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40章 取心

第40章 取心

林响冷笑一声,既然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那就别怪他不客气,随即施展袖里乾坤,取出袖中的长剑直刺此女的面门。

一只智商不太高的女鬼,有多少实力呢?

它甚至都躲不开林响随意的一剑。

“啊!”的一声,她被刺穿胸口,化作一股黑烟散去。

“友情提示:下次骗人的时候,找个能避雨的地方。”

黑烟散去,林响寻思:它是被直接刺的魂飞魄散了吗?

唉!

叹息一声。

胎都没得投。

还有一件事得告诉你,这么弱就不要出来开展业务,杀了连尸都没得摸。

林响随即施展袖里乾坤,把长剑收回袖中后,继续往前走。

从半山腰往山顶走了半里的路程,一座砖混结构堆砌的庙宇很突兀的矗立在必经之路。

“寡妇庙”的“寡妇”那两个字由于天长日久的风吹日晒,只依稀可见个轮廓。

就是这里?未免也太简陋了一些吧!

转念一想,要做见不得人的事,就得是这种地方。

林响尝试着推了推门,纹丝不动。

大概是从里面锁上了。

提腿用力踹了两脚寡妇门。

门框应声而裂。

林响从缝隙钻进去,看到供奉着和孟姬卧房里发现的一模一样的泥塑,他明白,找对门了。

只是这座泥塑好像有些不同寻常,那对眼睛有种让人不容置疑的魔力,逐渐林响竟然陷入泥塑的催眠中。

他后背出现一双冰冷的手在反复的抚摸着。

庙门突然被整个拆了下来。

那双手的主人回头冰冷的盯着突如其来的水娘和徐二狗。

徐二狗看到悬挂在屋顶的女人,毫不客气的露出獠牙,扑了上去。

对僵尸而言,没有怜香惜玉,只有新鲜的血液。

这段时间,只喝兔子的血,徐二狗嘴里寡淡的很。

女人身体以一种极度扭曲的状态在屋顶爬行,准确来说像蜈蚣。

徐二狗跳起来很轻易的抓住女人的腿后,用力往下一拉,腿竟然从女人身上自动剥离,随即逃脱。

它手里握着残腿,迷茫的盯着屋顶,眼神中满是困惑。

断腿求生。

本僵还是第一次见到。

林响从泥塑的魔力之中摆脱出来后,施展袖里乾坤,取出长剑。

直接向泥塑劈下。

并不是想象中泥塑被一分为二,林响的剑被一股力量挡住,不能靠近分毫。

林响眉头紧皱,随即全力施展《生生不息剑》,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

泥塑碎片四分五裂。

当灰尘落地,林响神情淡然的站在那里。

身前是徐二狗,它替林响把爆炸后飞向他的泥块都挡了下来。

“你们能嗅到孟姬的心脏在哪里吗?”

徐二狗摇头表示嗅不到。

林响只能寄希望于水娘了。

“这里到处都是尸体的味道,好像就藏在这些墙里。”

“拆。把这里拆掉。”

林响一剑劈下去,整面墙被一分为二。

从里面掉出数不清的人骨。

“吸!”

他倒吸一口凉气。

“再拆。”

一人二僵合力动手,顷刻间这座不小的寡妇庙被拆的七零八落。

建筑残渣和尸骨混在一起,遍地都是。

这是一座用尸体堆砌起来的庙。

林响环顾四周,废墟里有个精致的盒子,正要伸手去拿,雨幕中走出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女人。

至于为什么会称为女人,因为她穿着一双腐烂了大半的绣花鞋。

水娘和徐二狗快速以林响为顶角,呈直角三角形围住了她。

只听女人冷漠的说道:

“拆我百年传承的庙宇,罪不容诛。”

黑袍下的女人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后,林中走出数十只之前见到能断臂求生的怪女人。

“杀了他们。”

女人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让远在山下的江航也打了个哆嗦。

林响想要先发制人,先对隐藏在黑袍下的女人动手。

对此女他不敢小觑。

没想到出手便是不俗。

抬起右手凝聚面前的雨滴,形成一柄长剑。

“厉害。”

黑袍女盯着林响脚下的草芽:

“过奖了。没想到你果然有些本事,难怪敢来我这里。”

随着林响一剑劈下,雨幕一分为二。

黑袍女麻利的躲开,反手向他胸口刺去。

林响侧身躲开。

由于黑袍女手里的剑由水凝成,没有实体,林响的《生生不息剑》发挥不了原本的威力。

你来我往二人一时间竟然谁都没办法奈何谁。

随着时间推移,林响感觉体力不支。

但由于《生生不息剑》的特性,他剑上的力量并没有削弱。

眼见持续对敌对自己不利。

不得已,只能直接取出杀招。

剑身主动吸收周围庞大的生命力以提升攻击力。

随着生命力的聚集。

林响脚下的草顷刻间长到齐腰处。

“生亦何欢。”

剑动,周围一切的生命被强行抽取了全部生命力。

那些怪物离林响最近的直接被取生命力抽死了。

具有《生生不息剑》极限力量向她面门劈下。

黑袍女抬手要做竭尽全力抵挡下林响的一剑却接了个空。

林响的剑并没有与她的剑直接碰到,离一步之遥缓缓落下。

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只感觉到一股让人通体畅快的风吹进了体内。

还没来得及搞清楚怎么回事?

七窍流血。

“为什么?”

黑袍女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林响很想给她解释听,显然她死的有些快。

解决掉幕后之人,下意识的瞟了眼正在狼吞虎咽吸血的徐二狗,再看水娘,则优雅了许多。

吸血是它们的本性,林响养僵尸的理念是“回归自然”。

所以只要不是滥杀无辜,该动手就动手,该吸血就吸血,无关紧要。

林响收回目光,蹲到黑袍女的面前,伸手开始摸尸。

对待敌人,摸尸人的规矩可以不讲。

摸出几两散碎银子。

他直接扔在泥里了。

再次把右手伸进胸口,摸到一件硬硬的东西。

取出来后林响有些许吃惊。

《如意降魔杵》

依然是熟悉的电子音:

【了因录】

【王师师了因录】

(姓王,名师师,130岁,寡妇庙守庙人。

100多年前,与王师师成亲不久的男人采石被砸死,仅一年,她便又嫁给平阳府的一位富商。

以为生活会苦尽甘来,没想到仅仅是生活上的满足,心灵上依然匮乏。

本来不愁吃不愁穿,她也可以忍受,但又一年,富商在外地病死。

她便又成了寡妇。

很快偌大个平阳府都在盛传她克夫。

好在富商没有儿子,一旦死后,家产便都归了她。

天不遂人愿。

富商的侄子们看她是个寡妇,没有儿子,便联合起来,一起把她赶了出去。

被赶出府后的王师师身无分文。

回到老家。

没几天又有媒人说媒,介绍了同村的杀猪强。

从富商到杀猪的,王师师尽管不愿意,但最终还是耐不住寂寞嫁了。

没几天,杀猪强去杀猪,就被猪撞树上撞死了。

自此以后,王师师克夫的名声被坐的踏踏实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