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19章 萤祸魅术

第19章 萤祸魅术

林响刚动了推门而入的念头,就被门缝里吹出的阴风和尸气吹的透心凉。

贸然进去,很大概率会被里面的东西玩死。

小碎步跑到树阴下,盘腿坐下,双手握着龟壳,利用凶吉占卜术卜卦。

一阵窸窸窣窣的摇晃,掉下一枚有裂缝的铜钱。

林响看到铜钱的状态,甚至不需要口诀推算,就知道里面邪门的很。

半个时辰后,义庄绝大部分人都到了,却没有人敢进去。

前一盏茶的功夫,有胆大的衙役打开了义庄的门,刚踏进去一只脚,就被义庄内诡异的力量拉了进去。

十息之后,挣扎着爬出半个身体,另一半丢在了义庄内部。

所以现在他死了,半个尸体还在台阶上晒着太阳补钙,无人敢动。

刘捕头终于到了,下马时险些摔倒。

还是林响离的他近,扶了刘捕头一下,才没让他当众出丑。

今天刘捕头脸色可不太好,脸苍白的像张白纸。

这种状态有些熟悉。

林响冥思苦想,随即恍然大悟,不是停尸房里那具女尸的样子吗?

够诡异的。

刘捕头听了手下禀报之后,忧郁的看着义庄门口的那半截尸体。

“召集摸尸人。”

林响和在义庄的摸尸人共6人站成一排。

“上面说了,里面那个女人是惨死的,身上有一件东西束缚了煞气散去,你们谁愿意进去摸尸?好处当然也少不了。”

刘捕头的言外之意是谁愿意去送死。

“事成之后,升为甲级摸尸人,以后官宦人家的小姐,太太死了都归他摸。”

条件对摸尸人而言及具诱惑力。

好处不小,可与自己的小命比起来,还是小命重要。

5人齐刷刷的退后一步,把林响留了出来。

小凤仙要拉林响的袖子提醒他也应该退后一步,刘捕头哪还给他这机会:

“太好了,就是林响,你了。”

林响正想会会里面的女尸,同时好奇从她尸体上到底能摸出来什么东西。

“那好吧!”

刘捕头把甲级摸尸人的腰牌取出来,递给林响:

“连夜让人给你刻的。”

林响接过挂在腰上,深吸一口气,在众目睽睽下推开义庄大门,走进去后又把门关上了。

小凤仙疑惑的问:

“是林响关的?还是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关门不会那么温柔,是林响关的。”

小凤仙觉得断指说的很有道理。

刘捕头说:

“今天先散了,明天准时来上工。”

义庄的人听到刘捕头开口,顷刻间一哄而散。

偌大的义庄只剩下林响一个活人了。

他们深刻的把大难临头各自飞运用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

……。

林响走进义庄关上大门的一刻,立刻感觉自己被一双冰冷的眼睛盯上了。

之前被撕成两半的那个衙役身体的下半截腿,林响也看到了,被种在了土里。

看来动手的人还是个田园爱好者。

不紧不慢,不急不躁的走到断臂的停尸房前。

伸手撕掉封条,一脚踢开门。

看到女尸体衣着凌乱,林响忍不住骂道:

“真是个禽兽。”

进去后关上门。

停尸房好像一间冰窖,冷的人直打哆嗦。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无意冒犯。”

林响从桌子上取出两炷香,在蜡烛上点燃。

蹲下先小心翼翼的脱掉女尸的绣花鞋,再分别把两炷香插在两只脚上。

林响正要动手,插在女尸脚上的两炷香齐刷刷的断了。

“吸。”

倒吸一口凉气。

摸妖尸也没有发生过如此恐怖的状况。

摸尸生涯第一次发生香断这种状况。

腰间挂的引魂铃发出既清脆又急促的铃声。

林响捂住腰间的铃铛,看向女尸,只见她猛的睁开双眼,冰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林响吓的一屁股坐到地上。

林中洞**徐二狗和水娘察觉到林响有危险后立刻往义庄赶来。

此刻,停尸房内,林面独自面对诡异的女尸有些手足无措。

当女尸直挺挺从草席上站起来后,林响才转身要跑,但太迟了。

停尸房的门仿佛被封死了一般,任他用多大的力气,都纹丝不动。

“不如我们商量一下,你有什么不甘心的,我都可以帮你解决。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业务能力,毕竟我之前帮助不少死者解决问题。”

林响的话女尸显然听进去了,因为她僵硬的面部竟然对林响露出一抹笑容。

不过看她的样子,肯定不会采取林响的建议。

在这种情况下,这抹笑容,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女尸在离林响一步之遥时。

千钧一发之际。

水娘破窗而入。

“水娘救我。”

女尸显然对不速之客很不瞒,放弃林响,携带寒气,挪动着步伐向跳僵水娘走来。

身为跳僵级别的僵尸,不止是跳的高,更重要的是身体壮实,直接用身体撞击,便把女尸顶在墙壁上。

在女尸还没做出反应时,仅凭一只手足已把她死死的压制住了。

林响伸手把女尸胸口的东西取了出来,竟然是一块带血的残玉。

残玉离开女尸后,浓郁的尸气透过指尖向林响体内钻进去。

进入他体内的瞬间,便被奇异果的力量吞噬的一干二净,连渣渣都不剩。

而失去残玉的女尸现在成了一具普通的尸体。

林响以为在劫难逃,现在逃出生天,对水娘感激涕零,说:

“改天买几只活鸡感谢你。”

“不用客气。”

水娘把女尸放到草席上,打开停尸房的门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是成为僵尸才这么高冷吗?

林响关上门重新点燃两炷香。

这一次两炷香没有拦腰断裂,说明女尸回归正常了。

“得罪了。”

从双腿开始往上摸。

不得不说,此女如果活着,绝对是人间极品。

就算死了,皮肤细腻光滑,吹弹可破,难怪断臂舍得用一顿酒换这具尸体来。

林响倒是没什么别的心思,只是觉得太可惜了。

摸到胸口,林响把手帕取出来。

上面用血写了一首绝命诗。

不知道为何,前面三句模糊了,最后一句却依稀可见。

“只羡鸳鸯不羡仙。”

不难推断这是一首情诗。

难道的他的死与情有关?

林响拍了拍自己脑袋,刚才被吓的有一些糊涂。

年轻的女子不是疾病,身死大多是为情。

林响探入右手继续摸索,他很小心,尽量不碰到女尸的肉体。

一部小册子被他从胸口小心翼翼的取了出来。

《萤祸魅术》

摸完后,林响谨慎的帮女尸整理好衣服,盖上白布,重新上了两炷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