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47章 阿姨顶不住啊

第47章 阿姨顶不住啊

张繁弱慌了,他辛辛苦苦讲了半天故事,秦晚台要是听睡着了那可就好玩了。

“秦姨?”

他小心的戳了戳秦晚台的腰,结果还是没反应。

张繁弱坐起身子,凑过去看了眼。

“……”

黑暗中,秦晚台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嘴巴微微撇着,过耳短发遮盖下的眼睛隐约可见水光。

“秦姨……”

张繁弱有点懵,不确定的道:“你,你哭了?”

天可怜见。

他虽然确实打算讲个感性点的故事用以引动秦晚台的情绪,可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三四十的老阿姨了……

听个童话反应这么大?

“秦姨,我不讲了,你别哭了。”他凑上去用小手轻轻揉着秦晚台的眼睛:“别哭别哭,再哭明早眼睛就肿了。”

“……”

秦晚台有些哭笑不得。

鼻子酸酸的是有点,但她可没哭啊,这小子来这么一出她都不好借题发挥了。

等等,她可是女人诶。

女人哪儿用这么费事?

想到这,秦晚台直接伸手捏住他的鼻子,恶狠狠的道:“你以为阿姨是小孩子啊?谁哭了?你信不信阿姨把你打哭?”

张繁弱眨了眨眼。

随后失望的轻叹了口气。

没哭好歹也嘤嘤两句啊,他可打算把秦晚台整哭了之后套话呢。

“秦姨。”

他言不由衷的道:“你没哭就好,你一哭我心里就难受。”

秦晚台心里被狠狠戳了下。

这小宝贝儿,怎么就这么会说话呢?这以后还得了?想对他严厉点都舍不得。

“你啊,小嘴比蜂蜜都甜。”秦晚台放开手没好气的道:“这故事谁给你讲的?真是你那个姐姐?”

张繁弱连忙摇了摇头。

他可没打算把这个锅扔给白幼狸背,当即找了个借口便糊弄过去了。

秦晚台也没有真的追究这事。

她躺在枕头上,短发垂下来遮住一只眼,撇着嘴有些小委屈的道:“遇到你啊,第一次有人给阿姨讲故事,结果都是些让人伤心的故事,阿姨以后再也不听你讲了。”

“……”

张繁弱的心也柔弱了一点。

他想起前世,他那个弟弟三两岁大的时候,那时候二人还睡在一张床上,他那个养母偶尔也会过来给他讲故事。

张繁弱这时候就可以蹭听。

虽然他没有喊停、更换故事的权利,但那种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女人轻声用不太标准的皖普讲故事,他们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听着听着便昏昏欲睡的气氛还是格外让人心安。

张繁弱童年算不上幸福。

但他依旧在小时候听过睡前故事,从这点上他比秦晚台幸福。

想了片刻,张繁弱凑上去抱住她。

“秦姨。”他语气里充满了认真:“以后你如果睡不着的话我可以给你讲故事。”

秦晚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真的?”

“真的。”

秦晚台笑了,将他抱在怀里有些感慨的道:“我家繁弱真是世界上最懂事的小大人,但阿姨已经这么大了,怎么可能还会喜欢听什么童话故事,应该阿姨给你讲才是啊。”

家里多个小孩就是这样。

可能有时候你会因为他的诸多举动而头疼,但往往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心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声音——值得。

张繁弱却对她的话不太认同。

上辈子他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陆续有过几个暧昧的女性朋友,其中一个三十出头已经称得上是老阿姨了,有自己的事业,周末就穿着黑马甲,开着哈雷摩托,成熟飒爽到令无数男人都汗颜。

但认识她,关系好到一定程度以后……

每天夜里,她都要给他打电话,白天的御姐音消失不见,软萌的一塌糊涂,有次张繁弱还去过她家,那卧室粉的……

自那以后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女人和男人一样,无论外表多成熟,心里始终都是住着一个小女孩的(情人节特供,各位单身狗学废了吗?)

秦晚台比她还要大很多,但道理是共通的,她之所以说不想是因为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仅仅只是因为放不下面子而已。

“秦姨,我觉得你说的不对。”

张繁弱眸子闪烁:“大人也可以听童话故事啊,只要秦姨想,秦姨也可以在我这里当小孩子,我会照顾你的。”

心里他在疯狂呐喊。

心门!心门打开!然后快点把上午的事说出来!

秦晚台听不到他心里的声音。

她这会鼻子有点酸涩,忽然想到人生都快过去一半了,但无论是从父亲还是丈夫那,她都没有得到这种明目张胆的宠爱。

一直没有过,那也不觉得有什么。

这都快习惯了,却有个小家伙一直在戳弄她的心。

阿姨顶不住啊!

秦晚台吸了吸鼻子,强笑着想用话语压住内心的酸楚:“你啊,这么小年纪就已经这样了,长大后还得了?可惜阿姨已经老了,要是跟如意如愿这么大,阿姨一准缠着非要嫁给你。”

说到这她竟生了点醋意。

嗨呀,好气啊,这如意如愿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这辈子能和她家繁弱青梅竹马。

“秦姨一点都不老。”

张繁弱这会嘴也越来越甜:“你和忘归姐看起来就跟姐姐妹妹一样,感觉比李姨都年轻。”

秦晚台顿时跟吃了蜂蜜似的。

小李刚刚三十出头而已,繁弱竟然觉得自己比她还年轻?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庞。

“你看……”

张繁弱也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脸:“秦姨的脸又软又弹,就好像果冻一样。”

秦晚台的笑意快压制不住了。

“你啊,让阿姨一会难受一会开心的,真有你的。”她感慨似的叹了口气:“就知道哄阿姨,阿姨还愿意让你哄……唉。”

张繁弱伸手揉了揉她的眉毛。

“秦姨,你对我这么好,我不会骗你的。”他仰起小脸看着秦晚台反问道:“就好像秦姨不会骗我一样,对吧?”

秦晚台还没有察觉到陷阱。

“对,你是我的心头肉,阿姨怎么舍得骗你呢?”她抱着张繁弱,这话在这一刻可谓是说的真心实意。

就是现在!

“所以……”

张繁弱凝视着她的眼睛:“秦姨能告诉我上午发生了什么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