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224章 早看出他不是个好小孩

第224章 早看出他不是个好小孩

这小孩哭的可惨了。

坐在床上,一手抓着被子一手抹着眼泪,因为哭的太急怎么都擦不干净,脸都被憋红了,床前气急的李姨一边伸手拽她被子一边骂道:“林如意你真不起床是吧?你现在真是要翻了天了,你哭,你再哭!还要逼着我打你是吧?”

如意这时候什么都听不进去,

难过的嗷嗷哭。

李姨也失去了冷静,气的伸手拧她屁股,张繁弱连忙上去拦她:“姨你别这么生气,这么做没用的。”

李姨看到他来了,迅速恢复了冷静。

如意哭声也小了点,但还是在哭,看到她这样李姨就气不打一处来,深呼吸调整了好一会,才忍着怒气冲张繁弱说道:“她现在是真的无法无天,这孩子我是真的不想要了,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不能这么生气。”

“……”

在苦主面前这么夸奖他,张繁弱可不会觉得有多么开心,明知李姨说的是气话,他也耐着性子继续劝道:“姨你下楼休息会吧,我劝劝如意,等会再带着她一起上学。”

看到他这么懂事,李姨的心里的气儿也消了不少,残留下来的是那种隔壁家小孩和自家小孩产生对比后的惆怅。

“麻烦你了。”

她愧疚的摸了摸张繁弱的脑袋:“那阿姨先下去了,顺便给秦姐打个电话,耽误你上学怪不好意思的。”

“没事没事……”

过了会,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二人。

妈妈一走,如意的哭声渐小,但她好像也知道了自己的任性,所以面对他有些不好意思,侧着身子肩膀一抖一抖的,让张繁弱来前心里的烦躁退散了少许。

“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他走到床边坐下来,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像是调侃:“这还没接受义务教育就不想去学校了,都是九漏鱼你这条也太大了。”

如意背过去的脸上写满了懵逼,虽然张繁弱以前也会说些让小孩不太懂的话,但意思多多少少能领会一些,这次他说话自己是真的不懂了。

她犹豫一会,最后还是转过身,睁着微肿发红的眼眶弱弱的道“繁弱哥哥…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听不懂就对了。

张繁弱没有解释,面色平静的看着他:“李姨在电话里没有跟我说清楚,你自己给我说说吧,为什么不想去学校?”

“……”

如意的神情扭捏半晌,然后才道:“就是不想去,没有为什么。”

“……”

张繁弱捂着额头,感觉如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实在是太幸福了,小小年纪这么拽都没有体会过童年的毒打,李姨气急了也只是拧她的屁股,当爸妈的这么温柔怎么能教育好小孩呢?!

女不贤,军体拳。

可惜如意不是他的亲妹妹,不然这会张繁弱就要让她知道,他身上两百多章都没有用武之地的军体拳可不是摆设。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

张繁弱沉吟片刻,然后面色不改的道:“那我走咯,以后你上不上学是你的事儿,跟李姨沟通好就行了,只要她同意,你就可以天天躺床上了。”

如意的眼睛缓缓瞪大。

如果换作十几二十年后,她很可能会说一句这么冷漠的话你说出来不扎嘴吗?但现在她只有四岁,被这么对待也只会觉得难过和委屈。

张繁弱这么做是有深意的。

虽然对林家这对姐妹挺喜欢的,又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更是邻居,遇到事情按理来说应该帮忙。

但现代社会帮忙也是要有限度的。

上幼儿园以前,如意偶尔的任性他可以一笑了之,甚至觉得身边有个这种性格的小女孩也是生活的一种调味剂。

但上了幼儿园之后……

他恨不得往自己脸上kuakua抽几个大嘴巴子。

让你能!就你能!

人家上幼儿园是体会童年,是交朋友,是成长,他上幼儿园是体验幼师的一天,别的小孩他可以不管,但姐妹俩是他答应了她们妈妈的,不管不行,偏偏林如意还是个小作精。

吃饭的时候,不吃。

说饭烫,要哥哥吹吹。

睡觉的时候,不睡。

说认床,就想睡他那张床。

一次两次还行,次次都这么搞谁受得了啊,在某些时刻,那精致可爱的脸庞都在他眼中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终于,他决定来年去中科大,

决定的时候他都已经下定决心,站好最后的一班岗,做事也算有始有终,但眼看着林如意的‘麻烦’已经从日常的校园蔓延到除此之外之外的生活,张繁弱不得不‘冷漠’起来。

谁都不可能光为了谁而活。

与其有天他忍受不了爆发,弄丢这两个朋友,不如趁这个机会先让如意明白过来,至于接不接受,那是她的事儿。

排除这些心理活动。

如意在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冷漠’愣了半晌以后回过神,五官面孔都肉眼可见的产生波动,原本干涸的泪床又有泛滥的迹象。

她忍住眼泪,然后扭身回去。

压抑着颤抖的声线,缓缓道:“那,那繁弱哥哥你回去吧……”

张繁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然后就真的转身去了楼下。

沙发上的三个人立马站了起来,二小的妈妈对他十分有信心,微笑着道:“下来了吧,问出什么原因了吗?”

张繁弱摇了摇头:“她还是不愿意下来,李姨,我只能回去上学去了。”

“…啊?”

原以为十拿九稳的李姨懵了,但听到他这么说还是下意识点头:“行行行,繁弱你快去吧,这次麻烦你了啊。”

说完她的怒气又肉眼可见的上升。

现在连繁弱的话都不听了?这妮子的心理一定是出了问题。

“我再上楼看看。”

她蹭蹭蹭的往楼上跑。

张繁弱从她的背影收回目光,然后看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如愿:“你也跟着上楼去看看吧,别让李姨打你姐姐。”

“…好。”

如愿听话的往楼上走,中途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张繁弱,看着他平静的表情,不知为何心里竟突然有点难受。

此时观察他表情的不止如愿一人。

等二人从林家走出来以后,莫忘归按捺着一丝窃喜,故作遗憾的道:“如意那小女孩惹你生气了?”

张繁弱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

“……”

张繁弱无言的抬头望天,像极了莫忘归之前刚从家里出来时候的表情,只不过一个是戏精,另一个却有些真情实意。

“莫姐姐。”

张繁弱收回目光,语气颇为惆怅的道:“我果然无法成为一个真正温柔的小孩。”

??

区区一个林如意,竟让她家麒麟子有这等抒发,该打!

“怎么会呢。”

莫忘归搂住他的肩膀,一副唯有我懂你的温柔表情:“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把你从外面带回来,好多次梦里都笑醒了呢,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自己有可能都不知道,但我和妈妈最清楚了。”

“……”

莫忘归一本正经的说骚话杀伤力还是很大的,连张繁弱都有片刻的不好意思,然后她又一秒破功的道:“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你的好,所以以后你的温柔和善良给我和妈妈就够了,最好都给我,因为妈妈已经有我了。”

“……”

张繁弱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秦晚台只有你之前过的什么逼样心里没数吗?人还没老却已经活的像个孤寡老人,唯一的奔头就是退休带孙子了,要不是他这个奔头可能还要十好几年才能实现。

他,张某人,不愧是秦晚台的救星,不仅给她带来了光和热,还像条活鲶鱼一样把整个家都盘的活力四射。

“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嘛。”

莫忘归不依不饶的纠缠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妈妈还有我,但是我呢?我往下,除了冰冷的金钱还有什么?我只有你了啊。”

“……”

“其实我对妈妈并没有……”

“闭嘴,上学。”

“哦。”

视角转回另一边的林家。

此刻卧室里面李姨已经全然没有了脾气,刚上楼的时候是想狠狠收拾不懂事儿的闺女一顿的,但还没进去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的嚎啕大哭,她的心又立马软了。

如意虽然经常哭,但很少会哭的这么伤心,之前屁股挨打了都没现在哭的凶,联想到之前张繁弱的表现,很显然是与他脱不开干系。

“完了……”

她无奈的对着身后的小闺女一摊手:“她繁弱哥哥也不惯着她了,现在知道了哭了,能把人哭回来吗?”

如愿低着头掰着手指。

脸上也有些难过,毕竟是孪生姐妹,性格再怎么有差异,大多数时候情感也是相通的,尤其想到繁弱哥哥好像不跟她们玩了,一时之间迷茫和难过接踵而来,让她也鼻子酸酸的。

“你进去劝劝吧。”

李姨倚着墙叹了口气:“中午要是还不能行,我也只能让你们爸爸回来了。”

如愿点了点头,深吸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屋里的姐姐还在蒙着头哭,如愿越看越难看,走到床上把被子掀开,却见姐姐小脸闷红,脸上都被眼泪和鼻涕糊花了,额头上的头发也因汗水泪珠黏在一起,看上去分外让人心疼。

“姐姐别哭了……”

如愿眼里噙着泪水,用纸巾给她抹脸,姐姐如意用手挡住眼睛,张着嘴大声的道:“别管我,你去上学!”

“……”

如愿低着头没有说话。

姐姐不去上学她也不可能独自去,从出生起二人就在一起,睡一张小床,玩一个玩具,出去无论去哪也都是一起。

现在要是让她一个人去……

光想想都十分的茫然和抗拒。

如意还在捂着眼睛哭,如愿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引导着让她把伤心事儿给说出来,想了想能做的最好的事儿就是陪着,便也躺她身边,听着她的哭声自己也渐渐忍不住了,无声的流起了眼泪。

过了会李姨忍不住走了进来。

看到这副场景差点没捏着人中背过气去,早知道就不该让小的进来,原本只是一个人哭,现在好了,两个人凑对一起哭起来了。

“闺女!哭什么哭啊!”

她也顾不得训斥,坐到床边将如意抱起来:“发生什么事儿你倒是跟妈妈说啊,别光顾着哭,你说出来妈妈才能给你想办法啊!”

“嗷——”

哭声依旧未停,还渐嘶哑。

李姨心力憔悴,在心里默默给张繁弱道了个歉以后,才‘恶狠狠’的对着如意道:“是不是张繁弱凶你了?妈妈早看出他不是个好小孩,以后咱们不跟他玩了,别哭了嗷。”

“啊!!”

犹如火上浇油一般,妈妈的话让如意更加破防,哭声愈发嘶哑。

“好了好了。”

李姨梦回生娃后的那半年地狱时光,连忙晃晃她的身子:“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说你繁弱哥哥的坏话,妈妈是坏人,没事没事别哭了。”

“……”

哭声果然小了点。

李姨心里这个痛啊,明明我才是你亲妈啊,这时候如意还是拒绝交流,她无奈之下只好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拿出手机,拨打号码。

片刻以后……

“老林!!快点滚回来!不然要么你两个闺女疯要么我疯,你看着办吧!”

如何用一句话让男人屁股尿流的回家?

李姨成功做到了,正在跟客户谈单子的林毅坚接到电话二话不说直接开车回家,问题到家的时候姐妹俩都哭累了,相互拥抱着一脸倦容的进入了梦乡,唯有红肿的眼睛和脸上的泪痕诉说着发生了什么。

“这怎么了?!”

林毅坚看到这一幕心里疼的直抽抽,都没忍住向老婆发火:“今天我走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我刚一走孩子就哭成这样?她们没去上学吗?”

“你吼!你使劲吼……”

李姨撑了一上午,这时候心里也格外委屈,看到老公还敢凶自己立马绷不住了,眼眶一红眼泪就直接掉下来了。

林毅坚冷静下来,求生欲发作:“媳妇,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你不是那个意思你几个意思?”

“你不就意思我没把闺女看好吗?行,都是我的错,就我不是人!”

“离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