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16章 拿出你的担当来

第16章 拿出你的担当来

张繁弱最终还是答应了秦晚台。

不答应不行,这老阿姨掉起眼泪比小女孩还让人难顶,而且这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于情于理他也不能再僵持下去。

“繁弱你放心,阿姨回去就帮你教训她,以后阿姨来带你,多可人疼的孩子啊,她那个人就没有心。”

说着,秦晚台发动车子就想走。

这时候张繁弱出声了:“秦姨,把莫姐姐接上再走吧。”

秦晚台愣住了。

她光顾着安慰张繁弱都快把莫忘归忘了,这会街道上也看不见人影。

“等我给她打个电话。”

秦晚台掏出手机,内心还有些感慨。

这孩子心真是太细了,而且也太会为人考虑了,换做旁人家的孩子不说想不到这一步,就是想到了估计都会闹着不想和莫忘归一辆车。

得想办法留下这个孩子才行。

秦晚台思索着对策,通话却迟迟无人接听,她的眉毛逐渐皱起来,内心也开始慌了。

不接电话?

这么晚了人不会出事了吧?!

她再生莫忘归的气,可莫忘归是她女儿不可能不担心,正紧张的发抖的时候张繁弱又开口了:“她离我们应该不会太远,阿姨开车往回找找吧。”

张繁弱这么说是有根据的。

秦晚台能摸到他的位置肯定是莫忘归报的信儿,能报信就表明她离自己不会太远,很可能就是一路跟着过来的。

秦晚台也下意识按照他说的去做了。

开车也没多远,张繁弱就见到了蹲在树后的莫忘归。

“阿姨,人在那。”

“……这死丫头居然不接我电话!”

秦晚台气的解开安全带,看样子是准备直接下去骂她一顿,张繁弱伸出小手拉住她:“秦姨,你别骂莫姐姐,这么晚了我想睡觉了。”

他神色很认真。

“……好。”

秦晚台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何尝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正因为清楚所以才感到心酸。

他才四岁啊。

怎么就这么懂事,这么省心,这么敬小慎微呢?

秦晚台忍着眼泪下去,倒也真没有骂莫忘归,而是站到她面前,冷冷的命令她上车。

莫忘归沉默着站起身坐进后排,回家的路上也一言不发好像并不存在,到了家更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的秦晚台已经想发飙了。

即便是亲生闺女,相依为命十几年她也觉得莫忘归现在有些过分。

就不能道个歉吗?

怎么这几天这么小孩脾气?

“秦姨。”

张繁弱适时的拉住了她:“我想睡觉了,你抱着我睡吧。”

说到后半句张繁弱脸都滚烫了。

但他不能不这样做,如果放着不管秦晚台肯定要上楼揪着莫忘归教训了,母女俩一起矛盾他的罪过最大。

秦晚台这时候自然不会拒绝他的要求,气鼓鼓的抱着他就上了楼。

在外一天,躺到床上的张繁弱感觉自己魂儿都要飞了。

累,太累了。

甚至可以说身心俱疲。

张繁弱坚定了离开莫家的想法,他来是想好好生活的,而不是夹在中间左右调停,这根本就不是四岁小孩该过的日子。

“繁弱,累了吧。”

秦晚台看出了他的疲态,伸手温柔的抚着他的脸:“今天的事阿姨跟你保证是最后一次了,你就安心睡吧好不好?”

“……嗯。”

张繁弱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然后就再也撑不住了,四岁的身躯终究还是经不起折腾。

秦晚台看着他眉宇间的倦色,心中更为自责,要是今天自己下了班过来也许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了。

确定张繁弱已经睡熟,秦晚台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冷着张脸敲响了莫忘归的房门。

门很快开了。

秦晚台走进去摸开灯,看到莫忘归坐在床上,低着头一副很失落的样子。

“你今天怎么回事。”

她忍着怒气压低着声音:“电话里没有讲清楚,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到底得了什么失心疯?!”

莫忘归低着头将前后经过说了。

秦晚台不听还好,听完气的浑身发抖:“所以呢?!繁弱做错了什么?莫忘归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

秦晚台少有的严厉。

莫忘归不怕,但她就是有些沮丧。

她不是回避问题的人,这会哪怕心里难受还是低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我就是有些委屈。”

莫忘归边说边扣着指甲:“我让他把那个白幼狸带过来,但他不愿意,要自己出去见她,我感觉他没把这里当家。”

秦晚台愣住了。

有些话不说还好,一说莫忘归就有些绷不住了,积压了一天的难受顿时涌出,整个人的肩膀轻微颤抖起来,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

“而且,而且他出去了也想不到给我打电话,都是让,让那个女人给我打,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

莫忘归很少哭的。

最起码初中后秦晚台就见不到了,这会哭都是动静极小的,但依旧能让人感受到她的伤心。

秦晚台又是心疼,又是哭笑不得。

“你平常也没这么傻啊。”

她叹口气,从桌上抽出几张纸给莫忘归擦眼泪:“繁弱刚来家还没两天呢,你指望他和我们有多少感情?而且他多大?你多大?他还是个孩子你就让他什么事都让着你?你平常没那么幼稚啊。”

莫忘归一动不动没有说话。

她这时心里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但当时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就有些委屈和憋闷。

她对张繁弱说的话不是假的啊。

她是真的打算照顾他直到长大的,为此都做好了准备和秦晚台硬顶。

结果秦晚台这关被张繁弱轻而易举的攻破,反而是她这里出了问题。

心虚、委屈、迷茫。

“明天你要跟他道个歉。”

“不要。”

莫忘归下意识的拒绝。

秦晚台皱紧眉头:“你别耍小孩脾气了,繁弱已经不想留在这里了,是我强留了他一个星期,你再这样我也留不住他了,你真想让他走?”

“……”

秦晚台语气严厉,莫忘归的表情却呆呆的,手指更是不由自主的绞在一起,低着头陷入了沉默。

“明天你必须去给他道歉,这事责任全在你身上,拿出你的担当来!”

秦晚台说完就起身走了。

莫忘归呆坐在床上半天,最后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清楚。

第二天清晨。

莫忘归起床后还没想好该以何种方式委婉的道歉,来叫张繁弱起床吃饭的秦晚台却发觉了他的不对劲。

“繁弱,繁弱快起来吃饭啦。”

床上,张繁弱虚睁着眼,对她的呼唤没做出多少反应。

秦晚台摸了摸他的额头,下一刻整个心立马提了起来。

“繁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