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23章 扎纸术

第23章 扎纸术

为了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测,闭上双眼,又以口诀仔细推算。

果然是这样。

九枚铜钱摞在一起意味着他只有一条生路。

正所谓九死一生。

看似人声鼎沸的高府竟然暗藏凶险。

神情略微有些惆怅。

正准备重新卜一卦,厨房帮厨的婆子,拿了果子给他吃:

“你能算卦?”

林响不客气的接过,一口咬下去,鲜嫩多汁。

“能,还算得准。”

“真的准?”

大概老婆子没有遇到过像林响这样算命的先生,有些怀疑。

“多少钱?”

“不要钱,我还要个果子吃。”

“果子不成问题,算的准,给你带些走也可以。你帮我儿子算一下,看他的姻缘。”

“生辰八字。”

“XXXXXXX。”

林响收回那九枚铜钱,开始虔诚的晃动。

从龟壳里陆续掉出六枚铜钱。

林响看其形像个川字。

闭上眼开始用口诀推算。

“你儿子有段好姻缘,只是。”

婆子看林响说一半留一半,着急了。

林响见已经吊足了胃口,又问:

“你家邻居是不是姓刘?”

“是。”

婆子听林响把邻居家姓什么都说出来了,就相信了大半。

她家在山的那边河的那边的小县城里,不可能会和林响认识,所以只能是算出来的。

“是不是有个女儿?满脸的麻子,上门提亲的一个都没有。”

“是,没错,你认识?”

婆子情绪激动的盯着林响。

连邻居家的丑女儿也算得出来,高人无疑。

“不认识。我们接着刚才的话;只是这门亲事不好接,你儿子毕竟也是读书人,就算不能红袖添香,也要举案齐眉吧!为难之处是他不太愿意。”

“你说我儿子的好姻缘是那个麻子姑娘?”

“信不信由你。倘若你让你儿子娶了那位姑娘,三个月后必定有六件喜事。”

“真的?”

“骗你做啥?”

林响把果子的核扔在土里。

婆子刚才已经被林响的神乎奇技彻底折服,怎么会不相信,立刻表示:

“晚上就写信回去,让他不必等我,可以直接上门提亲。”

婆子如果按照林响说的做,她很快就不需要在高府干活了。

根据推算,她儿子娶了麻子姑娘,就能中功名。

林响把六枚铜钱收回龟壳后,站起来,迎向管家。

“走吧!”

管家把林响带到高府偏院的正房外。

“你自己进去吧!事情做好,好处少不了你的。”

林响推开门,一只脚踏进去,立刻感觉到尸体上散发的深深的怨气。

管家把门关上,直接上了锁。

“摸完了,我放你出来。”

“知道了。”

林响走到尸体身边,发现死者是个中年男人。

衣着更像是外面开买卖的老板一类的。

怎么会死在高府的?

他不紧不慢的点燃两炷香。

脱掉尸体的鞋袜。

把两炷香分别插在俩只脚上。

林响下意识的后退到自认为的安全距离内。

足等了一盏茶的功夫,两炷香燃烧的很平稳,丝毫没有断掉的迹象。

林响开始动手摸尸。

从双腿摸到双臂,最后是胸口。

很顺利的摸到一封信,谨慎的取出来后放到铁盘上。

林响大胆猜测,此人丢掉性命的原因很大概率是因为这封信。

高府要他来摸尸也是因为这封信。

继续伸手去摸。

胸口好像还有一部小书。

小心翼翼的取出来。

《扎纸术》

依然是熟悉的电子音:

【了因录】

【高海了因录】

(姓高名海,39岁,往生纸货店老板,高老太爷的私生子。

40年前,高老太爷还年轻,刚刚中举,前来提亲的媒人把门槛都能踏破。

高老太爷却都婉拒了。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恰逢皇上的老师回乡祭祖,由高老太爷写了一篇悼文,那可谓是情真意切,悲痛欲绝,写的好像他老爹死了一样。

仅凭一篇文章便折服了这位位高权重的首辅大臣兼皇上的老师,互相见过面后,这位位高权重的大臣对他异常满意,就把自己的小女儿许配给了年轻的高老太爷。

皆大欢喜的局面,偏偏这位高官的小女儿奇丑无比。

哪个读书人没有红袖添香的愿望,尽管不喜,但为了功名利禄,也只能勉强为之。

成亲后,年轻的高老太爷便高中状元,出任编修一职。

三年后则出任建康知府。

就在这段时间,结识了高海的娘。

二人情投意合。

远在京机的原配夫人很快知道了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醋意大发,不远万里赶到建康。

硬生生的让年轻的高老太爷调往平阳府,自此与那女子不在来往。

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女子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

此事在一年前才被曝出来。

认祖归宗并没有让高海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反倒是丢了性命。

高海死前唯一的遗愿便是取回他儿子的尸体,交给他的女人安葬。)

【了因难度三颗星】

【奖励《扎纸术》】

林响仔细翻看奖励的《扎纸术》。

这是一部真正的法术。

可以用此术扎出各种各样的人,足够以假乱真的。

林响用将近半个时辰把《扎纸术》彻底消化。

接下来就是寻找高海儿子的线索。

看了眼放在铁盘里的信封,林响索性直接拆开,看到短短的一行字:

无心法师需要的尸体已经预备妥当。

信上说的尸体应该就是高海的儿子。

只是尸体在哪?为什么要藏尸体?还有那个无心法师是谁?

林响把信装好,手轻轻的在拆口一抹,完好无损。

刚才那不过是《扎纸术》中的小手段罢了!不值得大惊小怪。

林响端着铁盘敲门:

“好了。”

管家打开锁,推开门,拿到铁盘里的信封,再三确定没有被拆开过后,说了一句话:

“你走吧!事情已经办完了。”

“银子呢?”

“在门房,你到了就能拿到。”

林响从屋里走出来,背对着管家替他关门,身后寒光一闪,慈眉善目的管家竟然偷袭,用匕首向他的后背刺去。

“还要银子,去死吧!”

林响转身,挥手施展袖里乾坤,把管家手中的匕首收入袖中。

他不可思议的盯着空空如也的右手。

神色略有些惊恐:

“你做了什么?”

林响从袖中把他匕首取出来扔在地上:

“捡起来。”

管家盯着地上的匕首,动的那一瞬间,林响袖中的长剑便贯穿了他的身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