,就封了个名为“待招”的负责陪玩的官。

老实说,这轻松宅男的发展模式真的让逆苍天很嫉妒很不爽!尤其是名次被他超越的时候。

就在这时,茶楼门口的玩家招呼兴奋道:“大佬来了啊,最新排名消息,千秋雪从第3的三君掉到第14名的八顾了,李观棋晋升第3了!大佬也上升到第4了!”

逆苍天心头一震!

千秋雪本来就是一个忝居高位的花瓶,她栽了也不奇怪。但前3可是三君啊!名士威望加成又要上一个档次,这李观棋又是下棋躺赢!

逆苍天很不舒服,急忙让随从把车推到仙魔告示牌前仔细查看:

第1名:钟煌(洛阳,何进势力,三君)

第2名:剑东来(会稽,王朗势力,三君)

第3名:李观棋(襄阳,刘表势力,三君)

第4名:逆苍天(邺,张角势力,八骏)

第5名:徐长卿(建业,孙权势力,八骏)

第6名:楚狂生(广陵,陈登势力,八骏)

……

第11名:袁地煞(南皮,袁绍势力,八骏)

……

逆苍天眼皮一跳,又看见一个刺眼的名字,袁地煞!

他刚好从八顾躺升八骏了!

逆苍天头大了,这个袁地煞的南皮就在邺城东边,两个城都是北方的大城,其实这才是自己最大的威胁。

好在他的主公是袁绍。在逆苍天看来,袁绍其实是个牛人,问题就出在手底下牛人太多而且互相顶牛,这就让袁绍什么大事都干不成。

玩家普遍不会选袁绍开局,这袁地煞因为也姓袁并效仿唐朝的袁天罡便取了这个名来看看袁绍是怎么回事,结果一来就独享很多资源发展的很快。比曹操的陈留那边人山人海无论干什么都要排队强的太多太多多多多了,前50名就没有一个跟曹操的。

但发展到十几名后,他就被袁绍手下的势力扯皮卡的难以进步。现在他突然躺升八骏会不会突破?

逆苍天有点焦虑了。现在只希望比较轻浮的剑东来也栽倒,只要他栽了自己躺升三君,祝融对自己的态度会进一步提升,不,是大幅度提升!三君的声望不是八骏能比的……

此时众玩家问道:“大佬大佬,连千秋雪也出事了,那鸡哥会不会出事?”

逆苍天心情不爽懒得装了:“那你们是希望他出事呢?还是不希望呢?”

众人急忙摆手:“当然是希望鸡哥能平安回来了!”

逆苍天心下冷笑:“我也希望大家没事,我休息了,万一有什么新消息,还是希望哪个兄弟第一时间上二楼一号客房敲门喊我。”

“一定一定,大佬先休息。”

逆苍天当然不是等这些玩家传消息,而是等他们上来报名。跟太平教祖座下的第4人混好,还是跟这个生死难料第四十多名的鸡哥混好?相信是个玩家都像那位张虎吹那么明白。玩家的势力远远不像NPC那么忠诚,是瞬间就能改换门庭的,看看曹操陈留城几万玩家几百个帮派的扯皮就知道了。

正等待间,耳边再度传来法术传输的声音。

说张虎吹,张虎吹就到!

逆苍天一挥手,接收了虚空中的张虎吹纸鹤,上面留言:“天哥,我们在邪龙县休息了一下午,招募到了十个精通羌人土语的勇士,又买了三台独轮车装上粮食连夜上路了。我们第一个目标是县外百里瓦里山的羌族大寨,据说有一千户人口,市场可观。争取明早天亮到达!请天哥指示。”

逆苍天有点懵!

他哪来那么多钱招募武士?还买独轮车?这……好吧!有时候滚雪球就是这么一回事,只要扛过第一关没被保镖半路宰掉,那就是声势浩大越来越容易成事。

逆苍天欣慰回复:“本地教众的调动都跟不上你的节奏了,兄弟牛逼!努力……”

在大组织里,画饼很重要,上级要对下级画饼,下级同样也要对上级画饼,而且还要大画特画,不然是要不到经费增援的。

于是逆苍天又给自己的直属上级,潜伏在张绣宛城的大师兄张曼成汇报成果。当然,报喜不报忧,损失纸人和纸鹤的事是绝不能上报的。

正忙完准备休息时,窗外的纸鹤有动静了。

逆苍天更欣慰了,立刻来了一个投诚的,而且还是走窗户,高手!这鸡哥手下有人才的嘛。

逆苍天笑道:“外面雨大,这位兄弟不怕手滑?”

窗户被推开,一湿淋淋的蓑衣斗篷人推窗而入竖起拇指大赞:“不愧是大佬,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