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12章 繁弱讲故事

第12章 繁弱讲故事

“故事?”

“嗯。”

张繁弱陷入了沉思。

秦晚台都多大年纪了,睡前居然还要听故事,挺难搞的。

但她既然想听,那他还是讲讲吧。

“从前有个女人她睡觉只露一个头。”

“……嗯?”

秦晚台懵逼的眨了眨眼。

她想听的是张繁弱的过往,既然决定领养他那自然想弄清楚他的身世这些。

但这展开怎么莫名其妙的?

她忍着心中疑惑:“然后呢?”

“然后头就被砍了。”

“……”

听到身旁传来的稚嫩而又阴郁的童音,恰巧一阵夜风吹进来,秦晚台顿时打了个哆嗦。

“秦姨,有感觉到困意吗?”

张繁弱声音恢复如初,用手指按了按秦晚台的肩膀,发现她肌肉有些紧绷。

呼——

秦晚台长长出了口气,随即猛地伸手挠着他的咯吱窝。

“秦,秦姨你干嘛!哈哈哈!”

“你还问我?!”

秦晚台近乎恼羞成怒:“谁教你说这种故事的?!”

张繁弱一边忍着笑一边纳闷。

他做错了吗?!

前世那个帖子明明说睡前给女朋友听鬼故事能分泌肾上腺素,可以加速对方的入眠,虽然秦晚台不是他的女朋友,但她也是女人,道理不应该是相通的吗?

张繁弱挣扎、求饶。

但还是被秦晚台折磨了好一会,到最后整个人笑的都有些虚脱了。

呵,女人,真没意思。

秦晚台听不到他的心声,她这会惩罚完了张繁弱还是感觉有些慌,头被砍了什么的简直太惊悚了好吗?

想了想,她做出了一个举动。

悄悄钻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张繁弱。”

秦晚台的声音闷闷的:“以后不许给阿姨讲这种鬼故事了。”

张繁弱也有些郁闷:“那阿姨你以后别和我一起睡了好不好?”

还敢讨价还价!

秦晚台直接拧住他的耳朵,待他求饶之后才松开手。

见到张繁弱郁闷的样子,秦晚台心里居然有些快意!

又发现了一个家里有小孩的好处。

以前她也喜欢用拧耳朵、咯吱窝的方式教莫忘归做人,但自从莫忘归学会了跆拳道,她在一次掰手腕中惨败下来以后秦晚台就转为了说服教育。

如今看来以前那些落下的手艺又都能捡起来了。

秦晚台此刻的心情颇为美妙。

“唉——”

生活不易,小孩叹气。

张繁弱惆怅的翻了个身子,秦晚台笑呵呵的伸手搂过他:“繁弱,以后就和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

“……”

张繁弱背着身子没说话。

倒不是闹脾气什么的,他也没这么幼稚,主要还是对白幼狸有些顾虑。

他现在不太清楚白幼狸的精神状态,如果自己的‘离开’会对她造成很大打击的话,那张繁弱宁愿回到福利院里。

一个人生活,艰难就艰难点吧。

“小孩脾气~”

秦晚台犯困打了个哈欠,这会她的生物钟早过了,也没有再纠缠,搂着张繁弱没多久就沉沉睡了过去。

张繁弱看了眼手机。

白幼狸没来电,那应该就是不来了。

还是等明天再给她打吧。

想到这,他也闭上眼睛,在莫家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

早上,张繁弱是被推醒的。

他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发现是穿着睡衣嘴里叼着根冰棍的莫忘归。

她早上是真的很没形象。

一头长发蓬松凌乱,嘴里含着绿豆冰棒,素颜却依旧精致的脸庞肉眼可见的往外冒着憨气。

“你的小女朋友来找你了。”

她让开身子,后面是两个穿着蕾丝花边连衣裙,头发被扎起来绑着红色蝴蝶结的姐妹俩。

李姨一如既往的恶趣味……

张繁弱躺倒在枕头上,缓缓拉起被子将头盖住,大早上的他并不是很想和蠢小孩交流。

“繁弱哥哥!”

一只小手拍了拍他:“快起来啦!太阳晒屁股咯!”

张繁弱没说话。

过了会,又一只小手探进来,摩挲着他:“繁弱哥哥,快起床啦,吃完饭我们一起去钓金鱼好不好?”

这时候大概早上八九点左右。

温和灿烂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不时还能听到不知名鸟类的叽叽喳喳声。

这本该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如果不是有这两个蠢小孩的话。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伸进来拽住他的脚,张繁弱被冰的猛一激灵,整个人立马从床上直起腰来。

两个女孩的左右簇拥下,莫忘归一脸淡定的扔掉手中的冰块:“快起来,别人大早上找你,要懂点礼貌哦。”

“……”

张繁弱乳牙咬碎,很想爆出莫忘归小学还要妈妈帮洗澡的黑历史,但顾忌到可能存在的打击报复,他还是可耻的怂了。

“不错的眼神,我家繁弱将来是能干大事的。”领着两个小女孩出去的莫忘归临出门不忘欣赏的看他一眼。

我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日若遂凌云志……还是算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佛面看秦面。

认清现实的张繁弱洗漱完下了楼,楼下却没见秦晚台的身影,联想到她公务员的身份,此时大概去上班了。

但早饭还在锅里,是温热的。

坦白的说,这顿饭吃的并不香。

尤其旁边有两个小女孩瞪着眼睛看着你,嘴里还叽叽喳喳的,那种感觉格外煎熬。

莫忘归也没有要管的意思,划拉着手机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两条白嫩嫩的大长腿就翘在餐桌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他下饭用。

“吃完了?”

他要收拾碗筷的时候莫忘归终于抬头,走过来从他手里接过东西:“吃完饭带你们出去玩,想去什么地方?”

“钓金鱼!”

“不,我想去游泳!”

他还没开口如意如愿就争相表达起自己的意愿,说完还相互反驳对方,简直比十只鸭子还要吵闹。

莫忘归没说话,询问的眼神一直看着他。

“我想在家。”

张繁弱一副很无趣的样子。

实则是因为昨天白幼狸说要过来,他怕自己出去了白幼狸找不到人。

以她的性子那还不直接委屈死。

想什么来什么,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张繁弱拿起一看正是白幼狸的。

“繁弱!”

他还没出去,电话里白幼狸的声音就已经很委屈了:“你接一下我,我进不去你们小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