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222章 不吃不喝不睡

第222章 不吃不喝不睡

“不喝。”

秦晚台态度很坚决,甚至站起身就要回楼上。

张繁弱赶忙拽住她:“先别走,我让莫姐姐给你点了饭,你吃点再上去吧。”

“不吃!”

秦晚台一副要绝食的样子,但被他拉住的手却没有挣扎。

张繁弱有点懂了。

“吃点再睡吧。”

他继续好言好语的劝道:“光喝酒不吃东西,晚上睡觉肚子会疼的。”

“不睡!”

“……”

张繁弱无语了,但手却一直没有松,二人僵持片刻,秦晚台终于坐回椅子上,拿起个新杯子往里添了点酒。

张繁弱犹豫了会,没有劝她别再喝酒。

但小孩总是记仇的,他不着痕迹的撇了眼酒柜,决定等秦晚台不在家的时候把酒全换成营养快线。

他转而给秦晚台捏腿。

丰腴的大腿根儿肉软软的,不难捏,稍一使劲手指就会深陷进去,换成别人也许会一时兴起,但张繁弱却只觉得心里苦。

日子过得苦啊。

每次都是莫忘归闯祸,他擦屁股,擦着擦着还受秦晚台埋怨,觉得自己不和她一条心了。

“你就是没良心!”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已经逐渐上头的秦晚台又开始数落他:“莫忘归说什么你都只知道个好,到了我这就拿我当傻子,天天光想着骗我,张繁弱你就是自己作的!”

被点到的小孩嘴角抽了抽。

虽然挺扎心的,但秦晚台说的也不无道理,张繁弱开始反思自己对待莫忘归的方式是不是真出了问题,她像小孩但又不是真的小,自己是不是太溺爱她了?

“你没发现她现在越来越胡闹了吗?”

秦晚台还在他的心里又添了把火:“你自己想想,她以前是这样的吗?最近是不是越来越严重了?因为什么?你能不能检讨一下?”

张繁弱感觉自己就像个罪人。

但事情真相到底是不是这样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顺着秦晚台,让她把心里的那一窝火给宣泄掉。

“好,我检讨。”

张繁弱手上动作不停,语气乖巧的道:“秦姨你别生气了,以后我不会再陪着莫姐姐胡闹了。”

秦晚台心里的气儿消了点。

在她心里张繁弱还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生气只是因为他受到了莫忘归的蛊惑,如今有迷途知返的迹象,她对张繁弱的怨念也迅速减小。

“得给她个教训。”

秦晚台说着咬牙切齿的道:“等会我上去打她一顿,我也不让你当恶人,你在底下装不知道就行了。”

“…算了吧秦姨。”

眼见秦晚台的眼神锐利起来,张繁弱只能硬起头皮充当烂好人:“这次回家还是莫姐姐主动提出来的,她也是有悔过迹象的,今天就免了这顿打吧。”

“她会出动提出来回家?”

秦晚台对他所说的表示怀疑。

张繁弱寻思这娘俩真快成仇人了,互相都开始把对方往坏的地方想了,不过还好他的口碑硬,再三保证下秦晚台才勉强相信。

“肯定是想回来看我笑话的。”

“……”

张繁弱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放弃治疗。

终于,饭店的外送人员敲响了院门,等到饭菜拿进来以后,秦晚台皱着眉头看了半晌,道:“饱了,吃不下了。”

“喝酒哪有喝饱的?”

张繁弱心知这都是两趟厕所的事儿,秦晚台也老大不小了,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哪行?为了家庭的和谐,他殷勤的打开饭盒递过去筷子,倒退回几百年前那进了宫也绝对是太后皇后的贴心人。

秦太后此刻就很满意。

她拿起筷子夹了片清炒莴苣,递到张繁弱嘴边:“今天你还怪懂事的,陪阿姨吃点吧。”

张繁弱一句嗻差点就应声出口。

待他吃完催促后,秦晚台自己也夹了片酸菜鱼进嘴里,停顿片刻后腮帮子咀嚼的频率都快了不少,让张繁弱心头为之一暖。

秦晚台喜欢吃的菜里就有一道酸菜鱼。

不过自从知道张繁弱不喜欢吃鱼甚至堪称厌恶以后,家里的饭桌上就再也没见过这道菜了。

这类的小细节太多了。

张繁弱越想越感动,越感动越反思,张繁弱啊张繁弱,难道你真的没有心吗?秦姨对你这么好,你还经常让她伤心……

莫忘归?

一个不懂事的臭妹妹罢了。

张繁弱在这一刻改头换面,纵使秦晚台这时候说吃完了想上去打莫忘归一顿,他估计都不会怎么反对了。

秦晚台这时候也十分舒心。

繁弱这小孩好像真的逆子回头了,自从回来以后就贴心的不像话,以前他嘴里好听的话虽然多,但也仅限于好听了,不像现在,都已经开始付诸于行动了。

她这边刚放下筷子,那边一杯水就已经递过来了,完事以后她习惯性的想收拾桌子,张繁弱拦住她说让莫忘归明天将功补过。

这种跟她一条心的感觉可太让姨开心了。

更让人开心的事儿还在后面,上楼的时候,张繁弱在前面用手牵着她,好像生怕她喝多了摔着。

回到房间,她准备换衣服洗澡,张繁弱又拦住她,告诉她秋冬喝多了再洗澡不好,她说一身酒气睡不舒服,张繁弱去卫生间将一条毛巾用热水打湿后拧干拿回来,再回去没多久又捧了盆热水回来。

这一刻开心转化为了浓浓的感动。

秦晚台都有些不会说话了,这种仅存在公益广告上的事情莫忘归都没给她做过,让老女人眼眶发热十分想哭。

“你这改的太快了,我有些不适应。”

秦晚台将水盆接过来放到地上,用俏皮话掩饰着感动:“咱们还是慢慢来吧,阿姨现在已经好了。”

张繁弱差点想来一句不能慢慢来,毕竟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子欲养而亲不待,但一想到秦晚台的年纪身体估计离这还远,为了避免反目成仇他还是明智的将话给咽了回去。

“秦姨,泡会脚就赶紧睡吧。”

张繁弱依旧扮演着贴心小孩,将被子抻开:“明天早上起来记得喝点牛奶,到时候我会提醒你的。”

秦晚台点了点头,

这时候张繁弱哪怕说想要天上的月亮她也会伸手试着捞一捞。

众所周知,

皖省这个地方只有冬夏,春秋只在战国,这会已经是九月底,天气骤寒,睡前把脚浸在热水中一会,能让人浑身酥软。

秦晚台就酥了。

她泡了会干脆倒在床上,扭头看向张繁弱,酒劲儿上头,眼神下意识的就缠上了缕媚丝:“晚上不走吧?”

“啊?”

正想着什么时候偷溜去莫忘归房间里的张繁弱猛地惊醒过来,抬头道:“走?什么走?”

“不走就好。”

秦晚台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神态像猫:“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等会你也要乖一点啊。”

怎么个乖法。

张繁弱人轻言微,也不敢说,也不敢问,等秦晚台泡好了脚,擦干净直接翻身上来,钻进杯子里一把搂住他,喃喃道:“水…明天再倒吧,陪姨睡觉。”

她嘴巴里酒气很重。

但并不难闻,就是在温热的被子里让人心中有些躁动。

张繁弱感觉自己高估了秦晚台的酒量。

不知道是不是上头了,秦晚台好像已经失去了理智,开始变得像小孩子一样,时不时的还会做出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动作。

例如。

原本将头埋在他怀里,过了会忽然张嘴轻轻咬住张繁弱的肉慢慢摩挲,隔着睡衣布料依旧能感受到她嘴里呼出来的滚烫气息。

张繁弱有点受不鸟了。

他伸手盖住秦晚台的头,跟哄小孩一样的道:“秦姨,好好睡觉。”

“不…要…”

“那你不要胡闹了好不好?”

“不行…”

秦晚台嘴巴里含糊不清的道:“忘归胡闹,你哄着她,姨胡闹,你不哄着我…”

这特么还带翻旧账的?他之前的洗脚水白端了?

算了,咬就咬吧。

张繁弱闭上眼睛,面容安详,静静体会着胸口的折磨。

过了会,他猛地睁开眼睛。

“秦姨,你干什么?”

“热…”

被窝里的秦晚台声音含糊的同时还惜字如金:“舒服了。”

张繁弱浑身僵直。

他都不敢去看被子上的东西是什么,但怀里的触感也能清晰的提醒他,张繁弱深深地吸了口气,在心里默念着静心咒。

别问他怎么知道静心咒。

内容全是瞎编的,只是一种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方式而已,还好他年纪小,顶得住,纵使内心躁动身体也不允许他有什么大逆不道的想法。

除非他变成光。

但迪迦变成光是为了保护人类,不是为了变为逆子,张繁弱身为拥有神光棒的二代目势必也要继承前者的精神。

就这么一通胡思乱想。

渐渐的,怀里的动静小了点,喝多了的人虽然爱胡闹,但说睡那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感受到这一点的张繁弱松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闭着眼睛溜了出去。

另一边,莫忘归的卧室。

冰冷的被窝里,有人辗转难眠,突然,黑暗的卧室里亮起一道微光,片刻后熄灭下去,房间里空余一声叹息。

这都十一点半了。

看来繁弱又被坏女人给挟持住了,果然不该回家的,要是不回来,这会的自己应该正在酒店的大床上搂着张繁弱安然入睡了吧?

想到那又小又温软的身躯,

还有那清新而又自然的味道,莫忘归烦躁的翻了个身子,暗地里银牙咬碎,恨不得杀过去夺回张繁弱,然后在坏女人绝望而又痛恨的眼神中携崽回归。

“唉。。”

莫忘归yy了一会忍不住叹了口气。

过去是不可能过去的,也就只敢在心里嗨一下,出出恶心,以免晚上睡不着觉,其实一个人挺好的,除了被窝冷一点,心里孤独一点,想哭一点以外没什么坏处。

想到这,

莫忘归搂紧了繁弱赢来的蓝胖子,闭上眼睛,幻想这是一个不会动,不会说话也没有温度的张繁弱……

咦,那不就是尸体吗?

呸呸呸!

砰砰砰——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正在内心谴责自己的莫忘归吓了一跳,某一瞬间有种鬼上门的感觉,毕竟这敲门声来的太巧合了。

“谁啊?”

“开门啊,我是你们的……繁弱。”

过了会,房门打开,莫忘归探出一个脑袋,盯着门口的张繁弱看了眼,然后小心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

嘶——

烫的,是人!

松了口气的莫忘归让开身子,待到张繁弱进来以后才迫不及待的上前搂住他,问道:“你来的好晚,她刚睡下?”

“……”

这句话让张繁弱有点想要吐槽,但又不知道该从何吐起。

“嗯嗯。”

他含糊应付一句,等进了被窝里面,那冰凉的温度才让张繁弱的身心降温,不禁长长的吐出口气。

“你身子好烫啊。”

莫忘归刚一脚把蓝胖子踹开,便摸着张繁弱的额头担忧道:“是不是发烧了?回来之前明明好好的啊,是不是她折磨你了?”

张繁弱下意识的点头。

“她怎么这样!”

莫忘归下意识撑起身:“她怎么折磨你的?是不是逼你洗冷水澡?打你了吗?你把裤子脱了让我康康。”

“……”

折磨是折磨了,但不是这么折磨的。

“哎呀,你别乱想。”

张繁弱安抚着她:“我刚才在想别的事儿,秦姨这么疼我怎么可能虐待我呢?”

“也对。”

莫忘归又躺了回去。

然后忧愁的叹了口气:“这个家里,她最讨厌我了,如果有可能她肯定会把我们两个对换,然后再把我扔出去。”

这个设想很胆大,

张繁弱都不禁思考起来有几分可能。

但下一秒他就晃了晃脑袋,对莫忘归埋怨道:“怎么可能,莫姐姐你不要再胡乱思想了,秦姨她也很爱你的,不然……”

卡壳了几秒。

“不然什么?”

莫忘归紧盯着他:“你后面还有话想说吧,一定有吧?”

“咳,别瞎想。”

张繁弱不着痕迹的转移起了话题:“你有空去想秦姨到底爱不爱你这个问题,还不如想想国庆到底去哪玩。”

“国庆……”

莫忘归的注意力顺利转移,沉吟数秒忽然郑重的看向他:“繁弱,你有没有足够的勇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