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29章 易容术

第29章 易容术

小凤仙被林响舍己为人,舍生忘死般的为人感动的眼泪在眼眶内打晃。

既然一同前来,就没有让另一人置身危险之内的规矩:

“那好吧!我在外面等你,随时支援你。”

林响刚才看到她那副表情,以为小凤仙决定要和自己一起进去面对尸气,正考虑怎么劝她不要进去,没成想,她晃了自己一下。

险些腰间盘突出。

推开茅草屋的门,看到尸体被削去了头颅。

关上门找了半天,没看到脑袋滚哪去了。

问:

“脑袋呢?我给你们缝上去?”

“掉到山崖去了。”

“靠。”

林响蹲下,脱掉尸体的鞋子,袜子。

一股酸臭味。

习武之人都不洗脚的吗?

取出两炷香点燃,分别插在尸体的两只脚上。

“可怜你连头都没了。”

林响开始动手从双腿往上摸。

尸体上散发出的尸气透过林响的手指入侵他身体。

不过很快就被林响体内蕴藏的奇异果能量击碎,烟消云散。

一直摸索到胸口,取出一块木牌,大概这就是外面的老者让他取的东西了。

放入铁盘后,开始继续摸索。

又是一册小书。

小心翼翼的从尸体胸口取出来。

《易容术》

一串熟悉的电子音。

【了因录】

【岳丘了因录】

(姓岳名丘,24岁,无阳派大弟子。

五岁时爹娘带他走亲戚,路遇葫芦山土匪,杀了爹娘,抢夺了财物,正要对他痛下杀手时,师傅出现,救了他一命。

并带回无阳派治伤。

那时候整个门派只有师傅和他两个人。

自然而然他就成了大师兄。

随着时间推移,师傅实力越来越强,慕名而来拜师的人也越来越多,最后发展成现在的规模。

直到某一天,师傅带回一女子。

此女年轻貌美,异常风流。

很快就成了众弟子的师娘。

岳丘尽管对师傅迎娶年轻的师娘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直到他发现师娘趁师傅不在,竟然打起了记录门派至高无上功法圣物的主意。

作为大弟子自然不能让她得逞,便出手拦下了她。

师娘跪地求饶,一再表示没有打门派圣物的主意,才勉强相信了她。

只是为了不让她再动圣物的主意,他便贴身收藏了。

未曾想到,师娘在师傅回来后先倒打一耙,岳丘不得已只能叛逃师门。

逃回老家的聚义涧躲藏,奈何师门穷追不舍,他失手杀了几十位师弟,最终死于师傅剑下。

命是师傅救的,还给师傅也好,唯一不放心的是师傅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嘴脸,对她依然无比信任。

死前唯一的心愿是让师傅明白他岳丘是冤枉的,让陷害他的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了因难度两颗星】

【奖励《易容术》】

林响手里拿着《易容术》的秘籍。

只有五六页纸。

麻利的翻开第一页。

这是一部可以改变容貌的小法。

在特殊情况下,此法用处不可谓不大。

一盏茶的功夫把《易容术》融会贯通后,手中的小册子随之消失。

林响下意识看向铁盘内的木牌,这就是无阳派的圣物?

到底是什么宝贝值得把一条命丢掉。

要不然趁现在没人拿在手里看看?

正时,小凤仙敲门问:

“林响。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摸完。”

林响打消了窥探无阳派圣物的盘算,推开门,从里面走出来,端着铁盘放到老者面前。

“尸体上只有这个东西。”

“多谢。给他们取一百两银子,送他们离开。”

“请。”

带他们进来的中间男子又把他们带出聚义涧。

随手扔给林响一百两银子后,亮出刀刃,提醒: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们知道吗?”

小凤仙吓的花容失色,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知道,知道。”

小凤仙拉着林响往前走了几步后,林响突然停下,回头问:

“像你们师傅那样的英雄豪杰,你们的师娘是不是比她还漂亮?”

“那是当然。”

林响看中年男人骄傲的表情,心里寻思:

至于吗?那是你师傅的女人,你骄傲个毛。

小凤仙被林响的问题吓的冒冷汗,用力捏住林响的手臂,要拉着他走。

林响追问:

“你们师娘来了吗?”

“来了。小子,你打听我师娘干什么?是不是想死啊!”

小凤仙看到中年男人动怒,即将动刀,硬把林响拉走,一边走还一边喊:

“对不住,对不住!他中尸毒,开始胡言乱语了。”

两人跑到看不到中年男人地方,小凤仙怒不可遏的质问:

“你不要命不要连累我。”

林响把一包银子扔给小凤仙:

“都给你了,算补偿。”

小凤仙愣愣的盯着手里的一包银子,这可是一百两银子:

“真的?”

“没必要骗你。”

“那我可真收下了。”

“不收还给我。”

“收,收,收。只是平白无故就收下你这么多银子总觉得不好,不然就在这里来一发?你也喜欢在野地里做。”

“滚。”

……。

……。

他们二人晌午回到义庄,正是开饭的时候。

林响取了两个窝窝头回到停尸房就着酒吃。

岳丘的遗愿一是让他师傅相信他;二是让那个嫁祸他的女人生不如死。

第二项倒是好办,第一项得费些心思。

考虑了多种方案,得出结论:首先就是找到事件的主人公之一,也就是那个女人;幸好她也跟着来了,不需要林响多费功夫找人。

林响大脑正高速运转,停尸房的门突然被推开。

小凤仙提着一只烧鸡放到林响面前:

“吃吧!”

“谢谢。”

“别客气。你那么大方,我当然不能小气。”

“嗯!没别事的话我先睡了。”

小凤仙走到外面,关上停尸房的门前,提醒:

“乘热吃。”

“知道了。”

停尸房的门一关,林响便把监视聚义涧的念头发给了水娘和徐二狗。

本来这件事用水娘一僵去做就够了,但无阳派人多势众,暴露的话林响怕一僵难敌四手。

徐二狗尽管弱一些,最起码可以吸引火力。

水娘和徐二狗得到林响的念头后,随即出发。

在林间,两尸一前一后,掀起一道狂风。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便来到离聚义涧还有一里路程的一座山头。

僵尸的眼睛与生前做人时不同,可以隔着密林看到人形迷糊的轮廓。

水娘双眼凝视前方无阳派众人。

林响得到水娘的反馈后,知道有他们监视着很妥当,往嘴里罐了口酒,躺到草席上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