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大唐第一败家子 > 第49章 薛仁贵立威

第49章 薛仁贵立威

什么?

一听到这个惩罚,那些跟着薛仁贵的五百护卫军顿时就急眼了。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跟着一个不知从哪走关系进来的关系户,以后比试的时候,还不每次都要输?

那岂不是每天都要给人家洗袜子吗?

因此,五百护卫军顿时就吵吵起来了,嚷着要重新分组。

“都给我闭嘴!”

一声雷霆般的咆哮声响起,顿时将所有士兵的吵嚷声都压了下去,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士兵抬头看时,发现喊话的人赫然是他们的新典军薛仁贵。

这些士兵虽然闭上了嘴巴,但是脸上很明显的露出不服气的神色。

薛仁贵大声说道:“我知道你们心里不服气,我知道你们认为,我是靠关系才当上的这个典军!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所有不服气我的人,都可以出来挑战我,只要能够战胜我,就可以取代我当典军!”

听到薛仁贵的话,现场再次一片哗然。

还有的士兵喊道:“谁知道你说话算不算数啊?要是你说话不算数怎么办?”

听到质疑声,薛仁贵不由向李愔看去。

李愔马上大声说道:“本殿下可以给你们担保,无论你们之中,有谁能够打败薛仁贵,都可以取代他当典军!”

嗷呜!

李愔的一句话,直接把现场的气氛给引爆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五百护卫军,谁不想当典军啊?

因此,听到李愔的话之后,呼啦一下子冲出来上百人。

这些人也没料到,会冲出来这么多人,总不能一拥而上吧?

因此相互对视了几眼,都默契地停了下来。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禁卫军越众而出,大声说道:“让俺先来吧!”

说完,借着助跑,凶猛地向薛仁贵冲去。

而薛仁贵一心在军前立威,在这个禁卫军冲过来之后,一个侧身让开他的冲势,然后飞起一脚,竟然直接将他踹出一丈多远。

这个禁卫军跌倒之后,半晌才艰难地爬起来,也没脸再回来,灰溜溜地返回了队伍之中。

薛仁贵大声喊道:“还有谁?”

“我来!”

下一个人,看起来身体也极为强壮,只可惜,在薛仁贵面前,也没撑过三招,便被放倒在地上。

“下一个!”

……

“下一个!”

……

一连十几个人,没有一个人能在薛仁贵手中撑过三招。

这时候,这五百护卫军终于明白,看样子他们的新典军,并不是靠关系才进来的,而是人家真的有本事。

军中只崇拜强者,只有你足够强,才能让士兵对你心服口服,令行禁止。

其实现在何止是薛仁贵账下的五百护卫军被他折服?

高璠帐下的五百护卫军,同样是敬佩不已。

甚至就连高蟠,都在暗中掂量了一番,最终发现,就算自己出手,恐怕也很难在薛仁贵手中讨的了好。

因为薛仁贵表现出了足够强悍的武艺,因此,现场敢于出手的护卫军越来越少。

当再一个挑战者被击倒之后,薛仁贵大声喊道:“还有谁?”

这一声喊话之后,现场一片寂静,竟然无人再敢应战。

薛仁贵再次大声喊道:“没有了吗?既然你们放弃了挑战,就意味着……”

就在薛仁贵还没说完的时候,忽然有一个禁卫军再次走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薛仁贵眼睛里顿时一寒,眸子中有杀气闪现。

这家伙,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他讲话讲到一半的时候出来,这是故意要和他作对吗?

哼!既然你胆敢如此,那就别怪本典军下重手了!

“很好,你还敢出来,有种!来吧!”

“慢着!我承认拳脚功夫不如你,但是我要和你比的是箭法!行军打仗,不仅要拳脚功夫,更要箭法出众!薛典军,你敢和我比箭法吗?”

什么?

站在旁边的李愔,听到居然有人要和薛仁贵比箭法,差点笑出声来。

薛仁贵最厉害之处,可不是他的武艺,而是他的箭法啊。

将军三箭定天山,战士长歌入汉关!

这可不是说说而已。

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人自取其辱。

而薛仁贵,听到有人要和他比箭法,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淡淡地说道:“好,既然你想比箭法,那就比箭法!”

“来人,去取两个靶子来!”

吩咐下去之后,很快就有士兵取来两个靶子,现场固定好两个靶子。

并且没用薛仁贵吩咐,就有士兵取来两把长弓和两壶弓箭。

出来挑战薛仁贵箭法的士兵,名字叫车文广,此人弓马娴熟,所以才会挑战薛仁贵箭法。

车文广拿过长弓来,稍微试了一下手感,就点头示意,表示可用。

而薛仁贵在拉了一下弓弦之后,不由摇头说道:“这把弓太软了,不合用,还有更硬一点的吗?”

薛仁贵的话,不由把现场的那些禁卫军给吓了一跳。

这可是军中一石的硬弓啊,他们拉这个都觉得吃力,没想到他们的典军竟然还嫌软。

看起来,典军臂力真的很大啊。

“有,请典军稍等。”

不多会,就有禁卫军取来一把三石的强弓。

接过长弓之后,薛仁贵发现,这把弓比刚才的那一把沉了不少,制作弓的材料也不同。

薛仁贵用力一拽,轻易就将弓拉到八成,不由摇了摇头。

“还是太软,还有更硬的弓吗?”

嘶!

三石的强弓竟然还嫌软,这,这还是人吗?

“将军,我们军中还有一把五石的强弓,但是从制作出来之后,还没有人能拉的开,一直在库里放着。如果将军要用的话,属下马上去给将军取来。”

听到还有更硬的弓,薛仁贵大喜过望,马上说道:“好极了,那你快去取来。”

不多时,这把五石的硬弓便被取了过来。

接过这把五石硬弓的时候,薛仁贵便觉得沉甸甸的压手。

这把弓的弓背,泛着黝黑的光泽,薛仁贵竟然没看出来采用的是什么资料。

薛仁贵单手持弓,另外一只手握住箭弦,忽然间产生一种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微妙感觉。

薛仁贵猛然用力,一下子将弓拉开到八成,现场顿时爆发出一片倒吸凉气的嘶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