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32章 晚上阿姨把它们全鲨了!

第32章 晚上阿姨把它们全鲨了!

莫忘归觉得屁股下的玩具车不香了。

虽然她一开始的打算就是请个阿姨,平常再让亲妈帮着带一带,但是秦晚台主动提出来她就觉得有些不舒服。

就好像二人要丢下她一样。

“那我呢?”

莫忘归缓缓将车开到沙发边上:“他可是我带回来的,一开始你还不愿意呢。”

秦晚台冷笑一声。

“所以呢?”

她翘起二郎腿:“你带回来就是你的了?你问问他愿意跟你还是跟我?”

莫忘归不说话了。

这几天她自然看得出张繁弱最喜欢谁,如果要他选的话,选一百次也肯定是她妈而不是她。

“你还别心里不平衡。”

秦晚台看出了她的心思:“你平常学业和公司要兼顾,哪儿有时间照顾他?把他留你身边要不了两天就得跑,你平时想我们了可以过去看看。”

学业其实还好,她已经大三了。

但是公司那边不三天两头过去看看还真不行。

“行吧。”

她最终艰难的点了点头。

但心中还是有些失落,这大概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吧。

刚带张繁弱回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未来一段时间要边做秦晚台的思想工作边照顾孩子。

等到秦晚台接纳张繁弱以后,三人就能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她也顺便能体验下多个弟弟是一种什么感觉。

但张繁弱实在太能干了。

短短几天时间秦晚台就被他俘获,对他的关心甚过于自己,而自己的表现却称不上好,以至于现在的她都感觉有些融入不了二人了。

“以后别跟小孩一样了。”

秦晚台摸着她的头发轻叹口气,把昨晚二人之间的交谈叙述一遍,莫忘归听着听着,嘴唇越抿越紧。

“他说过原谅我了的。”

莫忘归低着头扣着方向盘,内心这时候很难受。

倒不是说埋怨之类的。

她其实也是个分得清对错的人,就是有些委屈和隐晦的自责。

想想那天的自己,鬼使神差对孤儿出身的他说出那种话,小孩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本就敏感,她在这方面做的远没有秦晚台好。

“原谅并不意味着接受。”

秦晚台也有些惆怅:“现在他担心我们母女关系闹僵所以不愿意过来,我也想问你到底怎么个想法?”

莫忘归这时候彻底挫败了。

“能怎么想?”

她头埋的很低:“让他跟着你呗,平常我也少去,反正我也照顾不好他。”

她说是这样说。

但秦晚台也不可能把她的话当真,不然那不真成了接受一个放弃一个了?

“你想不想让他彻底原谅你?”秦晚台声音透着蛊惑:“想的话,妈可以帮你。”

“……”

莫忘归沉默着摩挲方向盘。

她内心很挣扎,秦晚台所说的她很心动,但根深蒂固的骄傲又在作祟。

她什么身份啊?

从来都是别人配合她,努力想融入她的生活,还没有她努力去追寻另一个人谅解的时候。

这时候秦晚台忍不住笑了。

母女相处多年,她又怎么看不出女儿的纠结?顿时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拉着她附耳一阵低语。

“怎么样?学会了吗?”

秦晚台笑容得意:“学会了这些,就没有拿捏不住的小孩。”

莫忘归抿了抿嘴。

“难道你不想有个可爱的弟弟?”秦晚台不住戳弄着她:“试试吗?试试吗?”

“哎呀你真烦。”

莫忘归拨开她的手:“知道了知道了!你就跟老太婆一样!”

秦晚台露出了迷之笑容。

换做平时,莫忘归敢说她像个老太婆那娘俩非得比划比划才行,但现在这只是小姑娘的矜持而已。

她曾经也是个小姑娘自然对此门清。

哒哒哒——

这时候楼梯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莫忘归面色一变,顿时一脚油门下去,玩具吉普车漂移过弯冲进储藏室,这时候张繁弱才刚刚下来。

“秦姨,我怎么听到玩具车的声音了?”

“……有吗?”

秦晚台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伸手一把揽过他:“让我看看咱家繁弱是不是睡迷糊了——”

然后冲着他的脸一阵乱揉。

张繁弱的困意顿时没了,没好气的推开她的手,然后担忧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秦姨,你看看这里。”

他指着左脸颊:“是不是红了一块?”

秦晚台心虚的看了眼。

没跑了,是她清早亲的那块地方,当时rua的无法自拔,结果吸红了一块。

“还真是。”

她替张繁弱揉了揉:“估计房间里有蚊子,阿姨晚上给你拿电蚊香。”

“是蚊子吗?”

张繁弱对此表示怀疑。

“肯定是。”秦晚台手比做刀,恶狠狠的往下砍落:“敢咬我家繁弱,阿姨晚上把它们全鲨了!”

张繁弱虚起眼睛看着她。

幸好这时候莫忘归从储藏室里走了出来,秦晚台迅速向她看过去:“忘归,你订的骆驼奶呢?”

“……不是在锅里吗?”

莫忘归脸色迷茫,配上凌乱的长发整个人显得很呆。

“快拿过来!”

“哦……”

待她去厨房以后,秦晚台一边逃避张繁弱的眼神一边干笑道:“繁弱啊,你莫姐姐专门给你订了骆驼奶,营养价值可高了,你喝了以后一定能又高又壮。”

张繁弱放弃了追究红痕的来历。

也许这就是成长所要付出的代价吧,毕竟他只是个四岁的小男孩,可怜无助又柔弱,就如同刀俎上的鱼肉。

过了会莫忘归拿着奶回来了。

“谢谢莫姐姐。”

“不客气。”

张繁弱拿起那淡黄色的骆驼奶,发现瓶盖已经不见了但是奶却没少。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张繁弱皱着眉头尝了尝,发现味道还行,比牛奶咸了点,但奶味更浓。

莫忘归在旁看着。

微不可查的吞咽了下口水。

她倒是觉得骆驼奶味道一般,而且也没那么贫,就是感觉张繁弱喝的很香导致她有点馋。

‘回头我也订’

暗下决心的莫忘归撇开眼睛,这时候手机响起,她顺手接通。

“嗯,嗯,好我知道了。”

莫忘归抬眼看向张繁弱,并将手机递给他:“院长的电话。”

秦晚台听到这也看了过来。

二人注视下,张繁弱决定等会要多嘴甜几句。

“喂,院长奶奶,是我。”

“繁弱,奶奶问你个事。”

电话那头,李院长声音有些焦急:“两个月以前,你是不是救了一个车祸的阿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