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42章 谁碰谁不迷糊

第42章 谁碰谁不迷糊

张繁弱这个人很善良。

别人难堪的时候他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库库库库——”

他将头埋在被子里,艰难的抑制着自己的笑声。

过了会。

他收拾好心情,拿起一卷纸从门缝里递进去,之后沈清如从里面走出来,脸色红的跟大虾一样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二人坐在沙发上。

气氛那不是一般的尴尬。

“清如姐姐……”张繁弱最终主动开口:“遥控器在哪啊?我想看电视。”

沈清如巴不得如此,连忙给他找遥控器,再之后的气氛就自然了许多。

尤其见到他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上的动画片,沈清如内心更是长长出了口气,更觉得张繁弱简直就是个宝藏小孩。

要是换做别的孩子……

估计刚才就该一脸好奇的问她:“姐姐,你为什么撅着屁股走路啊?”

光想想她就有种跳楼的冲动!

“繁弱。”

她温柔的摸着张繁弱的头发:“你今天怎么过来了?谁带你来的?”

“秦姨带我过来看望一位阿姨。”见到沈清如想开了,张繁弱也不再假装看电视。

沈清如点了点头。

眼底却有一抹阴霾。

怎么感觉繁弱和那家人相处的越来越融洽了?

“这样啊,那姐姐问你。”

她不动声色的将身子靠过去:“你是已经决定要和莫学姐一起生活了吗?”

张繁弱这回没有犹豫。

莫家母女对他很好,无论从情感上还是现实角度都无可挑剔,最主要的一点是他觉得自己能完全融入她们的生活,这也意味着……

他也终于要有家了啊。

“那恭喜你了哦……”

沈清如心里酸酸的。

虽然她也有这个念头,但她知道现实中的阻力有多大,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没等她彻底躺平路子张繁弱就已经有了归属。

有点难受,但也由衷替他开心。

“繁弱,姐姐跟你说哦。”沈清如搂着他的肩膀,轻轻道:“姐姐虽然跟你认识的不久,但真的很喜欢你,所以以后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记得来找姐姐,不许和姐姐客气!”

“……”

张繁弱感觉有些怪怪的。

刚才何姨是这样,沈清如也是这样,怎么这么短时间他就已经有这么多‘靠山’了?

“听到没有!”

沈清如捏着他的鼻子晃了晃。

张繁弱回过神笑了笑:“那就谢谢清如姐姐了,不过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清如姐姐你帮我关照关照阿狸姐行不行?”

“……”

沈清如嘴巴抿了抿。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啊,为什么这股酸意愈来愈浓,萦绕着她挥之不去?

“放心吧,不用你说。”

她强笑着捏了捏张繁弱的脸:“阿狸和我可是好姐妹,我不关照她关照谁?”

张繁弱这才放心。

白幼狸也是他的家人,但是她人在学校,自己平常又不在她的身边,沈清如背景不浅,有她罩着白幼狸在学校就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这时候周老太太也回来了。

张繁弱并没有在这里久待,陪她老人家聊了会就走了。

待他走后,沈清如撑起下巴发呆。

“怎么了如如?”

“没怎么,就是……”沈清如没精打采的道:“繁弱已经决定和那家人一起生活了。”

周老太太对此倒不意外。

她见过秦晚台的面,她这种年龄阅历的人,一个人什么样她聊几句心里就有底了,因此倒也不担心张繁弱将来会受委屈。

“那个小秦我打听过了。”

周老太太安慰着孙女:“她为人准则是肯定有的,你要真是喜欢繁弱,回头咱们找个时间,让他认你当个干姐姐。”

沈清如有些意动。

确实啊,当不成一家人,成为像白幼狸那样的姐姐也好啊!

没看张繁弱天天惦记她吗?

“好!”

沈清如下定决心点了点头:“到时候也让他认你当个干奶奶。”

她一副有好事不会忘记奶奶的样子,周老太太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有个干孙子好像也不错?

另一边张繁弱已经回到了何婵的病房,他刚一回来,秦晚台就拉着他准备走了。

这会也已经快中午了。

“何姨,那我们先走啦。”他冲着何婵还有何清书挥了挥小手:“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看你们的。”

何婵笑而不语,冲他招手。

张繁弱不明所以的走过去,何婵轻轻搂着他,声音软糯带着热热的湿气:“阿姨过两天就出院了,等阿姨出院以后你来阿姨家吃饭好不好?”

张繁弱被她刺激的耳尖都竖起来了。

“行,到时候何姨可以和我打电话。”他小脸有些泛红:“何姨喜欢花,到时候我会带一束花过去的。”

何婵笑的很开心。

甚至在他额头上轻轻点了一口:“繁弱这么浪漫啊?那阿姨到时候一定准备好烛光晚餐。”

“……”

张繁弱忍不住了,匆忙和何清书打了个招呼就跟秦晚台走了。

一直离开医院大门,他才出口气。

为什么老阿姨一个比一个妖孽?这是不给现在的小姑娘留活路啊,要不是他前世都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就现在那些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谁碰谁不迷糊?

到了车上,张繁弱刚想躺下……

“秦姨,你干嘛啊?”

他望着将自己抱在怀里狠狠箍住的秦晚台有些蛋疼:“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

秦晚台冷笑一声。

“何姨喜欢花~”

她阴阳怪气挤眉弄眼的模仿着张繁弱刚才说的话:“到时候我会带一束花过去的~”

模仿完,她的表情重归‘凶恶’:“有没有意识到错误!”

张繁弱摇了摇头。

“好啊!笨小孩你还不改悔!”秦晚台声音提高了几度:“你就不会说秦姨回头我也送你一束吗?!阿姨就不是人?阿姨的心就不会痛了吗?”

她表情和语气堪称痛心疾首。

以至于张繁弱都下意识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等等!”

他发现了盲点:“阿姨我也没说不给你啊!”

“……”

秦晚台张了张嘴,半晌后:“但是你也没说啊,这就是忽视,阿姨有多难过多委屈你知道吗?”

张繁弱笑了笑。

“秦姨,这不需要说啊。”

他眨了眨清澈纯真的眼睛:“秦姨对我这么好,我都记在了心里,所以无论是花还是其他,别人有的,我也会给秦姨一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