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247章 各施手段

第247章 各施手段

阿狸挺起胸膛:

“我哥来给你家小姐先生来了,还不赶快去禀告。”

门房愣了愣神,回过神后,火从胆边生:

“又是个烂人,看大。”

阿狸正要给他些教训,却听到有个声音说:

“住手。”

门房赶忙退到旁边:

“老爷。”

中年男人走来,说:

“不得无理。”

“是。”

中年男人先打量了林响一眼,觉得此子长相颇为憨厚,不由的生起了些好感,还有身边那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应该是他妹妹。

想自己的女儿当初也是如此快活,可偏偏遇到了那个该死的人。

恨不能立即把他扒皮抽筋。

“先生来我李府是有何事?”

“生活困顿,来找个事做。”

李老爷眨巴眨巴眼睛,心想:

此人怎么这么直接?看样子也是个读书人。

“进来详谈。”

“多谢李老爷。”

林响和阿狸跟进去,李老爷好奇的问:

“看样子两位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日,怎么会到我这儿找事做?”

阿狸是个鬼精,自然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薄的同情:

“李老爷有所不知,我们家号称林半城。”

李老爷随即了然,看来又是家道中落,不得已才外出找活的可怜人。

“不知道令兄想来我李府做什么工?”

阿狸立即说:

“做你家小姐的先生。”

李老爷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心想:

难道这二人是故意来讥讽自己的吗?

林响不紧不慢的说道:

“李府的事我也听说了,意欲让李小姐重回正轨。”

李老爷不由的重新打量林响:

“这是为何?”

“自然是为了银子。”

“你要多少?”

“一万两。”

李老爷不由的倒吸了口凉气,好,好个狮子大开口。

但如果能让自己女儿回头是岸,这笔钱是值得的。

咬着牙说:

“倘若能让我女儿忘记那个忘恩负义的,我就给你一万两银子。”

林响忍俊不禁:

“不如现在就带我去见见李小姐。”

李老爷考虑片刻后,起身带着林响去见女儿。

来到后院的小楼前,李老爷正要进去却被侍女拦了下来。

“老,老爷。”

“小姐呢?”

侍女低着头,不敢说话。

李老爷哪还不知道自己女儿哪去了,气的骂了声,赶忙召集人去抓人。

“让你们看笑话了,我让管家带两位先住下。”

林响微微行礼,目送李老爷离开。

阿狸说:

“那老道士可真会玩。”

“能托梦提醒李小姐,这种事他也能做的出来。”

“老奸巨猾。”

没一会儿,管家来了,把林响和阿狸带到仆人住的地方。

相比于那些仆人,他是教书的,不是出卖苦力的,自然有优待。

他和阿狸住在单独的房间里。

管家交代:

“等老爷回来会再安排你们二人的。”

“多谢。”

管家摆了摆手便离开了。

阿狸把门一关,躺在床上:

“原来渡劫强者之间不止是生死决,竟然还可以用这样的方式争斗。”

林响: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看来还是与同道交流的少。”

“所以这一次必须赢,否则就太丢人了。”

林响不置可否。

相比于阿狸的争强好胜,林响则发现了些不同,自己身处在无形的争斗中,心境不知不觉间在不断的被打磨。

一直以来,他由于修为提升太快,对心境的提升并不在意。

可在达到渡劫巅峰实力后,在进一步,便是真正的陆地神仙,此时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了心境对他的掣肘。

空有实力,却不能真正的肆意妄为般的发挥。

与老道士打赌之后,竟然发现心境增强了一些。

如此让他似获至宝。

阿狸晃悠着双腿,忧心忡忡的问:

“主人你要怎么做?才能证明这世上没有真爱?”

别看它是只野狐狸,但从小也耳濡目染成精的狐狸书生偷偷相爱,虽然有不少人或狐狸不能承受流言蜚语被迫分开,更多的还是圆满的。

所以它坚定不移的相信世上有真爱。

林响低语:

“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世上没有真爱,但你确定李小姐和书生真心的?而不是一时兴起?”

阿狸激动的坐起来:

“主人是觉得那李小姐只是一时被骗?”

“最开始我不知道是否被骗,但从那老道士开始给那个书生出谋划策的那一刻,就开始被骗了。”

阿狸兴奋的喊:

“不愧是主人,对因果竟然能了解如此透彻,但又怎么怎么李小姐与那书生不是真心的?”

林响咳嗽了声: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让李小姐不落入那老道士和书生的圈套,只能。”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说话,因为阿狸的眼神中满是鄙视。

“主人我得提醒你一下下。”

“什么?”

“如果你这么做了,输赢有什么区别吗?或者会让李小姐更加的伤心。”

“我只是开玩笑。”

“这样啊!”

但阿狸还是不相信。

“阿狸。”

“在。”

“有句话你要记住: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阿狸随即陷入沉默。

对他们而言,李小姐重要吗?甚至天悦城所有的人重要吗?

不重要。

……。

……。

书生看到院子里的李小姐后,惊的有口难言。

“南生。”

“秋蝉。”

两人赶紧的走了几步,面对面停下。

“我爹怎么可以下那么狠的手?”

“不,不怪你爹,我自己撞的。”

“你别隐瞒了,我都知道。”

“那就是我咎由自取。”

秋蝉握着南生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哗啦啦”的往下掉。

南生想到老道士的话,咬咬牙,下定决心说:

“进屋吧!”

秋蝉愣了愣神,还是进屋了。

老道士在树荫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像这种小儿科,他自然是手到擒来。

可当李老爷带着人急匆匆的过来后,老道士便要施展手段阻拦。

争取半个时辰,一切就讲水到渠成。

可当他要动手时,看到阴影处的男人,无奈的收手。

“老道士。”

“道友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们立下个规矩如何?”

“什么规矩?”

“不能动用我们的力量。”

老道士很痛快的同意了:

“既然道友都这么说了,我便同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