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20章 那个阿姨有没有欺负过你

第20章 那个阿姨有没有欺负过你

“清如姐姐。”

张繁弱让开身子,好奇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这会大概是早上八点多。

如果不是上班族,一般成年人很少有这个点起床的。

“给你送饭啊。”

门外的沈清如笑容温婉,进来后将提着的饭盒放到桌上:“我借医院厨房熬的营养粥,你赶紧喝点吧。”

张繁弱感觉有些奇怪。

他自认为和沈清如没多熟,也就一起看了一天的书,虽然他长得可爱堪称中老年杀手,但也没自恋到一天就将对方‘俘虏’的地步。

虽然有些反常,但不管怎么说沈清如也是一片好意,这个情他得领。

“谢谢清如姐姐,我先去洗漱。”

乖巧的道完谢,张繁弱捧着口杯进了卫生间。

沈清如不放心的在门口看了眼。

发现他动作娴熟,虽然洗漱台比较高,但他踩着小板凳站的稳稳当当。

真乖巧啊……

沈清如内心感慨一声,再转头看向秦晚台就有些不善了。

这会秦晚台还有些迷糊。

她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好,因为担心张繁弱所以夜里起来了好几次,这时候就靠在床头表情迷茫。

沈清如看着她,过了会秦晚台终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

“你是……清如?”

她眼睛微微睁开,恍然如梦的道:“来看繁弱的吗?快坐吧。”

沈清如矜持的点了点头。

她随意的找了张椅子坐下,开口找着话题:“阿姨是姓秦对吗?您就是忘归学姐的妈妈吧?”

秦晚台稍微精神了点。

从昨天开始她就敏锐察觉出了这个小姑娘对她的敌意,这会故作不知的笑了笑,想看沈清如到底打算玩什么把戏。

“对啊,你和忘归认识吗?那孩子平常在学校是什么样的?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可能还没你们这些同学朋友了解她呢。”

“……我也就远远见过学姐几面。”

沈清如挽了下耳边的长发:“秦阿姨,我听繁弱的姐姐说,最开始想要领养繁弱的是忘归学姐?”

肉戏来了?

秦晚台不动声色的道:“对啊,那孩子可任性了。”

任性?

沈清如忍着内心喜意:“怎么?秦阿姨不赞同学姐的决定吗?好像也是,毕竟学姐今年才……”

“不是,是她一开始没跟我说。”

秦晚台打断她以后满脸笑容:“繁弱那孩子我满意的很,一开始她就该带我过去的,说不定当天就能把领养他的事直接确定下来。”

“……”

沈清如的微笑都快维持不住了。

连秦晚台都决定了领养张繁弱,那她还有机会吗?

不对。

白幼狸说过,双方现在还处于体验期,领养协议肯定没完成,她不能慌,一慌就全完蛋了。

沈清如调整好情绪,又神情自若的和秦晚台闲聊起来,然而后者工作十几年,沈清如自以为掩藏的很好的情绪都被秦晚台看在了眼里。

还是太嫩了。

而且果然是盯上了繁弱。

秦晚台笑容灿烂,但内心却充满了不屑。

小丫头片子,想什么美事呢?

“过几天我就决定正式领养繁弱了。”她笑眯着眼睛,语气诚恳:“你和繁弱的姐姐都认识,到时候一定要来家里吃饭啊。”

“……”

沈清如咬紧牙关,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

幸好这时张繁弱出来了。

“繁弱,快过来喝粥。”

她连忙打开饭盒,取出里面的早点还有粥推到张繁弱面前,还用纸巾将筷子细心擦干净后递给他。

她的贴心让张繁弱有些别扭。

其实何止是他别扭,床上的秦晚台都感觉别扭极了,往常这个工作可都是她的,偏偏她还没法说个不好。

“清如姐姐,你吃了吗?”

“乖,快点吃,姐姐来时已经吃了。”

张繁弱听完点了点头。

随后他将粥和早点端到床边,放到秦晚台面前:“秦姨,你也吃点吧。”

张繁弱的眼里充满了感恩。

秦晚台都被他感动到了,忍不住伸手搂过他亲了口:“繁弱真疼我,阿姨没刷牙呢,你自己吃吧,等会忘归就带饭过来了。”

说完她忍不住抬头看了眼。

果然,沈清如的笑容愈发勉强起来。

这就让阿姨很舒服了,秦晚台跟吃了人参果似的,笑的根本合不拢嘴。

张繁弱这顿饭吃的头皮发麻。

他不懂秦晚台为什么看他吃个饭都能看的这么开心,从头到尾笑容都没停下来过。

“繁弱,好吃吗?”

沈清如等他吃完后坐到了他的身边。

张繁弱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沈清如顿时喜笑颜开:“那出去散散步好不好?姐姐的奶奶从昨天就说你可爱,特别想见见你呢。”

这个要求不太好拒绝。

张繁弱扭头看向秦晚台:“秦姨,我可以去吗?”

秦晚台肯定不想让他去。

但沈清如用奶奶当做借口确实不好让人拒绝,而且张繁弱本就对她好感不低,秦晚台这时候可不想当恶人。

“去吧,要记得跟奶奶问好。”

她大方且温和的冲沈清如笑道:“繁弱就交给你了,中午我领他回来办出院手续。”

沈清如咬牙点了点头。

还不得不道了声谢谢阿姨。

等到她牵着张繁弱离开,秦晚台脸上的笑容缓缓敛去。

“还有点城府,不知道谁家小孩。”

正当她思索着沈清如家世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莫忘归拎着两个饭盒走了进来。

“张繁弱呢?”

她将饭盒放到桌上后疑惑的看向秦晚台,却发现自家亲妈脸色冷淡。

“被人拐跑了!”

秦晚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要是有刚才那个小姑娘一半道行,繁弱会不愿意上咱家户口?”

莫忘归神色一垮。

她冷着脸,紧紧抿着唇,手握着饭盒因为太用力以至于青筋都鼓起来了。

好半天之后。

“谁啊。”

她忍不住问。

另一边,张繁弱跟着沈清如出来后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她奶奶的病房,而是被带到了花园的亭子里。

“繁弱啊。”

沈清如蹲到他面前,语重心长的道:“你跟姐姐说,你过去那边之后,那个阿姨有没有欺负过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