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11章 繁弱牌抱枕

第11章 繁弱牌抱枕

张繁弱一直以为自己是理智的。

上一世开局太差,他只能冷静的打好每一张牌,做任何事都三思而后行,养成了敬小慎微的性格。

他其实并不善良。

甚至可以说骨子里透着凉薄。

在有了自理能力后,他可以一年不回养父母家一趟,哪怕得到系统的一开始,他也是为了利益才做某些事的。

即便如此。

他也就是捡捡垃圾,哄哄院里的小孩,路上碰到摔倒的老人他都不敢去扶起来。

他很怕麻烦。

但如今听到白幼狸压抑着的哭声,张繁弱心里出乎意料的难受。

刚才沉默的那会,他的脑袋里也全是这两年二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在上大学之前,白幼狸每天都会回院里,哪怕她的学校离得很远,哪怕她的生活费不多,但她还是会挤出饭钱每天坐公交车回来。

张繁弱提过很多次。

但她每次都说不放心,隐晦的意思就是怕他在院里受小孩欺负,怕孩子太多阿姨照顾不好他。

她一生无所靠,居然还想着成为张繁弱的依靠,有的东西不多,却都会和张繁弱分享。

给他喂饭、洗衣服、周末用挤出来的零用钱买几个西瓜口香糖,趁别的小孩不注意偷偷塞给他。

白幼狸好看善良,院子里小孩都很喜欢她,但她从不掩饰对张繁弱的偏爱,很多时候明目张胆的拉偏架。

一桩桩,一件件。

平常回忆不起来的事,此时却仿佛化成了一块块沉重的筹码,将他拉向不理智的那边。

“回去后,我让院长不要给我找领养的家庭了。”张繁弱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下来:“以后就没人和阿狸姐抢弟弟了。”

我特么在说什么啊——

张繁弱脑袋里充斥着自己话语不成熟的斥责,但内心却如释重负。

“……”

白幼狸微张着小嘴,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下来:“瞎说什么呢,阿姐就是冲你撒撒娇,我现在又照顾不好你,你回院里又有什么用?既然那家人对你好那你就好好待着,你记着阿姐就行。”

她说话鼻音有些重,不等张繁弱回话就连忙揉着鼻子:“好了,外面冷,阿姐先回宿舍了,明天再去看你。”

匆匆挂断电话,白幼狸胡乱的抹了抹脸,听完张繁弱的话,她只有种无能为力的感动。

什么叫无能为力的感动?

那就是听完之后她想立马将张繁弱带回来,放到自己身边照顾,将最好的给他。

但理智却又告诉她,将张繁弱交给那个女人比自己带着要好。

所以恨自己不争气。

要是她现在能拿出一大笔的钱来会照顾不好张繁弱?

“幼狸?”

听到身后的轻声询问,正在绞着老旧粉色睡衣毛边的白幼狸一个激灵,泪水还没来得及擦干那人就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另一边。

张繁弱拿着手机,内心有丝丝缕缕的惆怅,他想给白幼狸打回去,但打回去之后又有什么用呢?

深深地无力。

这就是二人的共同感受。

咯吱——

惆怅之际,卧室的门被开。

张繁弱撑起身子,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影,身穿红色睡裙,怀里抱着枕头,面容一片惨白!

窗外的夜风吹进来,那人影红裙飘飘,行走间全无动静声!

张繁弱浑身血液瞬间冰冷。

这是什么展开?两年了,莫非他不是重生而是穿越到了一个诡异复苏的世界?

“果然还没睡呢。”

人影开口,声音柔和带着一点小埋怨。

张繁弱无力的躺倒在枕头上。

吓死小孩了,这秦晚台真是有毒,大晚上敷个面膜乱晃。

等等,她来自己房间干吗?

想起盲点的张繁弱正想问,秦晚台却已经掀开被子一角躺了进来,然后一手搂住他:“好了,快睡吧……”

说着,她的手掌轻轻拍着张繁弱的后背。

“……”

张繁弱抿紧嘴唇。

看着秦晚台已经闭上了双眼,他最终还是没忍住:“秦姨……你不用哄我睡觉,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他的话语实在苍白。

黑暗中秦晚台毫不犹豫的发出了对他嘲笑声,笑完才揭掉面膜侧身过来搂住他:“好——我家繁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就快睡吧,谁家大孩子这么晚了不睡觉?”

“……”

张繁弱内心有点垮。

给我点尊重好不好!我真的不是四岁小孩啊!说这种哄小孩的话有考虑过他这个29岁男人的感受嘛!

“别乱动——好好睡觉。”

秦晚台搂紧了有些抗拒的他。

这么一来张繁弱可有些难受了,因为秦晚台身上实在是太香了。

倒不是那种香水味。

而是淡淡的沐浴露和面膜残留的清香,丝丝缕缕犹如小手般挠着他的肺腑,让人忍不住贴在她温滑的真丝睡裙上闻个够。

“秦姨,你能不能别搂着我了。”

他忍不住小声的抗议:“你身上太香了,我睡不着……”

秦晚台的皮肤很白,屋内的月光又很亮,张繁弱清楚看到她红皙的嘴角微勾却一言不发。

装睡?

张繁弱内心极度鄙视秦晚台的这种幼稚行为。

他开始想办法‘自救’

虽然这两年他已经习惯了和大姐姐一起睡觉,但秦晚台显然不属于姐姐这个行列,和她睡一起比和白幼狸睡一起更难顶。

张繁弱尝试着从她的手臂下面钻出去,奈何进行过半秦晚台的手臂猛地收紧,将他紧紧箍在怀里。

“唔——秦姨——”

被闷在秦晚台温软小腹上的张繁弱发出了不支的声音。

“看你还听不听话。”秦晚台终于放开手,将他提了上来:“现在知道这个家谁是老大了吗?”

她声音带着一丝小威胁。

张繁弱抿着嘴唇,‘屈辱’的点了点头。

秦晚台满意了。

自从莫忘归上了小学二年级后就已经不乐意和她一起睡了,她都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搂着这样的可爱小孩睡觉了。

为此她还伤心失眠了好几个晚上。

小孩多好啊。

小小的,软软的一团,搂着跟个布偶似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奶香味。

自从下定决心领养张繁弱以后,秦晚台已经越来越能体会到家里多个小孩的好处了。

“繁弱啊。”

她两手搂着‘抱枕’,舒服的眯着眼睛:“跟阿姨讲讲你的故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