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有一座山 > 第41章 老同学

第41章 老同学

在大棚里面干活的差不多都是些上了年纪大叔大妈,年轻人几乎没有,而村支书身旁却有一位不一样的,一身不算时尚的打扮,却很是干净利落,似乎在于飞的记忆里她就一直是这个样。

石姓,是于飞村庄里面不多的外姓人家之一,也是仅有的一家姓石的,他家有个闺女让很多人惦记,长的很漂亮。

石芳,在初中的时候跟于飞是同学,而且是同班同学,不过人家在学校里面是校花级别的,到哪都有一大群追随者,俩人之间也没有太多的交集,只不过占着同村的便宜说过几句话。

前几年听说结婚了,婆家挺有钱的,光现金就拿了三十万,更别提什么三金之类的。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老公去年出车祸去世了,这还是于飞过年期间跟同村人打牌的时候听说的,她婆家人把这事怪罪到她的头上,说她克夫,把她赶回家了,一同赶走的还有她闺女,跟果果大小差不多。

今天村支书让她到大棚里干活,那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

于飞偷偷来到两人身后,果然,就听到村支书在不遗余力的帮他吹捧着

“这种大棚在咱们这儿是独一份,你知道花了多少钱吗?”

“不知道,普通的大棚常见,也就那样,不过这玻璃大棚应该不便宜吧?”石芳依然是那种软软糯糯的声音。

“那是,这是小飞专门从药都那边找的一个挺大的公司安装的,手工费材料费啥的搁一起得几百万。”村支书介绍的时候有点得意洋洋的,好像这是他自己的似的。

“那么贵啊?”石芳很惊讶的问道。

“那是,你看看这些,外面那个水塔是专门供应这来面浇水的,你看这头顶这些带喷头管子,浇水的时候只需要扭一下开关就好,你再看看你后面……呃……你啥时候来的?”

村支书正在给石芳介绍着里面的各类设施,俩人一回头就看到于飞站在后面。

于飞听到村支书说后面两个字的时候就觉得要遭,正作势当做路过呢,没想到俩人回头这么快。

这特么就尴尬了!

“于飞,这么些年不见,没想到你现在都混成大老板了。”石芳率先开口说道。

记忆中那精致却略显稚嫩的脸变得稍稍圆润,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背后简单挽了一个结,却更有一种成熟风情,咦!脖子怎么有点泛红了?

“咳咳咳!你们聊,我先到那边看看。”村支书在旁边咳嗽了两声,背着手走了。

于飞这才惊觉自己这样一直盯着人看,都忘记说话了,干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咳咳!什么老板不老板的,我现在不也是一个种地的吗?”

石芳整理了一下衣领,笑着说:“你跟我们不一样,听村支书说你还打算养牛,养鱼,你这不是老板是什么?”

“我们不一样?有啥不一样?都是种地的,咱们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于飞说到。

石芳瞬间沉默了,卧槽!于飞瞬间有种想扇自己两下冲动,什么一不一样的?得!这会让人误会了吧!自己是离婚带着孩子单亲家庭,但石芳是被赶出家门带着孩子的单亲家庭。

虽然自己没有那个意思,但这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于飞急忙解释到,这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还不如不说,这特么越描越黑,顺手就往自己嘴上抽了两下。

“你傻了?自己抽自己。”看到于飞的动作,石芳不禁笑了。

“没,嘴有点痒痒,我挠挠。”于飞顺势挠了两下。

“哈哈!不跟你闹了,我得干活去了,不然你这个老板不得扣我工钱?”石芳笑嘻嘻的说到。

“那哪能啊?你能来给我帮忙是我莫大的荣幸。”于飞努力的让自己笑的很真诚。

“这话说的,我跟多大牌似的,那我以后常来啊!”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这一刻似乎又回到学校的那个时候

……

看着那个在地里忙活的身影,于飞沉默了。

刚刚俩人说笑的时候她的眼里有股莫名的情绪,失落?疲惫?于飞看不懂。

“我看你们俩能成。”村支书有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于飞身边。

“叔!你这个习惯能不能改改?啥时候到我后边的?”于飞吓了一跳,上次那个女技工来的时候也是这样。

“你刚才不也偷听我们俩说话吗?”村支书鄙夷的说到。

“我那是刚好路过……”于飞说话的声音不觉的低了下来。

“编,你接着编,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村支书抽了口烟说到。

“你刚才是故意的?”于飞问道。

“你以为呢?”村支书又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于飞“……”

“你要觉得行,回头我跟老石头说说去。”村支书又说到。

“啥行不行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于飞心里有股莫名的烦躁,转身往外走去。

“你个熊孩子,那到底是哪样啊?”村支书在后面追问道。

“没有那样就是没有那样,我把种子放喝水桌子那边了,待会让人分一下,上面都有名字的。”于飞停顿了一下说到,接着往外走。

后面村支书在嘀咕什么他没有听清楚。

跟母亲打声招呼,于飞就出了大棚,骑上摩托车在堤坝上狂飙了一通,直到心里面那股烦躁的情绪慢慢的散去,点了一支烟坐在堤坝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

……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大棚里面的西瓜番茄啥的已经开始结果了,各类蔬菜也长的郁郁葱葱的,这归功于于飞每天晚上都往水塔里面灌空间水。

现在他已经搬进农场里面住了,跟张老头做起了伴,牛棚的建设已经接近尾声,用张老头的话说,马上就可以进牛了,不过,他建议先买二十头小牛犊,然后第二年再买二十头,以此类推,几年以后就能源源不断的有牛出栏了。

对此,于飞完全没有异议,表示完全听从他的安排。

期间于飞还去了药都几趟,考试练车啥的,有马三爷的招呼,没少让教练开小灶,考试也挺顺利的,就等着拿证了。

找了个机会把空间里面的西瓜和番茄啥的拿出来给家人尝尝,结果就是自己牵着闺女在村子里面溜达着化食,吃撑了……

这天于飞正在大棚里面看着各类蔬菜的长势,手机响了,马三爷打来的

“你给我个微信定位。”

“干啥?你要来啊?”

“别废话,赶紧的!”说完就撂了,这很三爷。

于飞跟他发了一个定位,就没管他了。

……

看着眼前的东西,于飞懵了:这是送给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