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49章 买买买

第49章 买买买

左晖因为治疗瘟疫有功,一时间成了平阳府刺手可热的香饽饽。

只是他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只有他明白,想出治疗瘟疫之法的人不是他。

罢了!将错就错吧!

之前回去如何说的理由都编好了,总不能违背前辈的意愿吧!

在他带着秦冬发的尸体回京时,平阳府的百姓夹道欢送。

青楼的女子更是穿上短衣短裤的神女装,用白花花的大腿夹道送行。

这让许多去不起青楼的破落户大开了眼界,更亲眼目睹了平阳府的青楼现如今最流行什么。

当然,欢送的百姓中,其中还有林响这位亲手缔造流行的神女装主人公。

他也没想到自己随便玩玩捏的少女像,会成为平阳府的流行。

也是醉了。

左晖走后,秦冬发加在林响身上的枷锁褪去。

瘟疫总算被完美控制住了。

可喜可贺。

送走平阳府的英雄后,林响正往城隍庙走,看到几位鹿鸣书院的学生后,想起之前的打算:

他是要把鹿鸣书院所有的房子都买下来的。

水娘和徐二狗总住林子里也不太合适。

说干就干。

他悠悠哉哉的来到鹿鸣书院附近,看到树下一群书生各个面红耳赤的在吵架。

“不是都告诉你了吗?食色性也,人之常情。”

“好,好你个登徒子,敢调戏我妹妹,看打。”

……。

……。

林响还当什么事,原来又是男女之事。

没兴趣。

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有人举着牌子卖房,他就过去了。

牙商家二最近比较倒霉,瘟疫闹的他家要揭不开锅了,好不容易得到一单生意,没想到是在鹿鸣书院,所以大清早就愁眉苦脸的举着牌子,上面写:

滋临鹿鸣书院独门独院,三进三出小别院出售,内有池塘,风景宜人,便宜。

看到有人停到自己面前,兴冲冲的抬起头,看到林响后,表情毫不掩饰的失望。

因为眼前这人,穿着打扮,都不像能买得起房子,也许可以试试贫民窟那个地段。

“买房子。”

“五百两银子,不二价,现在就能给你签字画押。”

家二心情不好,所以没兴趣和林响多费口舌。

林响深知他狗眼看人低,施展袖里乾坤,从袖中取出一锭金子,在家二面前晃了一下。

家二眼睛盯着林响手里的金子,然后撞到了柱子上。

“大,大哥!你真要买?”

“带我去看看。”

“请。地方不太远,前面巷子就是。”

林响跟着家二走进巷子,发现这条幽深的巷子只有两户人家,正适合两只僵尸住。

家二打开门,带林响进去:

“五百两银子,一点都不贵,三进三出,住十几口人都没问题。”

分别看了正房,书房,还有后院的水塘。

总体来说还不错。

当然。林响也不准备在这里住,这房子是给水娘和徐二狗买的,所以合适就行。

“买吗?”

“买。不过附近再有别的院子卖吗?”

“别的?有倒是有,只是都没有这处好。以前的主人是大儒,住在这里有风水,福佑子孙。”

“我的意思是,有多少院子我都买,最好连成一片。”

“当真?”

“骗你有好好处吗?”

“没有。只是先生,这价钱方面。”

“房契拿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童叟无欺。”

“我一定给先生个诚意满满的价格。”

林响先取出一百金,完成了此处的交易。

“房契。”

“压桌子上,没人敢拿我的东西。”

家二想也是,能搞来这么多钱,恐怕也是脑袋别裤腰带上做事的主,大概是赚够了,荷包肥了,想要退休养老,才要买那么多院子,他把房契压在桌子上后,说:

“先生。明天我就在此地等您,您什么时候能来都可以。”

家二把顾客是上帝提现的淋漓尽致。

“走了。”

“先生。慢走。”

林响离开鹿鸣书院,往义庄方向走,那些堆积在义庄必经之路上的尸体被抬到乱葬岗烧的一干二净,据说烧了两天才烧完,可想而知有多少死人。

由于两天的暴雨,义庄绝大部分建筑都坍塌,留下的一些也都是危房,索性拆干净,重新修建。

林响一只脚踏入义庄的大门,小凤仙从一旁突然闯出来,要对他来个热情的拥抱。

依然是轻车熟路的完美躲避,让小凤仙扑了个空。

“林响。你,你等着瞧。”

“别等着了。刚才来的路上,听说有人要买鹿鸣书院所有的空房子,你买了吗?不买可就买不到了。”

“本姑娘是谁?当然买到了。你刚才说有人把鹿鸣书院的院子要都买走,那边是不是涨价了?”

“大概会涨一些吧!”

铁定要涨,毕竟林响就是那个冤大头。

小凤仙立刻翻了个白眼,心里劈哩叭啦一阵盘算。

“我卖房子去了。给我请假。”

林响目送小凤仙离开,很是无语。

百分之十至于吗?

好像百分之十也挺多的。

最起码卖房子比理财靠谱许多。

来到自己负责的停尸房附近,看到工匠差不多已经完成了建筑的主体建设,就差刷油漆等等细节活儿了。

找到草席,坐在上面,打个哈气,然后躺下睡觉。

义庄现在这种情况,应该不会有尸体抬来。

没多久,小凤仙回来了,给林响买了一只烧鸡:

“我得谢谢你。”

“为什么?”

小凤仙拿出钱袋子在林响眼前晃了晃:

“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买鹿鸣书院的房子可以升值,我就不会买;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有人在买鹿鸣书院的房子,我也不会卖,更不会赚到这笔钱。”

林响咳嗽一声,告诉小凤仙:

“倘若还要涨呢?”

“几乎不可能。”

林响不置可否。

又是无尸可摸的一天,晚上下工回到城隍庙,正准备睡觉,听到:

断指说:

“听说葫芦山上的土匪王永来要被斩首,到时候送来义庄摸尸,不知道还能不能摸到点财物。”

“平阳府死牢里其他衙役倒是不会太扒皮犯人,好歹会给留下些死后的买路钱,可最近来了两个亡命之徒,也不怕遭报应,如果王永来在他们的牢房,怎么可能还能给义庄的摸尸人留下东西,毛都不会留。”

“那两个亡命之徒我见过,要不了五年,肯定也会死于非命。”

林响听他们说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们四个。

看的他们菊花一紧。

“林响。你是甲级摸尸人,这种尸体非你莫属,我们不会抢的。”

林响躺下说:

“多谢。”

抢?让他们摸也不愿意摸。

杀的人越多,死后尸气越重,对摸尸人的危害越大,他们怎么可能上赶着摸尸?

就算是被命令去摸,他们也只会磨洋工似的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