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9章 两个蠢小孩

第9章 两个蠢小孩

“肯定是你刚才把繁弱哥哥勒疼了!”如意用看笨小孩的眼神看着妹妹。

“才不是呢!”

妹妹如愿撇着嘴有些委屈。

姐妹二人待在蹦床边上看了一会,最后林如愿忍不住跳上蹦床,那边刚刚落地的张繁弱被她弹起,二人就犹如坐跷跷板一样你上我下。

“姐姐你看!我在和繁弱哥哥跳舞!”如愿蹦到半空中比了下剪刀手。

旁边的张繁弱嘴角一抽。

真是个蠢小孩。

“啊——”

二人原本玩得很欢乐,如愿突然没有保持好平衡,身子一斜扑在蹦床上,那一边的张繁弱刚好踩下来,于是离边缘比较近的如愿被蹦床弹起啪叽一声摔在地上!

张繁弱连忙跳下去到她身边将她拉起来,却发现她的表情懵懵的,好像还没回过神。

“不疼吧?”

张繁弱担忧的看了眼地板,虽然铺着泡沫垫但小孩子摔一下还是挺疼的,这蠢小孩没有摔傻吧?

“……”

林如愿身子被他一晃,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仿佛慢动作镜头一样,嘴巴越撇越高,眼中水雾迅速弥漫。

随即——

“啊呜呜——”

她将脑袋埋进张繁弱怀里,哭的撕心裂肺,张繁弱的胸膛甚至能感受到那股声浪。

果然!

张繁弱头疼起来,一时间顿时有些麻爪,他求助的看向姐姐林如意,却发现她蹲在二人面前表情圣洁,一下下轻抚妹妹的背做着安慰。

就这?

你妹妹哭的这么惨你光拍背有什么用?说两句话哄哄啊!

果然都是蠢小孩!

张繁弱气不打一处来,等会大人来了,看见林如意在自己怀里哭,那就黄泥掉裤裆了。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

情急之下,张繁弱将林如愿的脑袋板过来,凑上前轻吹她微红的额头:“吹吹就不疼了,别哭了好不好?”

他尽可能让面部表情柔和下来,藏起内心的羞耻和嫌弃,再学着别人哄小孩的技巧。

过了会。

林如愿哭声渐小,几缕铅粉般的头发粘在满是泪痕的脸庞,大眼睛水汪汪的仰视着他,还本能的抽着鼻子。

【您安慰了女童,获得199点阳光值】

“……”

这样的目光有些难顶。

张繁弱撇过头去,内心刚才的嫌弃居然消失不见。

颜狗的时代即将到来。

这么一想也就合情合理了!

“谢谢繁弱哥哥……”

林如愿说话声音有些小,语气软糯:“是我不小心摔下来的。”

张繁弱对她的印象大为改观!

懂得主动背锅,这是个难得的好孩子。

“快点从繁弱哥哥怀里下来啦!”

姐姐林如意的表情不再圣洁:“你总是这么粗心大意,所以繁弱哥哥才不愿意跟你玩!”

“……”

“没有的事!”

眼见林如愿嘴巴又有撅起来的趋势,张繁弱连忙把她拉起来:“我带你们去玩积木吧。”

一听这话林如愿也顾不得哭了,一擦眼泪就屁颠屁颠的跟上他,三人在积木区堆着比身子都小不了多少的积木,很快就重归于好。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三位家长都露出了迷之笑容。

“繁弱这孩子跟个小大人似的。”

少妇有些感慨:“我家要是能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平时不知道要省多少心。”

秦晚台听着有些得意。

她心里已经不自觉的把张繁弱归类到了自家孩子这个范畴,听到别人的赞美心里可谓是美滋滋。

“对了!春苗幼儿园下个月招新。”

少妇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原本我想明年再把如意如愿送进去的,要不让这几个孩子做个伴吧?”

“……”

秦晚台愣了片刻。

她还没想出措辞,少妇就笑着继续道:“原本我怕孩子太小所以不放心,但繁弱我觉得稳重,进去之后能有个伴儿不说繁弱还能顺手照顾她们,秦局你有时候没空我也能替你接送孩子,您说怎么样?”

秦晚台脑袋有些迷糊。

她这会内心无比纠结,虽然相处不到一天,但她是真喜欢张繁弱的懂事乖巧,自从莫忘归愈发独立后,独身的她也会时常感到寂寞……

一方面她觉得领养这个可怜的孩子,平常还能给她做做伴挺好的。

另一方面她又不得不顾虑到家里多个孩子之后所造成的各种影响。

这么一权衡,心里也就乱了。

也就这时,莫忘归笑着点头了:“李姐,可以啊,正好咱们一个小区,繁弱和如意如愿又玩得来,这不就是别人常说的青梅竹马吗?”

她这么一开口少妇也笑着应是。

其实她早就想和莫忘归这一家人交好了,不提秦晚台的能量,连莫忘归背后的天锦集团在全省也是赫赫有名。

整个溪棠想认识这母女俩的很多,奈何秦晚台和莫忘归平常都不来这住,谁料逛次街反而让她握住了机会。

什么叫夫人外交啊?(叉腰)

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下车后如意如愿还吵着要去莫家玩,被少妇一顿呵斥才有些委屈的看向张繁弱:“繁弱哥哥,我们明天能来找你玩吗?”

“……”

面对两双满是期盼的眼睛,张繁弱额角生疼。

“我明天可能不在家。”

他提出委婉的拒绝,可他忘了小孩子是听不懂委婉话的,如意如愿顿时一蹦三尺高,嚷嚷着明天要来敲门看他到底在不在。

“……”

“你啊,还是太小了。”

莫忘归领着满脸愁苦的张繁弱进门:“希望你长大以后想到今天的所作所为不要懊悔!”

张繁弱嘴角一抽。

神特么懊悔,他张繁弱从小到大就不缺女人追!

可惜,这波话不能说。

所以他也只能偷偷甩给莫忘归一个轻蔑的眼神。

“来,我带你去浴室。”

回来之前两家人已经吃过饭了,所以莫忘归领着张繁弱直接去了浴室,给他调好淋浴,又在浴缸里放好水才出去。

张繁弱用淋浴冲洗完身子,随后躺进浴缸里舒服的眯起了眼。

啊——

都快忘了浴缸的滋味。

毕竟在福利院里连洗澡都要限时,也没有浴缸这种东西。

咯吱——

张繁弱泡的迷迷瞪瞪的,恍惚间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可顺着门的方向看去,却见换了身睡衣的秦晚台正向他走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