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我有一座山 > 第1316章 一对‘野鸳鸯’

第1316章 一对‘野鸳鸯’

“哎~不是我说丧气话,如果,我是说如果,咱们要是被人发现的话,那就靠着这小三轮能跑得掉?”陆少帅不放心的问道。

“你想多了,这小三轮只是用来当做交通工具的,真要是遇到你说的那种事,谁还顾得上车子啊,哪里隐秘就往哪里跑了。”

奥伟的话让陆少帅差点站了起来。

“刚才不是还说要用三轮车跑路吗?怎么这一会又变了?我们到底是用两条腿跑路还是用车子跑路啊?”

于飞没忍住,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上:“你说你能不能盼点好,这才刚出门你就一个劲的说跑路的事,咱就非得要让人逮着?”

“凡事不应该先考虑后果吗?再说了,这还是去做坏事,那更应该先考虑一下退路。”陆少帅说的是理直气壮。

“真要碰到那种情况,我背着你跑行了吧?”于飞无奈说道。

“那你说话可得算数。”陆少帅顺势说道。

于飞:“……”

好不容易让这个好青年把嘴巴给闭上,电动车也差不多快到地方了,而于飞早早的就放出了几只蜜蜂。

虽说最近天气转凉,蜜蜂的活跃度没有那么高,但作侦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越过老妖怪的黄金花农场,面前就来到了大闸,此时的河堤下是一片的灰暗,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大奎把车子停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待安静下来倾听了一番之后才对几人挥挥手,表示没啥问题。

虽然于飞早就知道这边没有什么人,但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才好,而大奎是此中的老手,听他的肯定也没错。

四人下到河边,大奎先是用手捂住手电的前端,手指岔开一条缝往河面上照射了两下后小声说道:“都是用瓶子縻的,把绳子拴好,照着瓶嘴的方向扔。”

很快于飞就把绳子整理好,并且把一头踩在脚下,抡起带有砂僵石的那端,转动了几圈后向着刚才看到的瓶子扔去。

噗通一声响的同时,大奎瞬间把手电打开,依旧是一道缝隙的光照耀在水面上,下一刻又关闭了手电。

“这一下应该能捞住,试试绳子沉不沉。”大奎小声说道。

于飞很想回应他一句废话,我自己扔的我自己能不知道嘛,再说了,这一个瓶子距离岸边也就是七八米的样子。

这要是再捞不住那就不用玩了。

“有了。”

于飞忽然出声说道,并且顺势蹲了下来,大奎和奥伟也跟着蹲了下来,只剩下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陆少帅杵在那跟个电线杆子似的。

奥伟见状拽了一下他的裤腿,后者这才有学有样的蹲了下来。

见几人都不吭声,陆少帅忍不住问道:“不是,你们这是演戏呢,用手捂着手电筒往河里照一下,然后就往河里扔石头。”

“这会又都蹲下,干啥呢?演话剧也不带你们这么认真的。”

“说话小点声。”奥伟小声提醒道:“那等会就知道了。”

就这么会的功夫,于飞已经感受到越来越沉的力道了,估计是丝绺子开始蹭地了,果然,就在下一刻,一片不同于尼龙绳的物件被拉上了岸。

大奎立马拉住,并且顺手还把砂僵石给摘了下来,而于飞则退到一边开始整理已经凌乱的绳子,以备待会再次使用。

这个丝绺子上岸的时候陆少帅的嘴巴已经张大了,他似乎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事,这就给捞上来了?

“不是,这是什么情况啊?这么感觉就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陆少帅在看到奥伟正在整理塑料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能不能在跟我说一下流程,要不我觉得很没有参与感。”

“有鱼!”

于飞还没来得及跟陆少帅稍作解释的时候,大奎的声音响起,奥伟立马就凑到跟前。

一条巴掌大的鲫鱼此时老老实实的被粘在了丝绺子上,身上挂满了丝线。

“应该不止这一个,我感觉还有在动的。”大奎边摘鱼边说道。

很快,一条鲫鱼就落在了早就撑开的塑料袋里,而大奎则继续拉着剩下的丝绺子。

于飞这才来得及跟陆少帅解释道:“你今天不是看丝绺子是啥样了吗?下到河里那就是一条带状的网,但两头需要固定或者说需要给自己留个浮标。”

“所以要想知道丝绺子被下到哪了,只需要看河面上的瓶子或者泡沫就行了,这两样是丝绺子最常用的浮标。”

陆少帅稍一思索就明白了:“你是说,在水面上是看不到丝绺子的,它们在水下,只有两头的浮标能看到。”

“可是你万一要是扔到浮标之外那不是白扔了吗?我看你一下就扔中了,这里面是不是有窍门啊?”

于飞想了一下说道:“看瓶嘴的方向,照着瓶嘴的方向扔,一般都不会出错。”

陆少帅不仅仅是个好问的同学,也是一个勤学的选手,所以在思索了一会后就明白了过来,两眼放光的说道:“我好像找到窍门了。”

于飞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捞丝绺子大军里又加入了一个生力选手。

这时候第一条丝绺子已经快收完了,而奥伟袋子里的鲫鱼也多了五条,都是巴掌大的。

“这是插仨的丝绺子,要是再小一些可能鱼就更多一些。”大奎终于把这条丝绺子都收完了,放到河边后说道。

这是老规矩,只要是来求鱼的,那一般都不会把丝绺子也给收走,这是留给主家的。

于飞看了一眼跟前的闸门说道:“那不一定,这里离闸门口太近了,往下走会有更多的丝绺子,其他的鱼估计都被挡道了。”

大奎听了一下,用手电筒往河面上扫了一下,这次倒是没有再遮挡住灯光,不过很快就关上了。

“好家伙!”

不过就这一下的扫视,目光所及之内,已经看到有十多个瓶子,更远处还有很多个小黑点,应该也是空瓶子之类的。

奥伟喃喃道:“你这个表舅老爷下手还真挺狠的,都把河面给拦完了,明天上午是别想钓好鱼了,得等到下午才有希望。”

大奎嘿嘿一笑道:“希望这不是来了嘛。”

奥伟咧嘴一笑:“也是昂,就这大板鲫,希望可算是没白来。”

“别瞎咧咧了,赶紧的,下一个。”于飞提醒道。

众人立马干劲十足的赶往下一个浮标点,依旧是于飞扔,大奎收,奥伟装鱼,陆少帅看热闹。

第二网是个插二的丝绺子,上面捉到的鱼要比刚才那个小一些,但个体却更多,一个丝绺子上足有二十来条鲫鱼。

“这两网就有十多斤鱼了,咱们带的袋子还是太小了。”奥伟嘚嘚瑟瑟的说道。

正在准备扔砂僵石的于飞闻言道:“到时候真要是装不完那就把你的裤子给脱下来,两裤腿一扎,比啥袋子都好用。”

“你信不信你五婶子能揍死你?”奥伟说道。

“走你~”于飞把砂僵石扔出去后说道:“她在揍死我之前肯定会先把你给揍死的……躲起来~”

把手头上的绳子往岸边一丢,于飞嗖的一下就窜进了河堤边的芦苇丛里。

大奎第一个反应过来,紧跟在他身后,奥伟和陆少帅两人也反应了过来,慌忙躲了进来。

“咋了咋了?”

陆少帅稍显紧张的问道。

于飞透过芦苇的缝隙往外看着说道:“我刚才看到一束光过来了,不知道是干啥的,先躲起来再说。”

大奎侧耳倾听了一番后说道:“应该是一辆车。”

于飞早就知道来的是辆车了,并且在蜜蜂的视角下,他甚至都能看到那是一辆面包车,此时正慢慢悠悠的往大闸这边开来。

“不会被逮到吧?那就丢人了。”陆少帅说道:“小飞,这可是你的地盘,有啥事你可得兜着。”

咦~

于飞这会忽然发现陆少帅原本跳动有些剧烈的心脏竟然平缓了下来,并且脸上的神情也恢复了平静。

“你不害怕了?”他好奇的问了一句。

陆少帅一摊手道:“我原本就不觉得害怕,刚才只是觉得有些刺激,而且现在我又想通了,在这里你应该比我更怕被人逮到。”

奥伟一呲牙道:“嗯,已经出师了,下次你都可以自己来捞丝绺子了。”

“那我得先练练技术。”陆少帅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别说话了~”大奎忽然出声道,他一直都在注意着那辆车的动静。

而此时那辆面包车就停在了大闸上,并且还熄了火灭了灯,不过并没有人下来。

“同行?”奥伟小声说道。

大奎眼睛都不动的盯着面包车说道:“不像,要也是来捞丝绺子的话这会最起码得用手电照一下了。”

“先都别动,看看对方到底要干啥。”

而于飞早这会正指挥着一只蜜蜂来到了面包车的挡风玻璃上,这一看下来顿时让他觉得心头奔过一万头羊驼。

尼玛,车里一男一女此时正抱在一起互啃呢,并且越啃两人身上的衣服越少,很快就变成了白花花的一片。

“尼玛,一对野鸳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