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45章 天好黑,风好大

第45章 天好黑,风好大

张繁弱神情凝重了。

任务名用拯救也就算了,内容居然还带保护秦晚台不受伤害这个字样,他差点有了报警的冲动!

最终他还是按捺住了。

因为通过母女二人之前的异样,不难判断她们很可能对此事已经有了预见,那事情就复杂多了。

今晚必须试探出来!

这一天三人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张繁弱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傍晚他也没有出去散步直接放弃了这个日常。

晚上吃完饭,张繁弱上楼去洗澡。

他没有锁门,自己打开沐浴冲洗了一会,浴室门被从外推开,秦晚台走过来接过淋浴替他搓洗起来。

“今晚怎么没锁门啊?”

秦晚台边说边给他打上沐浴露:“这样才对嘛,你才几岁,自己怎么洗的干净?”

张繁弱歪头打量着她。

因为身高原因,秦晚台想要给他洗澡只能坐在小板凳上,这时候的她就披着一条浴巾,雪白的锁骨以及脖颈露着,直角的一字肩看起来非常具有美感。

溅出的水花还将她的短发打湿,一缕缕贴在脸上,微低着头专心致志的给他搓着胳膊,嘴角隐约可见笑意。

这是……心态调整好了?

张繁弱不动声色的挪开眼神,特意调整了下嗓子,开启奶爆档位看着她轻声道:“秦姨,你今天是不是不太开心?”

秦晚台眼神闪过一缕慌乱。

“没有啊,瞎想什么呢?”

她压下内心自责,故作无事的捏了捏张繁弱的小鼻子:“你今天刚刚答应和阿姨成为一家人,阿姨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开心呢?”

老阿姨演技一向可以的。

奈何张繁弱身怀系统,莫忘归还提前露出了这么大的破绽,秦晚台想把他当孩子哄哪有这么简单?

“秦姨……”

他伸出双手轻轻抱住秦晚台的脖子:“我虽然是小孩子,但是小孩子的感觉最敏锐了,所以你就不要再骗我了。”

“……”

秦晚台鼻子忽然有些酸酸的。

感觉一直压抑着的委屈和恐惧都快控制不住了,但是当着小孩子的面她不能哭,于是凑上去亲了他额头一口,顺势在自己脸上洒了点水。

“不许多想了,听见没。”

她语气柔和到极致,微红的眼眶水盈盈的,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别的,只觉得十分动人:“阿姨多厉害你知道吗?什么事儿能难倒阿姨?而且阿姨什么时候骗过你?嗯?”

“……”

张繁弱有些无可奈何。

年龄小的好处有很多,坏处也是一大堆,例如秦晚台很多事情都不会跟他说,光认为要保护好小孩子,以为不能露出软弱的一面,以免让他觉得天塌了。

如果是一般小孩那也不能说是错。

但他不同啊,他都多大了?从小什么风浪没见过?为了套话都忍着羞耻故意放秦晚台进来了,怎么就没人体谅他呢?

唉,小孩不易。

“好了,洗白白了,真香!”

秦晚台替他擦干净身子伸出手使命揉了揉他的脸:“乖乖回去睡觉吧,今天还是让忘归陪你睡啊。”

张繁弱点头出去了。

秦晚台现在的心防还没彻底打开,他着急也没用,所以就一个人回到房间打算等一会。

等啊等,都十点多了。

结果莫忘归没来,秦晚台也没来。

张繁弱的脸忍不住垮了,居然让一个四岁小男孩独守空房,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他抱着枕头直接跳下床,轻手轻脚的来到了秦晚台的门前。

此时已经深夜十点多了。

因为明后天都有雷暴雨,所以外面这会已经大风呼啸,穿过物体经过摩擦声音近似呜咽,月亮和繁星也被乌云遮盖,窗外只能看见暗淡的微光。

秦晚台在床上蜷缩着。

身子还有些发抖。

她从中午开始就一直恐惧,这种恐惧伴随着夜晚来临达到了最顶峰。

恐惧感来源于那个男人。

他名叫父亲,性格老派,对国忠心竭力,对下属豪爽无私,但回到家他却又是另一个样子。

酗酒、暴躁、稍有不顺便拳脚相向。

不管是老婆还是孩子,惹怒了照打不误,但打的最多的还是孩子,秦家有三个孩子,小时候无不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中。

考试不及格,抽皮带。

干活不积极,抽皮带。

任何他觉得做错了的地方,不是耳光就是皮带。

他也不管你是男孩还是女孩,秦晚台小时候有次考试不及格,当天被抽的连路都不能走,秦妈一边给她抹红花油一边心疼的抹眼泪。

更恐怖的是,他打人的时候是不能有人劝的,越劝越暴躁,越劝越用力,急了甚至还会连劝的人一起打!

她和她两个哥哥都是被打大的。

但即便长大了,该挨打的时候还是会挨打,甚至下手还会更重,她丧偶几年后回家,就因为不肯和介绍给她的军人相亲,被当着小孩的面一顿打。

恨畏交加。

这就是她对那个男人的全部感受。

今天那个男人说要来找她,秦晚台就知道免不了一顿打了,其实她不是怕挨打,就是每当看见那个男人举起皮带的时候内心都会升起浓浓的恐惧!

这是她一生的阴影。

这会的秦晚台其实特别想去找张繁弱,抱着那个小小的躯体,从中得到一些安慰。

但她也不敢。

秦晚台怕张繁弱发现一点什么,她怎么好意思对他说阿姨这么大人了还要被父亲打?而且心里还怕的要死?

大人可是孩子的天啊。

当年她当着莫忘归的面挨打,最骄傲的事就是一声没吭,此前她每次挨打都会哭,三十多岁都不例外。

她还是挺怕的……

这会她都已经想着,明天莫忘归走了以后自己是不是也该跑路。

但秦晚台还是放弃了。

与其当着张繁弱的面难堪,还不如私底下吃吃苦,明面上维持她在小孩心里的高大形象。

唉,还是好怕……

砰砰砰——

这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秦晚台坐起身,以为是莫忘归,打开门才见到穿着睡衣、抱着枕头一脸委屈的张繁弱。

“秦姨……”

他撇着嘴,泫然欲泣:“今天怎么没人和我睡?外面天好黑,风好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