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227章 交谈

第227章 交谈

再从包厢出来的时候,张繁弱感慨万千。

小区里面又要多出一个麻烦精了。

莫忘归亦步亦趋的走在他的身边,碎碎念道:“咱们吃完快点回家吧,繁弱我现在好想回家啊……”

“你平时要是也能这么想家就好了。”

张繁弱无情的戳破了她的嘴脸。

莫忘归毫不在意,反而哈哈一笑,伸手握住他:“我平常也会想家啊,尤其家里有你在的时候。”

“……”

果然,他说骚话只是图一乐。

在家里,这方面的王者还要数莫忘归。

无视骚话王回到原本的包厢,除了两个孩子拿着筷子飞速进食,刘子轩的二叔一直在等着二人,见到她们进来这才放下手机:“我都想去找你们了,你们再不回来这菜都要凉了,我只好让两个孩子先吃了。”

这话让二人感到了小小的愧疚。

就连莫忘归都觉得这人教养很好,所以坐下道歉以后,也放下对陌生人的架子时不时的和他聊两句,聊了会张繁弱也总算知道了他的名字。

刘明谦。

年龄大概三十出头,和莫忘归一样经营着自家的公司,聊到最后二人还交换了各自的名片。

“对了,繁弱。”

收起名片的刘明谦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张繁弱:“晚上你确定不去叔叔家吗?小红刚才跟我说了,如果你不去的话她也不想去了。”

“……”

张繁弱扭头看向小红,往常还算外向的她此时拿着筷子脸上有种拒绝别人后的不好意思,张繁弱仔细观察了下她的神态,发现她这小妮子大概也从游乐园回来之初的兴奋中走出来了。

毕竟对于她这种年纪的孩子而言,

跟一个不算熟悉的大朋友一起出去玩已经是极限了,长时间脱离自己的舒适圈(代指福利院)会让她感到本能的不安。

“叔叔,还是算了吧。”

毋庸置疑,张繁弱肯定要站在小红这边,因此回头对着刘明谦说道:“我也好长时间没见小红姐了,今天晚上我想让她去我家里玩。”

刘明谦愣了片刻。

然后无奈的看向了身旁的侄子:“子轩,今天晚上看来只能我陪你玩了。”

刘子轩心里也非常失落。

但他能成为张繁弱的朋友之一自然也是有原因的,虽然失落但脸上还是带着勉强的笑意道:“没关系,明天还要上学,等周末的时候我再让他去我家里玩。”

张繁弱对这位小伙伴也有点愧疚了。

决定了,以后会特意从周末里面抽出宝贵的一天,找刘子轩稳固下友谊。

之后话题暂时中断。

其实张繁弱拒绝刘明谦也是因为心里的另一个盘算,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他之前的‘奢望’好像已经有那么一点苗头了。

但经过深思熟虑以后,他还是决定暂时把这点苗头掐断,至于原因那就太多了。

先不提刘明谦自身的家庭条件,单说他已经结婚了,另一半以及再往上的长辈会不会同意都是两说,毕竟小红的外表虽然清秀可爱,在这个年纪看不出什么问题,但如果不经过治疗的话。她将会永远停留在这个状态,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问题也会愈发突显出来。

成年人做事总是再三斟酌的。

一群成年人做事就变成了拆门还是拆窗的寓言故事。

他们讨论这个问题不要紧,

但在这个过程中孩子是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尤其小红这种看着外向大咧,实则内心敏感的小孩。

而且男人的年龄也不适合。

三十岁出头,虽然模样稳重,但仅这个年纪来说还是太年轻了,想到这里的张繁弱完全忽略了当初他被领养时领养人的自身条件。

但想到了他也不会在意。

毕竟他这种例子太少了,不提莫家相对纯粹的家庭环境,就说当初张繁弱那也是因为没得选所以才硬着头皮跟莫忘归走的。

他当初没得选,并不意味着小红现在也没得选,经过这几个月的稳健发育,张繁弱现在愈发有信心,在十年以内将小红的病治好,而且他的背后还有两个强大的女人,完全能够给她提供帮助,让她哪怕没有领养人也不会在儿时过的飘摇窘迫。

这也是他给福利院这么多孩子想象的未来。

物质上,他会给予最适度的帮助,心理上…那就只能随缘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被真正有爱心的一家人领养,张繁弱一直觉得,人应该接受的第一件事,就是明白这个世上确实存在着种种不公。

张繁弱正是这种种不公里的一种。

他的颜值,他的际遇,以及他重生自带的外挂系统,他是所有不公之中最大的那个bug。

但正因为他清楚认识到了自身的不公,所以一直以来才有一种责任感。

穷则独善其身。

富则兼济天下。

不求人人称颂,但求一寝心安。

此刻,心中充满了正道的光的张繁弱放下了筷子,他迫切的想要发泄一下,便起身去了洗手间,闭着眼睛倾听着和年幼身体不相符的强大冲击力。

“年轻真好。”

身旁传来了一句真心诚意的感慨。

张繁弱下意识睁开眼睛,想看看是哪位英才道出了他的心声。

“刘叔叔?”

张繁弱脸红了。

这人怎么偷看他嘘嘘呢?

“我也来上个厕所。”

刘明谦看出了他的不好意思,善解孩意的将头扭了回去,然后坦率道:“顺便有些话想和你聊聊。”

“?”

张繁弱心里的不正经迅速褪去,面不改色的道:“刘叔叔,你说话好像我们李老师啊。”

“哈哈,子轩经常和我提起你这位朋友,像你这么优秀的孩子,老师肯定不会找你麻烦,叔叔当然也不会。”

说完,刘明谦也正经起来:“今天叔叔去院里的时候,顺便找到院长和她聊了很多,期间她也提起你了,不得不说,好像叔叔遇到所有和你认识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夸奖你。”

原来他已经不知不觉间成了人群里最亮眼的那个崽了吗?

张繁弱继续作出一副不好意思的孩子样。

刘明谦沉默了一会,继续道:“等你周末的时候,能和小红一起来叔叔家里做客吗?”

张繁弱内心一动。

他抬起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刘明谦自顾自的道:“你这么聪明,应该已经知道叔叔的想法了,但在此之前叔叔要让阿姨也见见她,但阿姨不太爱出门,你能帮叔叔这个忙吗?”

张繁弱眉头一皱。

从刘明谦的话里,他感觉刘明谦家里的情况有些不正常,原本就已经作出决定的心顿时更坚定了。

“我不知道小红姐愿不愿意去啊。”

张繁弱低着头抖了抖,然后提起裤子露出一个朴素的笑容:“回头我帮你问问吧,叔叔我先出去咯。”

“……”

看着他的背影,刘明谦忍不住摇了摇头,低头吐槽一句:“鬼灵精。”

饭后,两拨人分开。

回家的计程车上,张繁弱和小红坐在后排,不过一个是坐着一个是瘫着。

“好饱啊……”

小红摸着圆鼓鼓的肚皮,叹气道:“这里的饭太好吃了,明明已经吃饱了但还是忍不住……”

张繁弱看着她是又好笑又心疼。

小红在他生命中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在前世的意义而言甚至比白幼狸更重,若非重生看到院里有个陌生的漂亮大姐姐,张繁弱都不会想起前世那个更类似院内传说的名字。

但小红不一样。

二者的年纪相差不大,生命的轨迹有过几次交织,廖廖几面,小红便在他生命里刻下一道很淡,但好像不可消磨的痕迹。

人生能够重开,能弥补的当然要弥补。

也就是这种弥补的心态,让张繁弱情不自禁就对她有种偏爱。

他的偏爱莫忘归也看在了眼里。

“小红上幼儿园了吗?”

她在前排回过头来问:“没上的话回头我让妈妈给她找个好点的幼儿园吧,要是离得远再租个房子请个阿姨,也花不了多少钱。”

司机忍不住看了她两眼。

要不是有时候出门不想开车,莫忘归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打出租车,司机自然无法理解她财力上的境界。

但张繁弱表示很理解。

所以他无声的看着小红,想询问她的意见,后者见他看过来连忙摇了摇头:“不行的!大花脸他们都在那边,我不能一个人过来。”

哪怕明知道答案,

但听到这个回复张繁弱还是有点失望,但这也是人之常情,张繁弱收拾了下心情就向莫忘归道:“算了吧,院里有个小幼儿园,平常也有阿姨当老师,他们待在一起肯定不想单独过来的。”

“哦……”

莫忘归陷入了沉思。

过了会,她又抬头道:“我看你们院好像很旧很破了,要不要考虑搬个家啊?搬到咱们家附近,盖的大一点,再请个好点的老师专门教他们。”

“打住打住!”

张繁弱连忙打断了她。

莫家有钱,但也不是这个造法,他身为一家人也不能光为院里考虑,这种事儿当然只能他自己做:“院里以后我会搞定的,这是从院里走出去孩子的使命,莫姐姐你可不要跟我抢哦。”

“不愧是你哦,好有志气!”

莫忘归作出一副星星眼的样子。

“不愧是你哦,好有志气。”

小红也学着她的样子夸了一句,然后便忍不住舔舔嘴唇,将手插进兜里:“繁弱,我现在能不能吃一颗糖啊。”

“?”

张繁弱立马扭头盯住她:“你现在兜里怎么还有糖?我不是让院长给你全都收起来了吗?”

他的眼神太过锐利。

小红就像是被老鹰盯上的小鸡儿,瑟瑟发抖的道:“这是早上刷完牙院长给我的,给了两颗我就吃了一颗,没舍得全都吃掉……”

她这副样子太可怜了。

再加上说的也没什么毛病,张繁弱就像只充水河豚一样迅速把水吐了出去,变得和蔼可亲:“那就好,吃吧吃吧,晚上睡觉之前记得刷牙就好了。”

小红心满意足了,

然后刚挺起来的身子又瘫软下去,嘴里的糖分被迅速吸收,糖度不仅能让人愉悦起来,还很好的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仿佛肚子都没有那么胀了。

终于,车子停在了家门口。

二人掺着她走进去,还没开门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爪子刨门声,以及委屈的呜呜咽咽。

“糟了,妈妈忘了狗还在家!”

本能让莫忘归迅速把锅甩出去,一边掏钥匙一边唉声叹气一副拿妈妈没办法的样子。

房门打开,一条黑影迅速窜了出来。

它围绕着三人转着圈,到最后两根爪子扒在张繁弱身上,狗眼已经饿的神志不清,叫声呜咽着,仿佛在说:“你看她俩!你看她俩!”

院子里,池塘边上的小乌龟也看到了这幕,随即转身便爬回了水里。

这狗日子过的,

王八看了都摇头。

终于,光洁可鉴的狗盆里被倒满了狗粮,傻狗一个恶犬扑食直接将脑袋扎了进去,狗粮飞溅,让某女人脸色直接阴沉下来。

“狗狗好可怜………”

原本被大屋子镇住的小红注意力全被转移到了狗的身上。

张繁弱也觉得它挺惨的。

来到家里以后,一点家庭地位都没有,两个女人注意力全都不在它的身上,日子过的有一顿没一顿的,那逮到有的可不得使劲吃吗?

就这还引来了莫忘归的不满。

“这狗感觉不怎么适合家养啊。”

她捧着下巴沉思道:“不然回头还是在院子里给它订个狗窝吧?”

你还是放过它吧……

张繁弱想救它出苦海,便转头看向满脸同情的小红:“你想不想要?想要的话回头把它送进院里,院里人多不怕没人照顾它。”

“可以吗?”

“可以啊。”

不等张繁弱说话,莫忘归便做主定了下来:“明天让人送院里去,顺便还有狗粮这些,都给你们了。”

小红听完开心的跑到狗的身边。

双手贴在狗的身上,正在干饭的哈士奇头都没抬,小红看着它一脸怜惜,她也最怕饿肚子了,此刻看到这条狗同情心直接拉满,那意志通过幼小的手掌仿佛传递出去了,原本正在狂干饭的傻狗缓缓停下动作,抬起头。

一人一狗对视片刻。

后者狗眼深情,抬头无声间仿佛传递出一个心声。

‘你就是我的相棒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