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31章 你就是太矫情

第31章 你就是太矫情

张繁弱闭着眼睛装睡。

说实话,他内心早就开始动摇了,来到莫家虽然没几天,但是秦晚台是真没拿他当外人看。

尤其最近,对自己比对莫忘归还好。

有个人这么掏心掏肺的对他,张繁弱又怎么忍心说出拒绝的话。

“繁弱?别装睡了。”

秦晚台用手指轻挠他的下巴,让他有种自己是猫儿的错觉。

别说,还挺舒服的。

“快跟阿姨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那只手越过下巴轻抚他的脸颊,五指划过温温痒痒的,张繁弱一个没忍住嘴角露出了笑容。

“秦姨……”

“果然在装睡!”

破功后的他睁开眼睛,看到秦晚台不知何时凑了过来,近在咫尺的脸庞鼓着像一只河豚,端庄温婉的气质全无。

“快说!你怎么想的!”

她伸手箍住张繁弱脖子,做凶恶状:“阿姨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要逃避这个问题。”

“……”

张繁弱想了片刻,没有对她隐瞒自己的顾虑,秦晚台对他好,他也不愿说些车轱辘话,有什么说什么就好了。

“上次回家莫姐姐跟我说不要我了,虽然我知道莫姐姐说的是气话,但有一说不定就有二,我害怕听到这种话,所以我上次跟秦姨说的不是开玩笑的。”

张繁弱奶奶的声音透着一股和年龄不符的冷静与条理。

秦晚台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窥见他这一面,但心里与其说是诧异倒不如说是浓浓的心酸。

一个孩子不会无缘无故的早熟。

莫忘归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天天跟她吵着不想去幼儿园呢,而张繁弱赫然已经成了一个小大人的模样,好像对人性冷暖都已经有了认知。

“秦姨,你对我好我知道的。”

黑暗中,张繁弱抬起头,一双黑亮的眸子透着光,往常害羞的他到现在好像放开了一样,主动伸手搂住了她的脖子。

“所以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跟您说,莫姐姐有点小孩脾气,阿姨你为了我老是吵她我心里也不舒服,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我回到院里,但秦姨依旧是我秦姨。”

这些话平常不好意思说出口。

但借着眼下这个氛围,张繁弱坦诚的表达了自己的感激。

“诶——”

秦晚台吐出口气,抱着他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额头:“你都这样说了,阿姨还能放你走吗?”

张繁弱忍不住推开她的头。

“你还敢推阿姨!”

秦晚台死皮赖脸贴上去,想用行动感化他的心。

张繁弱语气无奈:“秦姨,你先擦擦鼻子行吗?”

秦晚台愣了片刻,随后才发现自己的鼻子有些湿润,顿时不好意思的抽出纸给自己还有他擦了擦。

“咳,好了,说正事。”

她鹅蛋脸板着,语气严肃:“阿姨喜欢你,你也喜欢阿姨,阿姨不可能放你回院里,你不想阿姨骂忘归阿姨也不骂她了,以后你就跟着阿姨生活,阿姨平时上班不和她住一起。”

秦晚台的话不出他的预料。

张繁弱十分感动,然后拒绝,因为虽然喜欢和秦晚台一起生活,但之前他就想过,不能因为自己而让母女二人产生矛盾。

他心里一直很有数。

“嘿嘿嘿,拒绝也没用。”

秦晚台‘阴恻恻’的笑了:“阿姨只要随便打个招呼手续就能下来,你只有主动接受和被迫接受的权利。”

张繁弱抿紧了嘴唇。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多想了,总感觉这一刻的自己像极了霸总小说里的柔弱女主。

太淦了。

一直到睡觉之前,二人都没有达成共识,秦晚台的领养意愿非常强烈,以至于忽略了他本人的意见。

甚至不止是意见。

就好像怕他跑了似的,秦晚台完全把他当成了小号抱枕,手臂和大腿就好像白蟒似的缠着他,令张繁弱动弹不得。

“你啊,想的太多就是矫情。”

睡前的秦晚台点中了主题:“阿姨喜欢你,也希望你活的简单一点。”

“……”

简单一点?

张繁弱略有些蛋疼。

上一世手上的牌这么差,做任何事之前可不就得多想一点吗?想的多了,人的思维就复杂了。

“放心吧,阿姨会保护你的。”

秦晚台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道:“繁弱啊,阿姨能亲亲你吗?”

她的口吻像极了白幼狸。

张繁弱还没表态,她已经凑上来啪叽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

“预支明天的。”

“……”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张繁弱连埋怨的心思也没有,随着秦晚台一同沉沉睡了过去。

也是这天,清晨。

秦晚台在生物钟的作用下醒过来,整个人还是困意十足,她睁开眼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呆,最后低头看向怀里的张繁弱。

他还在睡着呢。

那张白嫩嫩胖乎乎的小脸,从侧面看上去神似蜡笔小新。

哪个干部阿姨经得起这种考验?

“你这不是诱惑阿姨嘛……”

秦晚台喃喃自语,低下头趁他没醒rua了好长一口,最后才抬头咂了咂嘴:“不算偷亲,这是预支明天……后天的。”

为自己的行为做了辩解,心里果然好受多了。

随后她便想起了昨晚的交谈。

秦晚台想了想,洗漱后直接下了楼,这个点她记得莫忘归也是醒了的,女儿的作息非常随她。

污污——

楼底下客厅传来玩具车的声响,秦晚台眉头跳了跳,下到一楼果然看到女儿在玩具车上玩的不亦乐乎。

“妈……醒啦?”

看到她,莫忘归神色有些不自然,但也没有从车上下来:“刚订的骆驼奶送到了,在锅里温着呢。”

秦晚台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刚想夸一句,却见女儿嘴边有白痕。

“你订了几瓶?”

“一瓶啊。”

“那你嘴边是啥?”

“……”

莫忘归擦了擦嘴,脸色微红:“我没喝,就是闻了闻味。”

秦晚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都多大人了,想喝自己再订不行吗?”

莫忘归有点委屈。

她就是闻着香味有点好奇,真没喝就是舔了舔盖。

“跟你说件事。”

秦晚台板着脸:“回头我要把繁弱接到我那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