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40章 做那繁星中的一颗

第40章 做那繁星中的一颗

“何姨,你不用担心我。”

他伸手握住秦晚台的裙角,微低着头:“秦姨还有莫姐姐真的对我很好,在院里我是最幸运的孩子。”

说话间他忽然有些惆怅。

但他心思掩藏的很好,秦晚台和何婵都没发觉他此时的情绪,唯有旁边比他高半头的小男孩看到了他低下头后的眼神。

“晚台阿姨。”

小男孩突然走过来:“我能和繁弱弟弟出去玩吗?”

“好啊。”

秦晚台喜欢这孩子的懂事,也想让张繁弱多几个同龄的朋友。

“繁弱,你和清书一起出去玩吧,别走太远听到了吗?等会阿姨要是找不到你,你回家以后就惨了。”

说话间秦晚台的手轻揉着他的耳垂。

张繁弱忽略了她言语中的小威胁,有些纳闷的和小男孩走出病房。

二人也真的没有走太远。

医院走廊有长椅,小男孩带着他直接找个长椅坐了下来。

“你不开心?是她们对你不好?”

他开门见山的道:“你可以告诉我,我跟妈妈讲,我妈妈很厉害的,你是我妈妈的救命恩人,她一定会帮你的。”

张繁弱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就很想问他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好像很懂的样子,这小鬼莫非是重生者前辈?

“不是因为秦姨,她们对我很好。”

他说的有些漫不经心。

刚才的情绪之所以不高,其实是因为想起了院里的那些小孩。

他是院里最幸运的孩子。

无论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都是如此。

其实,院里像他和白幼狸这样健全的孩子真的很少,大多数孩子都患有先天性的残疾或者缺陷。

他还记得上一世发生的事。

因为被领养的很早,再加上生活不如意,他一直到高中毕业才回院里看过,结果第一次去就有个疯女人拉着他不放,咿呀咿呀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张繁弱当时都快被她烦疯了。

然后就见那个疯女人从兜里掏出了两块糖,那种很劣质、以前农村结婚用的喜糖赛他手里。

他有些不明所以。

“小红还记得你呢。”

李院长那时候走过来,看着一脸茫然的他道:“你小时候一直和小红几个玩啊,那时候你两岁半,她四岁,你怎么可能还记得。”

他感觉很荒谬。

小红是谁他早就已经忘了,而且他不相信一个疯女人能将这事记十几年,还能认出长大后的他来。

后来院长又向他介绍,小红是出生因为脑膜炎导致智力不健全被父母遗弃的,成年后也不具备工作能力,所以一直留在院里做一些打扫卫生的简单工作。

她的智力一直只有几岁孩子的水准。

但是很多事她记的比谁都清楚,还很是认人。

“她当年对你可是最好的。”

院长当时笑着对他说:“她就一块糖,自己嗦了两口就给你了,你当时吃的可欢实了。”

小红听着也在旁边笑。

张繁弱还记得,她长得没白幼狸那么好看,但笑起来很美,眼神像小孩子般清澈。

但他当时一脸憋红。

他觉得这是黑历史,当天回去也去上大学了,大三那年回到院里才知道,小红在他走后第二年就已经死了。

院长说。

她还是像小孩子那样喜欢玩,经常偷偷跑出去,结果一天下午失足掉进了河里。

院长还说。

他在院子孩子里已经算是幸运的了,这里大多数孩子就像小红一样,来的无人问津,走的悄无声息。

“你怎么了?”

旁边有人扯了扯他。

张繁弱恍然回过神来了,急忙道:“我没怎么,我现在挺高兴的。”

“……高兴?”

小男孩用细嫩的手指擦了擦他脸上的泪痕:“可是你在哭诶。”

张繁弱没有觉得害臊。

他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傻孩子,有时候哭并不代表着难过,笑也并不代表着开心。”

何清书眨了眨眼。

是他听错了吧?这个比他小几岁的弟弟居然说他是傻孩子?

他沉思片刻,并没有生气。

因为这个弟弟刚才说的话、神态都好像母亲跟他讲道理时的一样,就感觉不明觉厉。

“那你是因为什么开心啊?”何清书歪着脑袋,细碎的头发盖过眉毛,只露出一双清澈秀气的眼睛。

张繁弱想了想。

一个小孩子,说说也无妨,难得能显露他成熟的灵魂,身旁没个观众怎么行?

“因为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

他手捧着下巴,满脸认真:“让我有机会、有能力挽回一些东西;改变一些人;做一些事。”

“……”

何清书再早熟也还是个孩子。

浅淡的阅历让他对张繁弱的话似懂非懂,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沉默着又觉得不太好。

算了,干脆鼓掌吧。

他轻轻拍了拍手,眼睛里满是小星星:“繁弱弟弟,你好厉害,我感觉你是我见过的除了妈妈最厉害的人。”

就这?

我还没开始呢。

张繁弱无趣的伸了个懒腰,其实他早就决定做这些事了。

但刚刚突如其来的情绪在催促他。

也许是因为最近太过顺利,遇到的人都太过善良,以至于他有时候会产生一些负罪感。

类似于……

我何德何能,可以接受这么多人的善意和喜爱?

也许他并不能做到兼济天下。

但是别人给予他的光,他想分出一部分给予别人,他不需要成为太阳,只要能做点缀夜空的繁星中的一颗就行。

也许这就是他重生回来的意义所在。

“繁弱?”

面前传来一个轻声的询问。

两个小孩齐齐抬起头,张繁弱见到了正被护士搀扶着的周老太太。

“呦,真是繁弱啊。”

老太太很意外,笑的也很开心:“你怎么又来医院了,坐在这干嘛啊?”

张繁弱连忙站起来。

“周奶奶,我是来看一位阿姨的。”

他对周老太太还是很尊重的:“我还以为您已经出院了呢。”

“快了快了!”

“周奶奶,咱们现在还不能久站。”旁边的护士委婉的催促道:“有话咱们边走边说?”

张繁弱在想着要不要告辞。

周老太太却亲昵的拍了拍他的手背:“你去奶奶病房里等奶奶,清如今天也在,奶奶好几天没见你想你了,你今天陪陪奶奶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