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9章 妖尸

第9章 妖尸

今天一天除了南小猴的尸体就再没有尸体抬来了。

林响和衙役说了一会儿话后,困了,蜷缩在草席上睡到晚上下工,看到瘸子师傅也准备回去,便扶着一起回到城隍庙。

其他五人的情况到底如何还需要林响看看,倘若死在里面就要抬出来火化,不然尸体一直留在里面,外面有个风雨,他们师徒没个去处。

他推出一条门缝,里面的五人像尸体般躺在草席上。

样子是死人的样子,却还活着,只是看样子没有好转。

今天肯定是不能睡在里面。外面的草垛也很暖和,可以对付几天。

师徒二人在城隍庙外面的草垛各自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下。

良久,瘸子师傅很莫名的告诉林响说:

“明天我要是回不来,逢年过节你记得冲着东面给我上柱香,我家就在东面。”

“师傅,你说什么胡话?摸一具尸体而已,至于吗?”

“在这世上你以为除了人的尸体就没有别的尸体了?”

“那刘捕头要带师傅摸什么尸体?”

“按理说这些话不应该现在就告诉你,倘若我现在不告诉你,死在外面,就没机会了。”

“我替师傅去。”

摸尸这种事林响可是很积极的。

“不,不!你去只有死路一条。”

林响鲤鱼打挺坐起来,盯着郑重其事的瘸子师傅那张忧郁的侧脸。

瘸子师傅说:

“世上有人有鬼也有妖,摸人的尸体最简单也最不简单,但还有活路,摸鬼和妖的尸体则九死一生,倘若你将来有一天也要摸妖的尸体,一定要用香堵住妖的五识再动手。”

“师傅,我记住了。”

瘸子师傅说完后背对林响蜷缩着身体,很快就睡着了。

人老了,睡得早,起的也早。

林响闭上双眼,立刻感应到徐二狗的存在,它正在林中吸收月光精华,一动唤它的念头,它立刻从林中向城隍庙方向赶来。

半盏茶不到,徐二狗到了。

林响小心翼翼的从草垛起身,悄无声息的来到林中汇合。

今夜出动,目标刑府,救出南小猴的相好八太太,了他遗愿。

至于救出来如何安排?先救出来再从长计议。

林响带着徐二狗来到刑府后院,先让白僵徐二狗试着跳进去,由于太过笨拙,跳起来到高度一米五就是它的极限。

刑府后院的墙偏偏建了两米高。

白僵徐二狗跳不进去,只能林响亲自上,然后再找梯子把徐二狗带进去。

林响爬到徐二狗的肩膀站直。

“1,2,3。”

“跳。”

徐二狗把林响顶过围墙,然后就重重的摔进了刑府。

“哎呦!二狗,你用的力气太大了,摔死我了。”

林响埋怨了一句,麻利的爬起来,搬来梯子,爬到围墙上,把梯子抬起来放到外面。

幸好僵尸会爬梯子,徐二狗一下一下的跳到围墙上,然后跃进刑府,平稳落地后,重心失调,摔了个狗吃屎。

林响一边笑一边把梯子从外面挪到里面。

一人一僵顺利从围墙爬下去后,林响带着徐二狗开始找人。

偌大个刑府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为了简单快速,林响找到一间住人的屋子,直接闯进去。

里面的女人听到动静,喊了一声“死鬼”后掀开了被窝。

林响看她这么热情就睡到了床上。

女人摸着林响的脸蛋,一边摸一边还说:

“老爷,你皮肤好嫩啊!”

“当然嫩了。”

女人听到说话的声音不对,立刻意识到不对劲,刚要喊,林响伸手捂住她的嘴,在耳边低语:

“不知道你喊来别人,看到你和我躺在一块,会不会相信我们是清白。”

床上的女人一个劲的点头。

林响松开手,从床上坐起来。

女人委屈的说:

“求求你别碰我,财物都在那个匣子里。”

“我对财物不感兴趣,我对八太太被关在哪有兴趣。”

“在柴房,被老爷关在柴房。”

林响跳下床,走到门口,突然又折到床边,女人的心直接跳到了嗓子眼。

“你,你还要干什么?”

“柴房在哪?”

“后院的东南角,你现在赶快去救人,迟了说不定人会死。”

林响从闺房出来,带着徐二狗来到后院的东南角。

那个女人应该没有骗他。

在柴房的门前,发现上了锁,退到一旁,让徐二狗来。

僵尸的手臂能轻易的把锁劈开。

“咔嚓”一声。

林响看到锁开了,推开柴房的门,里面的草垛上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躺在那里。

“八太太?”

“你,你们是来杀我的?”

女人惊慌失措的坐起来,躲在角落,在月光下模样楚楚可怜,可真让人心疼。

“南小猴临死前托我救你出刑府。”

“他还算有良心,不枉费我对他情深义重。”

林响走到蜷缩在角落的八太太身边,正要扶她起来。

她的袖中亮出一把匕首,在柴房内寒光夺目,毫不留情的刺向林响的胸口。

千钧一发之际,正要得手之间,林响施展袖里乾坤,把女人手中的匕首装进袖子里面。

女人手里的匕首凭空消失,大惊失色,跳起来要逃走,徐二狗拦住去路。

面对皮肤铁青,浑身白毛的怪二,她想要强行闯过去,显然低估了僵尸的身体。

根本来不及有太多的反应,女人很轻松就被徐二狗的双臂控制的死死的。

林响走到她面前,从袖中把匕首取出,弹了一下,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低声问:

“你们怎么知道今天会有人来救?”

“是,是刑老爷找人算过的,才雇我来解决你。”

“八太太呢?”

“大概在地牢里。”

林响面无表情的走出柴房,里面发出低沉的哀嚎。

徐二狗很快从柴房出来,跟着林响去找地牢。

当然在去找地牢之前,要先找先前那个女人交流一下。

林响来到闺房外面,听到里面的女人一阵接一阵的笑声。

“老爷,你看我多厉害,三言两语就把贼人骗去柴房送死,你该怎么奖励我?”

“想要奖励?今天晚上就好好奖励奖励你。”

林响嘴角上扬,得来全不费工夫,一窝端,伸手推开门:

“不如也奖励奖励我。”

“是谁?”

女人听到熟悉的声音,惊恐的指着门口的林响:

“是他,刚才就是他。”

刑老爷抽起裤子,拉出床边的大刀,不屑一笑:

“看来半仙说的没错,区区毛贼也敢来我刑府,找死。”

林响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的状态,不紧不慢的走向刑老爷。

“真是好胆,敢一个人来,今天我就送你归西。”

大刀被他举过头顶,划过一条完美的弧度,直砍林响的脖子。

林响面无表情的挥袖,施展袖里乾坤,眨眼便把刑老爷手中的大刀装入袖内。

刑老爷突然失去手里的大刀,被闪了个踉跄后,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双手,直挺挺的站在林响面前,眼神中的惊恐暴露了他的胆怯。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相比我是什么人,你应该告诉我,是谁透漏了今天我会上门的消息。”

刑老爷正准备破窗而逃,徐二狗立刻挡住他的去路,直接用双臂把他牢牢的压制在原地。

“告诉我,不然。”

林响从袖中取出刚才收进去的那把大刀,不得不说老头力气挺大,刀有一百来斤,挺重,应该是个高手,只是此刻成了自己案板上的鱼肉。

双臂抬着刀,架在刑老爷的脖子上。

“我可坚持不了太久,手一旦松开,你懂后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