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第249章 逐渐上钩

第249章 逐渐上钩

开玩笑,阿狸分明这是在诱惑他。

幸好自己的心境提升到了水火不侵的地步,否则还被它得逞了。

阿狸变化为原形后,在林响腿上睡到了第二天。

然后一起去给李小姐上课。

到了后,林响大为吃惊。

亭子的帘子已经被掀开了。

李小姐正一脸忧郁的盯着水里的鱼儿。

“小姐他们来了。”

李小姐回头,看到林响的同时,看到了阿狸。

虽然穿着衣服朴素,但容貌艳丽,她竟然有丝嫉妒。

“她是你妹妹?”

“没错。李小姐可以叫她阿狸,等你爹给了我银子,妹妹就可以和李小姐一样,走着坐着都有人伺候。”

李小姐想到阿狸如果换上她的衣服后的样子,那她恐怕会无地自容。

阿狸装出一副遐想的样子,让李小姐气的不行。

“你妹妹来做什么?”

“当然是陪读了。”

“我不需要陪读。”

林响不置可否:

“她也可以不陪读光出那些水果点心。”

李小姐无奈,气鼓鼓的坐在那里,目不斜视的盯着。

林响坐在外面问:

“你要学什么?”

李小姐诧异的抬起头,问:

“你为何还要坐在外面?”

“李小姐不是说只有南生才有资格坐在那里吗?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我和妹妹就坐在这里讲吧!”

“你,你爱坐就坐在那里。”

李小姐让侍女把书给林响送出去后,说:

“讲第七页。”

林响翻开后,阿狸看到竟然无字,就问:

“没有字怎么讲?”

“不能讲的话就从李家离开。”

“走就走,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响把阿狸叫住:

“李小姐说的没错,不能讲留下没有丝毫意义。”

“可。”

“没事,我能讲。”

李小姐得意把自己的书拿出来:

“林先生讲吧!”

林响已经把《读书破万卷》看完了,天下书本上的知识绝大部分都了解,别说无字难不到他,就是没书,他也可以想出本书来。

随即一张一合,开始把第七页的内容给李小姐念了出来。

她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面前的书上内容。

最后看向林响的眼神中满是崇拜。

这部书可以说是孤本,别说天悦城了,天下都找不到五本。

他,他竟然看过。

林响讲完后,问:

“李小姐听懂了吗?”

李小姐迷茫的抬起头,倾佩的说:

“林先生可真是博学多才。”

“过奖了,否则不敢狮子大开口要那一万两。”

李小姐无奈道:

“林先生张口闭口都是钱,实在是与胸中的知识不相配。”

林响笑道:

“小姐就不必替我担心了;这刚才说讲可有什么不太懂的地方。”

“林先生是否重讲一次?”

“可以。”

林响不厌其烦的又给李小姐讲了一次后,她提出许多刁钻的问题,林响都轻车熟路,一一解释。

阿狸不断观察着李小姐的眼神,心想:

“这女子可真够倒霉的,偏偏被那老头子挑做了旗子。”

李小姐听着林响的话,越来越开心。

最后索性从亭子里出来,和林响面对面坐着,听着解释。

两个时辰后,侍女提醒:

“林先生时辰到了。”

林响装出一副如释重负,不耐烦的样子,倒是李小姐却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林先生。”

“何事?”

“以先生的才华为何不去考个官去做?却要来我李府做教书的先生。”

“做官可以这么轻松赚到一万两吗?”

李秋蝉准备了半肚子的话,被林响的反问顶的半句都说不出来。

最后只有一句话:

“林先生慢走。”

“李小姐不送。”

林响和阿狸离开后,李秋蝉身边的侍女低声说:

“林先生的妹妹可真漂亮,看样子也是出至大户人家的小姐。”

李秋蝉正要让侍女打听打听关于林先生和他阿狸的消息,李老爷过来了。

“爹?你怎么不在床上躺着?”

“大夫说出来多走走,有好处。”

“噢!那听大夫的没错。”

李秋蝉扶着李老爷坐下后,她还没开口,就听到李父说:

“这位林先生怎么样?”

“不怎么!”

“那我让他走?”

李秋蝉赶忙说:

“别,别!他还是有些本事的。”

李父问:

“既然如此就好好学。”

李秋蝉好奇的问:

“爹真的要给林先生一万两?”

“银子已经预备好了,就算你不喜欢林先生,这一万两我也准备给他,算是资助。”

李秋蝉虽对家事不懂,但也不傻,一万两银子绝对不是小数目。

同时,心里有个不解:

“爹!你为什么宁愿资助之前素未谋面的林先生也不愿意资助南生?”

李父冷漠的说道:

“我观林先生将来必成大器,倘若不是你现在被那个忘恩负义的拖累了名声;罢了!不说了。”

李秋蝉赶忙解释说:

“爹!我与南生很清白。”

“人言可畏。”

李秋蝉沉默了。

李父翻开林响所看的那部内容空白的书籍,哪还不知道自己女儿干的好事。

“你又胡闹了。”

李秋蝉说:

“女儿的确是胡闹了,但林先生的本事实在是太大了,什么都难不住他。”

“怎么?”

“林先生可以看着无字之书给我教课,而且还一字不差。”

“看样子林先生的确才华横溢;今天晚上我要宴请他们兄妹二人。”

李秋蝉可算是看出李父的南生和林先生的两种态度了。

但她不明白,为什么李父会这样?

难道是南生做了什么让李父不高兴的事了吗?

想不明白,只能不想。

“你要对林先生恭敬些。”

“爹!我知道了。”

李秋蝉坐到那里,脑海中满是南生,可不由自主的竟然又跑出了林先生。

“唉!”

她听到李父唉声叹气的,问:

“爹!谁让你不开心了?”

“我就你一个女儿,怎么放心得下啊!百年之后,这偌大的家产到底留给谁才不至于让你受委屈。”

李秋蝉立即表示:

“我什么都不要。”

“唉!罢了!干脆都留个林先生算了,你自谋生路算了。”

此刻,李秋蝉被李父的话雷的愣在了那里。

什,什么意思?

要把偌大个李家给了林先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