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8章 哪个小孩经得起这种考验

第8章 哪个小孩经得起这种考验

“你们干什么?!”

张繁弱被吓得浑身一激灵。

想什么来什么?现世报也没这么快的吧!

“哥哥,我姐姐说你长得好看。”

左边的那个小女孩脆生生开口:“她想和你玩,我们能跟你一起玩吗?”

她旁边的小女孩愤怒扭头,语气奶凶:“姐姐!你又冒充我!回头我要让妈妈批评你!”

张繁弱有些懵:“你们到底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她!”×2

两个小女孩相互指认,手都快戳到对方鼻子上了,不仅声线相似连表情都一毛一样!

张繁弱陷入了沉思。

好萌,不对,是好麻烦。

趁着两个小女孩抱扭在一起的时候,张繁弱猛地从滑梯滑下去!

面前就是美妙的球球池!

下一刻,张繁弱被掩埋在一堆球球之中。

啊,那感觉——

张繁弱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

这个球球池大概只到他腰胯,底下铺着软绵的海绵垫,但躺着的时候正好可以让球球将身体淹没。

就好像猫咪钻进了纸箱堆里。

就两个字,惬意!

“哥哥!你在哪啊!”

“小哥哥滑下来不见了,他一定是被埋在里面了,我们快救他!”

依稀能听到外面那两个憨货的声音。

张繁弱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他可没有陪熊孩子玩耍的兴趣。

过了会,其中一个小女孩声音带上了哭腔:“姐姐,找不到啊,小哥哥是不是出事了。”

旁边那个终于暴露出的姐姐也慌了:“不许乱讲!我们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张繁弱内心有些动摇。

看上去不像是什么熊孩子啊?要不要出去解释一波?

“嗷——”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其中一个小女孩嗷呜一声就哭了出来:“怎么办?我们真的找不到他!”

“怎么了怎么了?!”

“繁弱!”

看到大人进来了,张繁弱只能将脑袋伸出去,却见那两个小女孩一左一右抱着个年轻少妇的大腿,旁边还站着秦晚台和莫忘归。

“妈妈!”

抱着左腿的那个小女孩哭的一抽一抽的:“刚才有个小哥哥滑下来找不到了,他被埋在里面了,快让人救他!”

年轻少妇有些摸不着头脑,秦晚台却看见了张繁弱的小脑袋,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指过去:“你们说的那个小哥哥是不是繁弱啊?”

张繁弱脸有些红。

在这种场合被指认他有些羞耻,但两个小女孩回头已经看到他了,立马啊的一声跑过来。

“找到啦!”

“哥哥我们来救你啦!”

两小只跑过来其中一个抱住他的脑袋,另一个蹭蹭挖着埋在他身上的球,好像以为他真是被困住了无法脱身一样!

不要说这么幼稚的话啊!

张繁弱奋力挣扎起来,奈何抱着他脑袋的小女孩手劲出乎意料的大,他竟然死活挣脱不开!

“还真是他。”

莫忘归有些幸灾乐祸的道:“妈,我说的没错吧,繁弱就是受小女孩欢迎。”

旁边的少妇也笑着看向秦晚台:“秦局,这是您家孩子?”

秦晚台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这会她还有些犹豫,只能含糊说是亲戚家的孩子。

少妇看着张繁弱:“这孩子长得真好看,四岁了吧?和我家如意如愿差不多,让她们先一块玩着吧。”

秦晚台欣然点头。

虽然还没确定领养张繁弱,但她心里对这个孩子也喜欢,就是懂事的让人有些心疼,巴不得他能多交几个朋友像个正常孩子一样。

这会张繁弱也知道这俩小女孩她们的父母和秦晚台认识,便只能抿紧嘴唇,一脸凝重的看着她俩。

“……”

三人大眼对小眼,气氛有些诡异。

如意如愿虽然不知道辛苦‘救’出来的小哥哥为什么这么冷漠,但还是乖巧的鸭子坐在他面前,两双纯真的大眼睛望着他,似乎想洗涤他的内心。

“你们……叫什么名字?”

张繁弱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我叫张繁弱,你们可以别叫我小哥哥了吗?”

这会小哥哥可能还是个新鲜词汇。

但张繁弱是从十几年后回来的,看到这个字眼会有生理性的不适。

“我叫林如意!”

“我叫林如愿!”

“我是妹妹!”

“我是姐姐!”

这俩姐妹很有默契的前后解释,张繁弱紧紧盯着她俩,想从外表上找出些许不同。

可惜这俩姐妹就真跟影分身一样。

外表、穿着、配饰没有任何不同,张繁弱很好奇她们的父母平常是怎么分辨她们的。

“繁弱哥哥……”

如意如愿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我们去玩吧好不好?”

她们声音软绵,让人生不出拒绝她们的想法。

难搞哦。

分辨不出,那干脆就不分辨了。

张繁弱拍拍屁股站起来:“你们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吧,等会要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就好了。”

说完他顺着滑梯重新爬回管道。

密闭、幽静。

回到这里就跟回家一样,逃避开秦晚台等人窥视目光的张繁弱只觉得无比安宁。

可惜如意如愿也跟着他爬了过来。

张繁弱扭过头,皱紧细嫩的眉头,虽然他挺不想跟小屁孩玩,但这俩姐妹不知道是不是能体会到人的心情,感受到他的情绪后也不吵不闹,就静静跟在他身后,张繁弱也就由着她们了。

三人在蜿蜒的管道里爬了个爽。

途径通往蹦蹦床的滑梯入口,张繁弱犹豫着停了下来。

其实这个他也挺想玩的。

一张蹦蹦床非常大,快有两个席梦思的大小了,那好像黑色胶质的床面平滑,让人很有蹦一蹦的冲动。

哪个小孩经得起这种考验?

此时蹦蹦床上还没有小孩子,张繁弱不再犹豫,直接滑下去跳到上面,下一刻身体就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托上半空,那迎面的清风还有微妙的下坠失重感……

上头,太上头了!

这就是小孩子的快乐吗?

张繁弱有些兴奋,这时候完全忘记了心理上的年龄,只觉得沧桑的心都被弥合了一块!

“姐姐,我感觉繁弱哥哥好像不太喜欢我们。”如意如意凑在一起,看着玩得不亦乐乎却没有喊上她们一起的张繁弱不禁有些失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