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18章 又死一位

第18章 又死一位

“啊什么啊!以后对唐蓝你要比对我娘更尊敬。”

“绝对尊敬。”

唐大人有些后悔没有把拥有仙法的林响多留在府衙住一两天。

当然他还有更后悔的事,竟然没有向大师要地址,今后有事求大师哪里寻去?

“唉!”

像如此机缘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

……。

……。

林响从建康府离开,他身体上束缚的无形枷锁褪去,师傅胡斐和吴曾的遗愿以了,留在此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嘱咐马车夫,可以多加钱,但要快。

所以一路快马加鞭,后半夜便回了平阳府。

还有一天的假,他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返回义庄?

当然是摸尸大业刻不容缓。

马车在城隍庙附近停下后,水娘便掀起一阵阴风回到林中深处。

林响跳下马车,结了车马费后,推开城隍庙的门,然后退出去再三确定自己没有走错。

庙里比之前干净整洁了很多倍,每个人的草席都换了新的,摆放的整整齐齐。

还多了一块红色的帘子,隔开了前庙与后庙,后面大概率还放了一张床,甚至不需要猜,就是那个小凤仙做的。

林响把包袱放下,迫不及待的往义庄赶,走在路上还在想,希望自己时隔两天归来,能有一具尸体给自己摸,昨天一天没摸有些手痒。

当他一只脚踏入义庄,小凤仙携带一股香风扑面而来。

“宝,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林响熟练的躲到一旁,小凤仙扑了个空后,又装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林响最是无情了,奴家满腔热情,他却永远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林响并不搭理小凤仙,正准备回停尸房等尸体,抬尸工两兄弟恰巧就抬着一具尸体进来了。

“极品尸体,大家闺秀,不是自杀,没有伤;刘捕头说这具尸体让你们摸尸人商量着谁摸。”

掀开脸上的白布后,看到死者精致的脸庞,义庄的摸尸人就把抬尸的两兄弟围了起来,开始争夺尸体。

平常他们摸的尸体不是被砍头就是自杀,总之没一个完整的,就算有完整的,也是溺水而亡或者喝药;溺水皮肤会浮肿,喝药脸色铁青,七窍流血,实在没有太大的兴趣。

好不容易来这么一具极品,算刘捕头给他们的福利,但是得自己抢。

小凤仙喊:

“为了一具尸体你们抢什么抢?”

断臂解释:

“完整的尸体尸气少,说不定刚死还热乎的。”

小凤仙看到林响并不争夺,好奇的问:

“你怎么不抢?”

“我只摸尸,没有特殊癖好。”

“你说他们。”

“我可没说。”

林响什么都没说,却也什么都说了。

小凤仙恶心的趴在树下干呕。

就算你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得知上床睡觉的某个人喜欢尸体,都会有这样反应。

最后尸体被断臂以一顿酒换走。

他迫不及待的把尸体搬进停尸房,直接把门锁上了。

林响没和其他人一样扒门缝,回到自己停尸房,简单的收拾了收拾后,靠在墙角睡觉。

又是没有尸体的一天。

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让义庄里的人惊起浑身起鸡皮疙瘩。

是断臂的声音。

林响起身,还没走出停尸房,就听到小凤仙喊:

“断臂疯了,他疯了。”

看到断臂浑身尸斑的在院子里四处抓人,晓是林响见多识广也胆寒。

小凤仙跑进林响的停尸房,把门关上,挂上门栓。

大口喘着气,拍着储备粮很多的胸口。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猝不及防,太诡异了。

林响刚才只瞟了一眼,断臂脸上的尸斑很密集,看样子肯定是活不成了;虽然大家是同事,但林响并不觉得他值得同情。

谁让他对死者不尊重,现在报应来了。

刘捕头听到动静,带着手下一到,毫不客气的把断臂的头砍了下来。

断臂一死,林响才打开停尸房的门出来。

刘捕头吩咐道:

“把断臂的尸体烧了。”

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衙役迅速反应,麻利的断臂的尸体带走焚烧。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断指摸尸人解释:

“他摸刚搬来到尸体,还没多大会功夫就疯了。”

刘捕头隔着老远往停尸房里面看了一眼,就一眼,却看到女尸在停尸房里对着他妩媚的笑。

他顿时感觉自己身体如坠冰窖,浑身冰凉,后背不断冒着冷汗,惊慌的指挥衙役:

“把停尸房封掉。”

衙役把停尸房封掉后,刘捕头匆匆从义庄离开。

由于又死了一位摸尸人,虽然他属于自作自受,但所有人摸尸人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

各回各自的停尸房。

小凤仙却跟着林响到他的停尸房。

来就来吧!还莫名其妙的问了林响一个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你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希望吗?”

“不知道。”

林响躺在草席上,闭上眼考虑刚才发生的事:

断臂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浑身长满尸斑并疯掉,林响还真有一些好奇。

要知道答案摸了女子的尸体就能明白。

他大概猜得到,就算不是今天,最迟明天,自己就会被委以重任摸去那具女尸。

晚上下工,刘捕头还没有回义庄,看来林响想要摸女尸只能等明天了。

现在义庄加上小凤仙只剩下六人,由于刚死了一位同事,今天少有多一起回到义庄。

林响并没有进城隍庙睡觉,而是躺在草垛上吹晚风。

小凤仙莫名其妙的站在他身旁问:

“明天如果让你摸女尸,你怎么办?”

“摸就摸了,还能怎么办?”

“你不怕死吗?”

“怕!但还不太害怕。”

小凤仙不解,但也没有深究,却深情款款的和林响说起了一件事:

“你了解过我吗?”

“略有耳闻。”

“我可以给你讲的更详细一些,你听吗?反正晚上也没事,就当听传奇了。”

林响前世加今世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明白,听了女人的故事,就要帮人家疏通疏通。

所以他拒绝了:

“别说了,往事如烟,应该只看前路。”

小凤仙:

“说的没错,往事如烟,一切都应该朝前看。”

林响眼皮上下打架,小凤仙说了什么,没听清楚,人就在草垛睡到天亮,第二天清晨睁开眼,发现小凤仙就睡在他身旁,自己竟然没有发觉。

“起来上工了。”

小凤仙睡眼惺忪的坐起来:

“昨天怎么就突然睡着了?”

“谁知道你怎么回事,我先走一步。”

“你走那么早干什么?”

走这么早当然有走这么早的理由。

林响迫不及待的来到义庄,看到大门依然紧闭,心底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平常这扇门可早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