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20章 连动上了

第20章 连动上了

一串熟悉的电子音。

【了因录】

【徐露匀了因录】

(姓徐名露匀,年芳18岁,平阳府徐家二女儿,死于哀伤过度。

徐家在平阳府德高望重,深受爱戴,家里只有一个儿子,考取了举人功名,尽管很争气,但二老依然很喜欢贴心的女儿,却求而不得,本以为他们二人命里无女。

机缘巧合下救了高僧,和尚为报恩,以血为引,给徐夫人服下。

嘱咐:

一年内不做恶事便可得偿所愿。

徐家恪守高僧的话,连一只蚂蚁也都不敢踩死。

果然一年后,徐夫人有孩子了。

十月怀胎,诞下一女儿。

老来得女,取名徐露匀。

对这个小女儿,一家人当然捧在手心上宠爱。

长大后的徐露匀不止是长的漂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诗作对比秀才举人也不成多让。

随着徐家有你初长成,来提亲的踏破了门槛。

徐家大少爷为自己的妹妹挑选了一位建康府耕读世家的公子。

两位少年仅仅是靠画像便一见钟情。

天不遂人愿,这位公子多病,入春便一病不起。

徐露匀得知后,赶到建康府看了未婚夫最后一眼。

就是这样一位有情有义的才女,在从建康府往平阳府归途被葫芦山土匪王永来绑架成了压寨夫人。

此女在被带上山后,誓死不从,又因为未婚夫病死,整日以泪洗面,还不断寻找机会自杀,王永来当然舍不得她死了,严防死守,但第二天徐露匀依然心碎而亡。

葫芦山上的土匪王永来因为宝库被林响搬空,加之抢上山做压寨夫人的女人莫名其妙的成了尸体,惶恐不安,把徐露匀的尸体送到平阳府后,竟然向官府自首了。

很快就要问斩。

伤心而死的徐露匀生前唯一的愿望是爹娘不必为她的死伤心。)

【了因难度二颗星】

【奖励《萤祸魅术》】

林响翻看着手里的萤祸魅术。

这是一部制造幻境的法门,几乎没什么实际攻击力。有意思的是,一旦有人被种下标记,受术的人就会把幻觉一直持续下去,想要主动破解,无比困难。

如此难缠的神庭却对身体感官没有任何危害。

林响决定学它就是为了玩。

花费一个时辰掌握后。

林响对《萤祸魅术》的作用大为改观。

因为他发现《萤祸魅术》能帮他完成徐露匀的遗愿。

给她的父母种下此术,缓解对女儿的思念之情。

“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达成心愿。”

一阵清风从窗户吹进来,拂过林响的面颊,让他精神百倍。

是徐露匀在感谢他。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可惜了。

林响回到自己的停尸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

林响的身体突然一颤,他直接从睡梦中坐了起来。

因为他在梦中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块残玉从什么地方来的?了因录并没有提到,说明不是在徐露匀生前就有的,那么是谁故意把残玉放在女尸上的?

林响想不明白,上下眼皮又在打架,随即躺下继续睡觉。

他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

……。

第二天清晨,义庄所有人都到了。

由于昨天的恐怖一幕还让他们历历在目,所以没有人敢进来。

小凤仙忧心忡忡的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去。

等到做主的刘捕头来了后,先把门口那半截尸体处理掉,再带人一起打开义庄的门。

一个个神经紧绷。

他们已经准备好看到被分尸的林响尸体了。

小凤仙走在前面,状着胆子推开女尸所在的停尸房,看到铁盘上的手帕以及残玉后,赶忙对刘捕头说:

“林响做到了,可他人呢?”

刘捕头推开林响拥有的那间停尸房的门。

林响被动静吵醒,睁开眼看到外面那么多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他:

“你们来了?”

刘捕头拍手叫好:

“艺高人胆大,不愧是瘸子的得意门生。”

“运气好,运气好。”

刘捕头对林响顺利解决义庄诡事很吃惊,更吃惊的事林响竟然还活着。

第一次摸妖尸能活着可以理解,因为瘸子已经摸了一半,这一次又因为什么呢?

罢了!过几天自己就要走了,没必要刨根问底。

“从今以后你就是平阳府唯一的甲级摸尸人,可以上门给官宦人家摸尸了。”

刘捕头说完便先走一步了。

林响在后面喊:

“多谢刘捕头提携。”

林响获得的待遇让其他摸尸人既羡慕又嫉妒。

给官宦人家上门摸尸,打赏的好处费是可以归自己的,不必经过衙役扒皮抽筋,他们手太黑。

老老实实的干上几年,差不多能娶位读过书的小姐做老婆。

小凤仙靠向林响:

“你可是直接跳过丙级直接成了甲,还不请客?”

“昨天的事还没有缓过来,我出去一趟,散散心,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猪头肉。”

“我陪你去。”

林响去办正事,当然不会带上引人注目的小凤仙了。

对小凤仙的容貌就算是他前世见过那么多美女,也不得不佩服,身上穿着摸尸人破破烂烂的衣服,也难掩其靓丽。

人靠衣装这句话其实也分人。

林响说:

“估计女尸的家属要领尸体了,到时候赏钱肯定少不了,你舍得?”

小凤仙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她需要银子买胭脂水粉。

林响离开义庄,往徐府而去。

要种下《萤祸魅术》还需要征求徐家人的同意,贸然种下,恐怕会害了他们一家。

……。

……。

此时的徐家因为最爱的小女儿亡故,大门紧闭,门口挂的两只白灯笼上写着一个“奠”字。

林响在外面敲门,里面的管家听到动静后,打开小门,看林响面生问:

“有事吗?”

“我想要祭奠徐露匀。”

“老爷说了,徐家不接待外人。”

“我受徐露匀所托来看看她的爹娘。”

“你胡说什么?我家小姐已死,如何托你?看你是故意来触我眉头。”

管家刚要动手打人,却被一个中年男人拦住:

“你受我妹妹所托?有何凭证?”

管家说:

“大少爷,你别听他胡言乱语,我看他是骗子,来我们徐家骗吃骗喝。”

林响不屑与管家多说,表明自己的态度:

“没有什么凭证,倘若你们不相信,我大可以离开。”

中年男人看林响面容不像是阴险狡诈之徒,便对管家交代:

“爹娘去接妹妹的尸体,你先招待贵客到旁厅等会儿,我还要报丧,不能做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