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22章 张繁弱的人生目标

第22章 张繁弱的人生目标

“奶奶……”

沈清如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看到自家孙女这个样,周老太太叹口气也不忍心去苛责。

自家孙女她也清楚。

自小就聪明,也称得上温柔善良,平时很少会在朋友身上用这些小心机。

她最终还是决定帮孙女一把。

“这趟回去我帮你问问你爸口风。”

沈清如欣喜若狂的抬起头,周老太太却又接着道:“你爸不同意,你小手段用的再多也没用,到头来反而是害了那个孩子。”

沈清如郑重的点了点头。

类似的手段她也不想在用了,用完总有种辜负朋友信任的深深负罪感。

而另一边跟着莫忘归往回走的张繁弱也在面临大人给予自己的人生‘教诲’。

“以后不要跟陌生人来往。”

莫忘归牵着他到一处拐角,面色凝重语气也煞有其事:“你长得这么可爱,万一碰到坏人把你拐卖了怎么办?你知道拐卖吗?就是把你卖到大山里面,关在小黑屋还用铁链子锁着你不让你跑!”

“……”

张繁弱目光怪异的看着她。

这确定是拐卖小孩不是拐卖妇女?

莫忘归望着他毫不掩饰的疑惑,在那双大眼睛的注视下内心忽而有了些负罪感。

“总之要小心一点。”

她撇着头委婉道:“以后你要去什么地方可以让我和我妈带你去,知道了吗?”

张繁弱无奈道:“可是清如姐姐和我姐是室友,她不是陌生人啊。”

嗖——

莫忘归手指抵在他额头上,表情充斥着对小孩子的唬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知道多少小孩子出事都是因为熟人作案嘛!”

好幼稚……

见到张繁弱不为所动,直晃晃盯着自己,莫忘归心生尴尬,缓缓挪开手指。

“那个沈清如你别看她长得漂亮。”

莫忘归牵着他的手继续往回走,还不忘给他上洗脑包:“但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样表里如一,万一她是个坏人你不就被她欺骗了吗?”

“是是是。”

张繁弱无奈的随口敷衍着她。

莫忘归果然还是做错事话少的时候更可爱点。

回去之后秦晚台已经收拾好了东西。

在离开的时候,张繁弱不忘去跟那个钱老大夫打声招呼。

据秦晚台所说对方其实已经退休了,是被秦晚台请过来的,原定只过来一天,但也许是看张繁弱可爱所以今天也过来帮他检查了一下。

张繁弱吃足了颜值红利。

甚至离开的时候钱老大夫都还有些舍不得,很有种想就地收他当干孙子的冲动。

“小繁弱,这是爷爷的电话你记一下。”钱老大夫亲自将她们送到楼底下,然后掏出了自己的老年机:“以后身体不舒服又不想来医院的话就打电话给钱爷爷,钱爷爷现在退休了,每天不忙,你随时可以打。”

张繁弱听着还有些心酸。

刚才他了解到钱老大夫的儿女都已经移民了,想接他过去但是故土难离,现在就和老伴住在一起,之所以这么喜欢他可能也是联想到了自己的子女。

“谢谢钱爷爷。”

他罕见的主动拉起钱老大夫的手,认真道:“以后我会经常去看钱爷爷的,您回去吧。”

钱老大夫乐呵呵的点了点头。

待到他离开以后,秦晚台上前揉了揉他的头发:“以后想找钱爷爷了就告诉阿姨,阿姨带你过来。”

张繁弱点头笑了笑。

他觉得这一世自己很幸运,一路上碰到的都是好人。

曾几何时张繁弱很羡慕一种人。

他们自小生活美满,家庭幸福,一路走来很少看见世间的险恶,心里溢满了光,待人接物体贴温柔,每当看到这种人他都会有种自惭形秽的自卑感。

上一世也有女生说他温柔。

但他所谓的温柔只是在被戳痛了无数次后,在尖刺和善良之间选择了后者而已。

他的心是阴郁、悲观的。

所以他二十九岁都没有结婚,他深知自己性格上的缺陷根深蒂固,在痛苦了很多年后选择和自己和解,孑然一身。

结果释然后的他戏剧性的重生了。

这一生,如果张繁弱非要给自己制定一个人生目标的话,那他的目标不是吊打BAT,创建什么商业帝国。

他想成为前世理想中和现实版自己的结合体——知道现实苦难,但依旧能积极、乐观的去对待身边一切。

前世的他生长过程算不上美好,三观定型后内心已然枯槁,没有动力也没有能力去做这一切。

但这一世的他如此幸运,不仅能从头开始而且还身负系统,那不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繁弱,想什么开心的事儿呢?”

秦晚台抱起他,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刚才张繁弱面带笑容,眸子闪亮好像溢着光,她这个老阿姨对这幅模样真的没有抵抗力。

莫忘归羡慕的在旁看着。

她也想抱起张繁弱rua一口,但是终归有些不好意思,就只能嘴里酸酸的去缴费口排队去了。

与此同时一个女孩也走进了大厅。

她穿着有些土气的牛仔裤和体恤,但完美的身体曲线依旧夺人眼球,女孩进了大厅之后就避开人流,提着果篮拘束的站在角落等人。

白幼狸很不适应人多的环境。

因为她总会感觉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其中不乏一些下流猥琐的,因此人多的时候她习惯躲在角落,这会让她舒服很多。

“还没来吗?”

白幼狸掏出小灵通看了眼时间,心里却想着晚上要不要给张繁弱打个电话,昨天她发了个短信过去至今没有回复,白幼狸一边等一边委屈的都晚睡了两个小时。

说什么会经常给自己打电话。

全都是骗人的!

现在他指不定躺在沙发上乐不思蜀的看动漫了,哪儿会想起自己这个姐姐?

眼神飘忽间,白幼狸看到一个女人抱着个小男孩不停地rua,以至于后者嫌弃的一直推她的脸。

张繁弱也是这样,光抱抱都嫌弃的不行,白幼狸思索神游,随后就看到了小男孩露出的侧脸。

!!

“张繁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