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2章 坏女人

第2章 坏女人

“冲你来?冲你来干嘛?!”

白幼狸攥着他的小手,有些紧张的看着那个向二人走来的女人。

哒哒哒——

细高跟踩在水泥路面上的声音清脆,一下下好像踩在了二人心上。

“还记得我吧?”

女人开口,声音微御清冷。

见张繁弱点头,她精致手包往里面一指:“那带我去见你们院长吧。”

“等等!”

白幼狸连忙站起来:“这位姐姐,你找他什么事啊?”

说着她死死按着张繁弱的肩膀。

女人回头看向她,眼睛一眯:“你是他什么人?”

“……”

白幼狸想说是监护人。

但这会她还没有取得院长的同意,便只能硬着头皮露出个笑容:“我是他姐姐,您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了。”

“行吧。”

女人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昨天他不小心划了我的车,这次我有事想见这里的院长。”

白幼狸心里猛地一凉。

她虽然没有步入社会,但一些事她还是懂得,她也不敢说什么孩子还小的求饶话,只能挤出个讨好的笑容。

“划了车……补漆多少钱啊?我赔给您吧。”

她慌忙掏出钱包里的卡:“我现在身上钱可能不多,卡里还有一千多我不知道够不够,不够您也别急,我有在工作,可以一点点……”

张繁弱扯了扯她的裤腿。

待她看过来,张繁弱又苦着脸望着那个坏女人:“姐姐,你昨天不是说不追究了吗?”

重生两年。

张繁弱有自知之明,行事一直谨小慎微,连照顾他们的阿姨和院长都说他懂事,从没有犯过什么错。

但就在昨天,他捡瓶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一辆大奔的车漆给刮了。

不是太严重,只有寸长一道印子。

那时周围没有监控,按理说他可以一走了之,他也确实这么想来着,但自从获得系统后,他这两年从没有做过什么负面行为,道德水准不知不觉竟然提高了许多。

所以他没有走,乖乖站在原地,最后遇上了这个坏女人。

张繁弱还记得当时的情景。

女人冷着脸,微皱着眉头看着他一言不发。

他则低着头,手里扯着蛇皮袋。

半晌后。

“车是你划的?你父母呢?”

“爸爸死了。”

“……那你妈妈呢?”

“妈妈去找爸爸了。”

二人聊了不长不短的一会天,最后这个女人说是不追究了,只是问了他在哪个福利院,张繁弱也没多想就告诉她了,谁知道这个坏女人第二天就找上来了。

“你说好了不追究的。”

坏女人不仁,他也决定不义,动用年龄和外貌优势撇着嘴,满脸委屈,心肠再硬的人见了此时的他都得心软。

坏女人心没心软张繁弱也不知道。

反正脸上没什么变化。

“我没说要追究你的责任。”

她忽然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我只是有事想找你们院长。”

张繁弱松了口气。

不追究责任那就好,倒不是他想逃避责任,而是这个年龄段这个责任他实在担不起,又不想将成本转嫁给条件本就不好的福利院身上,就只能这样。

“那我带你去吧。”

他脚步松快的带着女人往里走,没走两步白幼狸也快步上来牵住了他的手,因为身高原因他没注意到白幼狸的脸色,如果注意到了就会发现她此时极为不安。

院长办公室门口,女人先一步进去后张繁弱本想也跟着进去,结果却被白幼狸扯在原地动弹不得。

“阿狸姐,咋了?”

他抬起头笑道:“放心啦,她已经说了不追究我的责任。”

“……”

白幼狸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抓着张繁弱的小手,语气忐忑不安:“繁弱,她要是想领养你,你会跟她走吗?”

张繁弱歪着脑袋,头顶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领养?

这怎么可能!

这女人虽然看不出具体多大,但无论如何也不会超过25,她又不是白幼狸怎么会一门心思的想领养他这个拖油瓶?

奈何他不是女人,也不懂女人心思。

白幼狸从那个女人说不是来追究责任的之后就无比不安,不追究责任却来福利院,要么捐钱捐物要么就是领养孩子的。

按理说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但是白幼狸的感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对张繁弱有想法。

“你先告诉我。”

白幼狸蹲下身子和他平视:“如果她要领养你,你跟不跟她走?”

张繁弱笑容收敛,过了片刻,他看着白幼狸的眼睛缓缓点头。

“跟啊,为什么不跟。”

他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好难得有个人愿意领养我,如果她真愿意领养我你也该放心了吧?”

张繁弱身体没有残疾和疾病,容貌也堪称粉雕玉琢,每个来福利院领养孩子的家庭都会对他‘一见钟情’,但他却一直没有被领养。

因为和他的外表年纪不符,每个和他交谈后的人都惊讶于他的早熟,进而产生犹豫——但凡来领养的都更喜欢容易培养出感情的懵懂小孩。

张繁弱给人的感觉早熟,他也从来不去掩饰这一点。

在这种事上掩饰,他觉得像是欺骗。

“……”

什么叫好难得有个人愿意领养你?

白幼狸的鼻子酸楚,恨不得想哭,明明是你每次都拒绝好不好!

说真的。

除了她自己,换做任何一个人照顾张繁弱她都不放心,因为她相信没人能比她对张繁弱的感情还要深。

他是白幼狸的救命恩人,也是时刻开解她,带她走出阴霾的小大人。

她真的不舍得,不甘心!

可她说不出反对的话,她还没毕业,再怎么努力张繁弱也要跟着她吃好些年的苦。

她也不想张繁弱吃苦。

没人领养他时还能骗骗自己,跟在她身边总比在院里好,但当疑似‘竞争者’出现,第一时间浮现在心头的竟是浓浓的自卑。

于是……说不出反对的话,甚至不敢表露出负面的情绪。

“放不放心的——你也别臭屁。”

她低着头揉了揉鼻子:“人家这么年轻漂亮,顶多给院里捐点钱,哪可能领养你个臭屁精!”

咯吱——

这时办公室房门忽然打开,快要五十的院长大妈兴冲冲的跑了出来:“繁弱繁弱,傻站在门口干啥啊?快进来!”

然后连拉带扯,将张繁弱从她怀硬是拉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