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47章 小毒人

第47章 小毒人

【了因难度三颗星】

【奖励《瘟疫之源》服用后,成就瘟疫之体,身具万种世间瘟疫,成就瘟疫之源】

林响闭上眼,张开嘴,刚要服用,手指捏着丹药放到嘴边却迟迟无法松开,最后还是下不了口,只得先收起来,等之后再看。

拿着从尸体上摸的那张药方打开门站在外面,递给领头的中年男人,他看后一声“哀嚎”:

“老师。”

“大师兄。怎么回事?师傅留下的方子是什么?”

当接到方子后,他满脸的不可思议:

“完了,一切都完了。”

林响把挥洒情绪的空间留给他们,回到义庄员工的聚集点。

所有人都像看瘟神一样躲着林响。

白捕头说:

“林响。我给你三天假,你可以随便去哪里,但不要回义庄。”

“我舍不得各位,更舍不得小凤仙,能抱抱告别吗?”

小凤仙听到林响要抱抱,突然跳起来,吓的躲在白捕头身后:

“林响。三天后,我们可以抱个痛快,但现在不行。”

“既然这样,那你们呢?抱抱。”

所有人看到林响把主意打到了他们头上,由于传染病的恐怖威力,吓的他们脸露惊惧,齐刷刷的后退,不断远离林响这个瘟神。

向来以铁骨铮铮立人设的姚衙役,更是被吓成了娘娘腔。

“啊!你走,你走。”

姚衙役如愿以偿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各个眼神诡异的盯着他,并下意识的和他也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无趣。走了。”

林响走之前找到抬尸两兄弟。

“怎么样?”

“尸体找到了,是一位落魄了的秀才,眉清目秀,去见见?”

“别了。王师师的尸体在猴头山上,你们把男尸抬上去,办场**草草埋了吧!别在横生枝节。”

“一定办妥,一定办妥。最迟明天。”

“办妥后,付另一半。”

“都是自己人,太客气,客气。”

王师师的事交给抬尸兄弟大体没问题,接下来就是了结秦冬发的遗愿,告辞了他们两兄弟后,林响从义庄离开。

走在路上施展袖里乾坤,从袖中取出《瘟疫之源》,吞了吞口水。

要完成他的遗愿,唯有如此。

林响闭上眼,心一横,把丹药吃了下去。

然后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让他长舒一口气,还以为还会变成什么奇形怪状的毒人。

三天内义庄不要自己,城隍庙也不好回去,索性去找水娘,顺便看看徐二狗怎么样。

进入林中,没走几步看到树下长了一朵五彩斑斓的蘑菇,林响想:

水娘突破飞僵自己也应该准备一份贺礼,那朵蘑菇挺好看的,便过去想要采下来送给它当做贺礼。

刚一蹲下,伸出万能的右手,还没碰到五彩斑斓的蘑菇,竟然从里面钻出一条五色蛇,张开嘴咬向林响的手背。

颜色越鲜艳的生物毒性越强,林响以为今天他完了,要把小命丢在这里。

没曾想,五色小蛇嘴里的獠牙硬生生的停在他手背,迟迟没有下口。

三息过后,五色小蛇像逃命似的钻进了地下的蛇洞。

林响一头雾水。

肉到嘴边怎么还收口了?

想不明白。

给水娘的贺礼只能之后再替它补上。

快步来到水娘和徐二狗住的山洞。

徐二狗看到林响后,神色惊恐,只敢远远的站在那里。

林响以为它还是因为之前自己小惩大诫而害怕。

水娘从洞内出来,看到林响后,也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怎么了?”

水娘说:

“你有毒。”

“多吗?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

“我们也看不到,只是能感觉得到你身上隐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林响也没想到《瘟疫之体》会那么毒,走到水娘身边,牵起它的手:

“弄成这样,也是我咎由自取。自此以后,再不能与正常的女子谈情说爱,水娘你委屈委屈。”

“我生是许不言的人,死是许不言的僵尸。”

水娘不会让昨天晚上的那种事再次出现,所以立刻对林响表明自己的态度。

“行吧!”

林响把目光瞟向徐二狗。

它吓的直接低头刨地。

“算了!我还是想想办法祛除平阳府的瘟疫才是正途。”

林响坐到石头上,抬头望天,想到那些感染了传染病的病人的状态,他伸出手指,一团黑气冒出。

黑气中蕴含的死亡气息让水娘也忍不住战栗。

“不像是天灾,更像是人祸。”

林响为何能如此确定?因为他现在找出的传染病本源是刚才由多种瘟疫合成的,这种合成瘟疫世界上根本不会凭空产生。

“找到是谁弄出的瘟疫是否能根除?”

水娘对百姓大片大片的死亡,也于心不忍。

毕竟平阳府一旦没了活人,偶尔想打打牙祭就要跑去别的地方,路程有些远,懒得去。

“不能。必须要找到根治的药。”

林响摇头解释后,盯着手里的这团黑烟,经过费尽脑汁的冥思苦想后,得出结论,秦冬发的遗愿自己恐怕会完不成。

挥手把瘟疫挥散后,告诉水娘:

“我来的路上见到一朵五色蘑菇,本来想采来送你当贺礼,没想到竟然是一条五色小蛇化的诱饵,差一点被咬。”

“五色小蛇我也见过,尽管它很毒,但你确定它敢咬你?”

林响脑中灵光一闪,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没想到以毒攻毒?

“水娘。你可帮大忙了。”

林响抑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把刚才的瘟疫再次合成出来,然后开始用不同的瘟疫去中合。

也许运气好,会在某种瘟疫的主动进攻下,两种瘟疫相互抵消从而达到治疗的目标。

毫无疑问,要完成这种了不得的实验,必须消耗庞大的时间。

在林响全身心投入找解决瘟疫问题时,平阳府彻底热闹了;因为之前他本着玩的心思,把两座庙供奉的财神爷弄成岛国少女像;他也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抱着玩的心思。

平阳府的暴雨结束,大部分人损失不小,天放晴后就跑来供奉财神爷,在看到财神爷变成了搔首弄姿的岛国少女像后,惊的下巴也掉在了地上。

神神秘秘的把左邻右舍喊来。

男人们看到衣着暴露,栩栩如生的少女像,一个个恨不能上手去摸摸。

“这种衣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颇有异域风情。”

“对啊!回去给你老婆做一件。”

“滚。”

最年老,最德高望重的老头,突然从沉默中暴发,跪下:

“是神女下凡,瘟疫是神女的香气,凡人福薄,闻了就死。”

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哆嗦,纷纷跪下,哀求。

此事很快传遍了平阳府,而且越传越邪。

一时间,两座庙的香火异常鼎盛。

此事最影响的莫过于青楼的女子,因为瘟疫的原因,所有人的心上都有一层阴霾,冒着感染瘟疫的风险,来到青楼,有见过神女的宾客让青楼女子改头换面,穿上神女的衣服,来点刺激的。

有第一个人做,那就有第一百个。

没几天,短袖短裙在平阳府的青楼成了时尚。

隐隐约约有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苗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