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220章 给爷中!

第220章 给爷中!

“莫姐姐,咱们这是去哪啊?”

坐在车上,张繁弱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被拐卖的小孩。

“今天我有时间,明天可以晚点上班。”

莫忘归声音越说越兴奋:“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可以不回家哦,就在外面玩,明天早上我再送你去上学。”

“秦姨怎么办?”

张繁弱问出了最核心的那个问题:“我们两个出去玩了,你让秦姨一个人在家里吗?她现在估计连菜都买好了。”

“放心吧。”

莫忘归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她既然敢做这件事,就肯定想好了万全之策。

“呐。”

张繁弱正想着她有何高策的时候,莫忘归将自己的手机塞到他手里。

“?”

“你给妈妈打个电话,就说我们晚上不回去了,你让她做自己的饭就好了。”

“?”

张繁弱用一副你脑子没坏掉吧的眼神看着莫忘归,想玩的人是她,不想挨骂想让别人背锅的人也是她。

他看起来很傻吗?

“你打吧……”

莫忘归可怜兮兮的晃着他的身子:“妈妈最不喜欢我了,要是让我打她一定不会同意,肯定还要在电话里骂我一顿。”

“……”

亲生的对着他一个领养的说这种话,听在张繁弱耳朵里还挺辛酸的,他拿着手机犹豫了会,扭头向她问道:“可是我们晚上出去也没什么好玩的啊,你想带我去哪玩?”

莫忘归眨了眨眼睛,反问他:“你平常和阿狸一块出去都是去哪玩?”

“就随便逛逛街啊。”

“哦……”

莫忘归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若有所思的道:“如果你和她随便逛街都不觉得无聊的话,我带你去其他地方玩那应该也行。”

“……”

“你觉得呢?”

“我觉得行。”

张繁弱他还能说什么,只能强颜欢笑,眼看车子已经开远了,他只能拿起手机给秦晚台打了个电话过去。

没多久,电话接通。

“喂?”

那边的秦晚台正从超市里出来往家赶,接到电话笑容满面的道:“放学了吗?莫忘归接到你了吧,中科大那边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等阿姨回去奖励你啊。”

听到奖励两个字,

张繁弱顿时觉得在外面待一夜也好,便想着措辞,决定为自己接下来的作死先铺垫一波:“打过电话了?他们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啊?”

“也没说什么。”

秦晚台一副知心好阿姨的口吻:“他们跟我使劲夸了你一顿,然后还想和我签订一份保证你上中科大的协议,我又不傻,直接就给他们敷衍过去了,到后面校长都给我打电话,我还是没松口。”

她这边邀功,

那边的张繁弱却陷入了深深地愧疚,不管秦晚台身上有多少缺点,但对他是真的没话说,然而现在他‘迫不得已’,只能和她亲闺女联手‘背刺’她了。

“秦姨,你对我真好。”

张繁弱干咳一声,硬着头皮先给她发了一张好人卡。

“知道就行。”

秦晚台自矜的说完以后,语气又变得奇怪:“你们还没回家吗?我都快到门口了怎么没见着莫忘归的车?”

“……莫姐姐今天接我没开车。”

张繁弱紧张的小手都握成一团,鼓起勇气道:“秦姨,我们两个今天可能不回家了。”

电话里安静了两秒。

“不回家了?”

秦晚台的脚步声消失,站定后声音都高了两度:“不回家你们两个打算去哪?莫忘归呢?这指定是她整的幺蛾子,她人呢?你把电话给她。”

“……”

旁边的莫忘归身子被吓得缩了缩,看着他不断摆着双手,一副哒咩哒咩的样子。

张繁弱喉结动了动。

明白了,终究还是需要他独自抗下所有。

“莫姐姐……她去买东西了。”

张繁弱挣扎片刻,撒娇道:“秦姨,你也别生气,你自己想我和莫姐姐是不是很久都没有出来过了?我明天早上还是会去上课的,你别担心。”

“我明白了……”

手机里秦晚台的声音忽而变得低沉:“无论阿姨做了什么,都比不上莫忘归陪着你一起胡闹。”

说完,电话挂断了。

张繁弱的身上也背上了一个十几米的大黑锅,什么叫莫忘归陪着他胡闹,明明是他陪着莫忘归行嘛!

张繁弱纠结的握着手机,

总感觉这样收场还不及秦晚台骂他一顿呢,都说心死的女人最可怕,那特么是一句可怕能简单形容的吗?

某女江玉燕作为典范,

可是活生生把一部剧杀的只剩下片名。

这时候旁边的莫忘归还不知好歹,凑过来嬉皮笑脸的道:“我都说了你打最有用,没骗你吧?手机先给我,我去订个房间。”

张繁弱撇了她一眼,

脸上是法外狂徒张三的同款表情,这女人不会读空气的吗?还搁这嘻嘻哈哈呢,你特么出大事了知道吗?

“怎么啦……”

“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张繁弱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惆怅的道:“我感觉秦姨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哎呀,她哪次不是真生气。”

莫忘归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接过手机还不忘跟他讲着歪理:“你自己想,她现在气已经生了,我们就算回去她还是要生气,左右都是生气,咱们还不如狠狠地疯玩一次。”

“……”

这虽然是歪理,但听着还是好有道理的样子……

有个屁。

张繁弱叹了口气,尝试和她讲道理:“莫姐姐你自己想想,要是你以后的孩子这样做,等你生气了,她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回去弥补,哄你,而是狠狠地疯玩一夜,你伤不伤心?”

莫忘归动容了。

要是她以后的孩子这么做,她可能就不是伤心了,估计枯坐沙发一夜,第二天早上看着房梁,心想那才是自己此生的归宿。

看着她的表情,张繁弱刚有些欣慰。

“决定了。”

莫忘归下定决心,低头继续看起了手机:“以后不结婚,不生小孩了。”

“……”

张繁弱拳头硬了又软,差点没忍住搁她脑袋上来两拳。

不过此时木已成舟,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酒店房间里。

进门后直接打开空调、灯光的莫忘归欢呼一声扑在了大床上,身体肉眼可见的扁平下去,似乎已经滩成了一摊。

客厅的张繁弱看到这一幕,

摇了摇头,犹如看见自家不成器孩子的老父亲,满脸无奈的走向隔壁。

“别去啊别去!”

莫忘归喊住他,仰起身子用手以每秒三四下的频率拍打着身边空位:“一起睡嘛,这床又不是睡不开。”

张繁弱满脸为难的指着隔壁:“……可是旁边不是有一间空房间吗?”

“哎呀,隔壁的就让它空着嘛!”

莫忘归走过来把他往自己的房间里推,又尝试给他灌输自己的洗脑包:“出来玩,玩的开心最重要,你管它浪不浪费的,只要开心哪怕包一层楼下来空着那也不是浪费。”

“……”

张繁弱坐在柔软的床沿,望着满嘴歪理的莫忘归和空有装潢毫无气氛的酒店房间叹了口气。

不要问当事人的心里感受,

问就是后悔,他当时脚步为什么那么不坚定呢?回家多好啊,家里啥都有,坐沙发上看电视还有人给他做饭。

到了外面……

除了一个孩子精莫忘归,啥都莫得,明天回家以后还要面对一个心碎失望的老女人,虽说用点功夫能够哄好……

但这玩意也是有阈值的,你每哄好一次,对方心里的阈值就越高,直到最后心里堆满了失望,面无表情的看着你表演,那就真跟莫忘归一样了。

“哎呀,别闷着一张脸嘛。”

莫忘归将他拉起来:“走,咱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再开始真正的夜生活!嗨起来嗨起来!”

老子想一锤头夯在你的脑门上。

这句话张繁弱忍着没说,之后莫忘归带着他找到一家餐厅,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酒店一样,装潢奢华考究,饭菜也十分精美,但就是有种虚有其表食之无味的感觉。

张繁弱对秦晚台的想念更深了。

这婆娘做饭从不考虑什么卖相,但做出来的饭就是两个字,好吃,还懂他口味,不像这里的服务员,点餐时候一门心思的给他俩推荐什么高价海鲜。

推的张繁弱更想夯人了。

一顿饭潦草吃完,二人出了餐厅,外面华灯初上,各色霓虹和车流的灯光闪烁交织,汇成一副大都市的浮世绘,沉迷其中的人觉得它是最好的风景,在清醒的人眼中却像是各色颜料泼倒在一起,迷幻而又扭曲。

“等会去哪里?”

张繁弱忍住一个哈欠,抬头望向身边的莫忘归。

莫忘归隔着衣服摸了摸平坦的肚皮。

她对吃倒没有多少感悟,只是觉得刚才的饭菜一般般,也没张繁弱那种人间清醒的感觉,家里两个人对她的定义一直很准,她就像个成熟期和叛逆期倒着来的孩子。

“要不要去打电动。”

莫忘归指着不远处的招牌蠢蠢欲动的道:“里面有很多夹娃娃机,我以前来过两次,不吹嘘的说,我是个高手。”

“……行吧。”

张繁弱倒觉得无所谓。

他现在正处于一种除了回家对别的事都意兴阑珊的状态,现在家是回不去了,他可不想太早回酒店躺床上摆烂,在外面硬磨也要磨晚点。

二人没多久便来到电玩城内部。

莫忘归一次性买了两百块钱的币,然后‘扛着’满满一兜子币带着张繁弱走进去,这个时间点电玩城里人还是很多,有刚下班的社会青年也有学生装束的小孩,里面的设备也从拳皇街机到大型的感应游玩机。

二人都是不常来的,

所以晃了许久,脸上都带着点茫然,莫忘归每走过一种类型的游戏机便问他玩不玩,问的多了,快被问崩溃的张繁弱只能找到一台他算是比较熟悉的机子,莫忘归迅速给他投币,挨着他坐下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

“这是套牛吗?”

看了会她忍不住问道。

张繁弱漫不经心的点了头,这游戏他们以前叫西部牛仔,玩法也很简单,六头牛从面前依次跑过,套中六头便能中大奖,大奖是一个比张繁弱还要大的猪猪公仔。

“这真的能套中吗?”

已经套中四头,每套中一头牛的行进速度就会加快,到了后面更是让人眼花缭乱,手中的绳套扔出去更是需要预判,以至于没几个人能挺进到最后的第六关。

张某不才,正是其中一个。

啪——

绳索扔出,一头绿牛眼看着就要被套中,忽然脖子一歪绳索扔空,张繁弱有点无奈,这便是这个游戏的无赖。

你扔的准只是其一,其二还要看机子肯不肯出,不肯出的话你绳子哪怕扔的再准,牛牛也能给你来个偏头杀。

不过张繁弱毕竟基础素质在这。

所以哪怕机子‘耍无赖’,他也能稳稳套中五头牛,唯有最后两头牛才能依靠系统制裁他,但没等张繁弱喂饱机子出奖,旁边的莫忘归就一副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样子了。

“这个好像挺简单的。”

“……”

正准备套牛的张繁弱手顿住,然后让开身子一副你行你上的样子,莫忘归还真就坐过来,盯着最后两头狂奔的牛盯了半天,终于啪的一声锤在按键上。

“给爷中!!”

莫三岁咆哮一声,气势十足,绳套随着她的怒吼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成功连牛的身子都没碰到便落到了地上。

“……”

莫忘归一时间有些失语,张繁弱恰到好处的嘴角一勾露出一丝微笑,莫忘归轻咬嘴唇,又往里塞了两枚币:“失误了失误了,这次你再看,准成。”

张繁弱抱着手一副听你的样子。

然后目不转睛的看了会,莫忘归套中第一头牛娃娃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得意,便被第二头小奶牛无情戏耍了。

“可恶……”

竟敢让她在弟弟面前丢人,她莫宝宝今天一定要让这六头牛好好做牛!

啪——

没中。

再来。

啪——

又没中。

再来!!

张繁弱在旁边看的直摇头,最后眼见着莫忘归玩上头了,他只能无聊的将目光放向旁边的机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