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43章 您别凶我妈

第43章 您别凶我妈

秦晚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内心就好像突然被戳中了一样,难言的情绪瞬间填满了整个胸膛。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可人疼呢?

这不是逼干部阿姨犯错误吗?

她抵着张繁弱的额头,脑袋轻蹭着他:“真的?你真是这么想的?没有骗阿姨?”

“当然啦。”

他纯真笃定的声音几乎让听到的每一个人都不忍心去怀疑。

秦晚台心里顿时跟吃了蜜糖一样。

而张繁弱则深藏功与名的笑了笑,重生和女人接触多了以后,他渐渐发现有时候不能和女人讲道理。

就哄她!

就骗她!

反正道理已经讲过了,在道理和甜言蜜语之间她们选择了后者,那还能怪他吗?

“繁弱啊。”

秦晚台一边放开他一边语重心长的道:“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漂亮的阿姨都和秦姨一样对你好,尤其一些看上去温温柔柔的阿姨,那私底下指不定是什么人呢,你可不要当被白骨精迷惑的唐僧哦!”

没错!说的就是你何婵!

那手段别说小孩了,换个成年男人来了都抵不住,她家繁弱还年轻,不知道这社会的水很深,也只能让她这个当阿姨的时时教诲才行。

“……好。”

张繁弱眯着眼睛随口敷衍了一句。

他感觉秦晚台这话听着有些耳熟,想了片刻才惊觉这不就是莫忘归之前给他上的洗脑包吗?!

该说不愧是母女?

秦晚台还不知道他有这么多内心戏,给何婵小小的上了波眼药之后才觉得心里舒服一些。

“忘归,东西你让人买了吗?”

“买了。”

开车的莫忘归点头道:“咱们什么时候过去,到时候我打电话让人送过来。”

“就这几天吧。”

说完秦晚台低头看向满脸疑惑的张繁弱:“繁弱啊,这两天和阿姨回院里吧,你也顺便看看以前的小伙伴。”

回院里……

要办手续了?

张繁弱最终轻轻点头。

秦晚台心里那丝小紧张顿时不翼而飞,内心有种修成正果的轻松和喜悦。

以后终于是一家人了。

前排的莫忘归也回过头:“从院里回来之后,你把你那个阿狸姐也叫来吧,总归是要见面的。”

说话时她脸色已经很淡定了。

经历了这么些事,如果以前心里还有些情绪的话,那认识到自己的幼稚之后莫忘归也已经改过自新了。

以前她和张繁弱共同经历单薄。

但未来几十年他都是这个家的,有些事并不用太急。

“……”

张繁弱没有急着答应。

内心他也是想让白幼狸过来的,甚至关系越近越好,这样不仅对白幼狸有帮助,而且还关乎很现实的一点。

他今后一直在莫家这边,幼生期还相当漫长,如果白幼狸不能和莫家走近,那未来二人的联系势必会越来越少。

时间和距离会冲淡很多东西。

张繁弱内心很在乎白幼狸,甚至她的重要性还要在此时的秦晚台之上,所以他不愿意弄丢这么个掏心掏肺对他的家人。

唯一担心的就是白幼狸的反应。

她一直以来想做的事张繁弱都清楚,如果得知这个消息,不情绪失控就已经不错了,让她和莫家母女心平气和的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张繁弱感觉有些难为她。

“到了那天晚上,你把她的电话给阿姨,让阿姨跟她说好不好?”

秦晚台似乎看出来的他的担心,很是温柔的攥住他的小手:“相信阿姨,阿姨会跟她好好说的。”

“……谢谢秦姨”

张繁弱内心划过一股暖流。

莫家母女对他的情感真的很纯粹,不仅将他视为即将融入进来的家人,而且很多时候还很细腻。

自己以后也得对她们好才行。

叮咚叮咚——

张繁弱这边刚暗下决心,秦晚台手包里的电话忽然响起,她拿起一看,眉毛微皱。

过了会,她忽然按下拒接。

因为身高原因,所以张繁弱没有看到她眼中的纠结,一直等到回家以后,趁张繁弱看电视的时候她才给莫忘归使了个眼色。

母女二人来到了二楼。

“妈,怎么了?”

莫忘归坐在床上纳闷的看着她,刚才电视上在放海绵宝宝,眼看着痞老板已经召集族人准备强抢蟹黄包秘方了,结果秦晚台忽然把她喊了上来。

“嘘,我给你外公打个电话。”秦晚台自从上来后眉毛便一直皱着。

莫忘归面色凝重下来。

这么些年,外公和她们家的关系一直很僵硬,也不知道这次打电话过来是因为什么。

“喂?爸?”

那边的秦晚台已经拨通电话:“刚才有事没接你电话,现在空闲了,你最近身体还好吧?”

电话那头安静了半晌。

此时此刻,北淮某个宅院里,一个穿着背心的干巴老头正拿着手机坐在竹椅上,听到电话里女人的声音才语气生硬的道:“还好,暂时死不了。”

旁边几个小辈苦笑。

电话里女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老头听了几句就不耐烦的打断道:“今天我打你电话不是为了和你聊这些,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在申请领养一个小孩?”

电话一时有些寂静。

“是。”

砰——

老头立马从竹椅上蹦起来,暴跳如雷的道:“秦晚台你想干什么?!当初我介绍人给你,你不愿意再婚,现在忘归都多大了!你还要再领养个小孩?!”

“爷爷,消消气!”

“爸,您跟晚台好好说。”

旁边的小辈还没上来,老头就猛地一摆手甩开他们:“都给老子滚!谁让你们进来的?!都别在这碍事!”

等到人都被赶出去以后,老头深深吸了几口气,身上松垮的肌肤潮红涌现,使上面虬结的伤痕显得无比渗人。

“文件我已经让人扣下来了。”

老头声音变得无比冷硬:“人你哪接来的送哪去,别逼我拎着皮带过去抽你。”

“凭什么?!凭什么你……”

电话里秦晚台的声音也变得无比激动,就在这时莫忘归抢过手机,面无表情的脸上涌现出笑意,嘴里甜甜的道:“外公,您别凶我妈,这事是我的主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