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39章 寡妇庙

第39章 寡妇庙

男人对眼前发生超出他认知的一幕惊的瞠目结舌。

下意识的吞掉由于惊恐产生的口水。

大概惹到了惹不起的人。

心想:

现在现在逃,能来得及吗?

林响看他已经神情已露胆怯之色,更加不屑。

一剑挥出。

林响手里的剑尽管不快,但却有不容置疑的力量。

男人手忙脚乱的用手里的刀抵挡。

只觉得手上的刀重达万斤。

当他顺利挡下林响的剑后,长舒了口气。

幸好挡下了。

当他意识到刚才开出的嫩芽随着林响嘴角上扬,瞬间枯萎,大喊一声“不好”。

林响剑身由生机源源不断催冬的力量直接把男人顶了出去。

飞在半空自由落体的男人砸碎外面的一张桌子。

“哎呦”一声,疼到面目狰狞。

林响冷漠的表示:

“我与老板娘是有旧,她死了,我来帮她办件事,倘若你再多管闲事,别怪我不客气。”

男人挣扎的站起来,戒备着林响,同时说:

“是我唐突了。像你这样的高手,何必为了个破酒馆自堕威名。”

林响对男人的上道很满意,所以以后遇到多管闲事的,像这样的贱骨头就得打,打服为止。

不再理男人,开始继续在孟姬的卧房里翻腾。

“高手。我是平阳府新上任的寻查司总捕头,找东西我在行。”

林响停下,回头略带狐疑的问:

“寻查司?那是个什么地方?”

“高手。你有所不知,寻查司是朝廷新成立的衙门,专门办棘手的案子,而我则是六品头头江航。”

“手下几个人?”

“就个打杂的,是我侄子。”

林响嗤之以鼻。

衙门的名头挺大,感情他是个光杆司令。

江航觉得二人剑拔弩张的气氛对他不利,主动提出帮林响:

“高手。你找什么,我帮你。”

林响思索片刻,觉得此事不值得隐瞒:

“老板娘孟姬引诱上百精装男子跳入桃花林的河中被漩涡缠住淹死,据说是与什么庙有关,我就来查查线索。”

男人听到波及上百条人命,皱着眉头思索片刻:

“我上任第一天,就遇到这种大案子。您歇着,我帮你找。”

林响觉得自己继续翻腾下去,非但找不到线索,还有可能把线索重新深埋起来。

此人又是寻查司的捕头,料想有点本事:

“那你来。”

即站到一旁等着江航能搜出点线索。

专业的果然不同寻常。

他对整个卧房搜索有条不紊。

很快在箱子的隔层里找到了线索。

江航用匕首撬开后,看到墙壁里供奉着一座面目狰狞的泥塑,把他吓的一哆嗦:

“该死。供奉这种邪门的怪物,难怪会诱骗男人下水淹死。”

林响取下泥塑上挂着的一张铁片。

上面刻着“寡妇庙九命神”。

“寡妇庙在哪?”

江航得意洋洋的告诉林响:

“倘若你问别人还真不一定清楚,但我来之前看过平阳府三十年间的资料,恰好有寡妇庙的记载。”

“在哪?”

“高手。告诉你也行,去的时候带上我。”

林响没想到江航还敢和自己讲条件:

“不怕死就跟上。”

“大老爷们,从不怕死。”

江航沉吟良久,组织语言:

“据记载,寡妇庙一开始是由一群寡妇组织成立并发展壮大的,最初的目的是寡妇间互相有个依靠,后来发展壮大,开始吸纳有夫之妇。

可是有夫之妇怎么能是寡妇呢?那就要动手解决自己男人,让自己变成寡妇。

一时间男人们个个谈女色变。

而且寡妇庙不止风靡平阳府,还一度有向平原扩散的趋势。

先帝得知后,派下命臣,一夜之间,清理了平阳府所有的寡妇庙,唯独背靠平阳府的猴头山上的寡妇庙没有拆,具体原因没有记载。”

“明天清晨城门口汇合。”

林响留下一句话随即从十里酒馆离开。

江航目送林响离开后,表情痴呆,他总觉得高手在离开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啊!”

高手他,他的身上不粘雨点。

难道已经到了传说中的以气护体的修为。

看高手的面容,年纪也不大,怎么可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难道的护颜有术的老怪物?

如果真是这样,妥妥的大腿无疑。

林响回到义庄,发现四面墙塌了三面,最后那面,摇摇欲坠眼看也要不保。

这场雨停了后恐怕要大修义庄了。

拍了拍自己负责的停尸房支撑房梁的柱子,还算结实:

“给点力,别塌了。”

他一说完话,屋顶发出一阵“吱吱吱”声。

林响尴尬的收回手,有点脸疼,收拾草席到义庄门口躺着去了。

睡到晚上,雨还没有停的迹象,林响又闭上眼睡了。

后半夜雨停了。

第二天清晨,雨好像故意与人做对似的,又开始下了。

林响没等前来接班的人先从义庄离开,信步来到城门口。

江航披着蓑衣,挂着刀已经在等了。

看到林响冒雨而来,身上连滴雨点都没有沾到,啧啧称奇。

“高手。我媳妇炕了烙饼,吃吗?”

“你还有媳妇?那你还不要命的往猴头山去?不怕?”

“不怕。”

“烙饼我就不吃了,先走吧!”

雨越下越大。

二人耗费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到了猴头山脚下。

江航问:

“高手。我们冒然进山,会不会被山洪刮走?”

林响来到一块大石头前,施展袖里乾坤,取出龟壳。

虔诚的用凶吉占卜术替二人卜了一卦。

两枚铜钱落入石头上所积的水中。

林响用口诀推算。

江航见林响久久不开口,忍不住询问:

“高手。怎么样?”

“此番上山,我们尽量避开水方可安全。”

“高手。现在下雨,我们好像避无可避。”

“说的也是。你上有老下有小的,不如就待在山下,守住这条必经之路。”

“也好,也好。”

江航是对朝廷忠心耿耿,也迫不及待的要在寻查司成立的短时间内建功立业,但他不傻。

下这么大的雨,猴头山说不定哪时会暴发山洪,也许高手不怕,但他是个凡人。

江航拍着胸脯向林响保证:

“放心。只要我在山下,连只蚂蚁也不让它跑下来。”

“希望如此。”

林响丢下江航,自己向山上而行。

下山容易上山难,更何况是在这种下大雨的天气。

能见度不足三米。

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林响靠在树下歇脚。

一道飘忽的影子向他而来。

“公子救命,公子救命啊!”

声音清脆,不绝于耳。

林响等到影子近前后,看到是只浑身湿透的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问:

“你是不是脑残?下这么大雨,你不在坟里待着,出来骗人,这么敬业你妈知道吗?”

她愣了会神,依然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博取同情:

“公子你说什么?奴家听不懂。奴家现在好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