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妙书屋小说网 > 明日方舟之重返罗德岛 > 第1289章 章24. 所以你只是在跟他们玩?

第1289章 章24. 所以你只是在跟他们玩?

“你不想说什么吗?”

“一起喝一杯?”

“我记得你不能喝酒。”

“现在能了。”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周金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半点醉意也没有,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凯尔希。

他呼出一口酒气,平静道:“什么事?”

“我需要你的帮助,现在。”

“走吧。”

周金儒绕过办公桌,走到大猞猁的面前,后者眉头微微皱起。

“不要总是皱着眉,一点都不好看。”

两人并肩离开,留下目瞪口呆的干员们。

不对啊,凯尔希医生看见眼前的情况,给博士开瓢都算轻的,怎么两句话就一笔带过了?

亚叶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老师肯定在压抑情绪,博士会被打死的!”

安洁莉娜连忙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酒杯,将剩下一点残液都倒进嘴里,惊讶道:“这根本不是酒!”

博士在装醉?

众人听她一说,心想也对,博士根本不能喝酒,一碰酒就倒了。

独自面对凯尔希医生,这下凶多吉少。

博士为了他们牺牲自己,让人感动不已。

……

凯尔希没有当场跟自己翻脸,多半是情况紧急,她这个人公私分得很清,绝不会让情绪影响到工作。

周金儒脱下衣服扔在路边,一身酒气不太好。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往前走,来到医务中心时,凯尔希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

“你的状态怎么样?”

“只要不是精细的手术就没有问题,我最多只能算外科医生,你不要指望我做内脏切除手术。”

“这种手术我来做,不需要你,我是说你现在能吸收多少比例的源石。”

周金儒不假思索道:“很多,但基本不能用在人体,脏器源石结晶后,组织结构和结晶连接在一起,一旦被我吸收掉结晶,极有可能引起大出血,来不及急救。”

凯尔希摇头:“也不需要,你只要能稳定病情就行了。”

“这很简单。”

周金儒走进办公室换了一身白大褂,戴好口罩,跟在凯尔希后面,他们来到了一间检查室,华法琳正在操作影像学设备。

血魔小姐没好气道:“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

她一个人忙了好久,几乎没有喘息时间。

“情况怎么样?”

“创口在左臂,不是刚发生的感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由于没有得到良好的医治,感染程度比较严重,她有成为术师的天赋,这意味着力量不断增强,病情还会进一步加重。”

华法琳的专业水平谁也没有疑问,周金儒走到患者面前,发现是一位年幼的小女孩,披散金色长发,宽大的兽耳,他不禁皱起眉头,这不是铃兰吗?

“博士认识她?”

“不,我只是想起一些曾经见过的人,她叫什么?”

“丽萨,或者铃兰。”

还真是铃兰。

他转头看向凯尔希:“你捡的?”

大猞猁有捡孩子的天赋,罗德岛好几个干员都是她捡回来的。

华法琳摇头:“你猜错了,家属在外面,你的老朋友。”

“小林夫妇?”

“对,帮忙把床头抬起来。”

周金儒一边操作一边回答道:“我的老朋友不多,数也数的过来。”

他的手指轻轻触碰在铃兰左臂表层的源石结晶,活跃的源石颗粒随之沉寂,脸蛋潮红,蹙着眉头的小女孩缓缓放松下来,沉沉睡去。

“去安抚一下他们吧,就在外面,你不要回去,我还有事找你。”

凯尔希将周金儒推出诊疗室。

门口站着匆匆赶来的小林宗信和琳琅,一脸关切的神情。

“不用担心,有凯尔希在,她多大本事你们还不清楚吗?”

周金儒坐在诊疗室旁边的长椅里,医务中心寂静无声,只有他们几个人。

小林宗信看了一眼琳琅,开口道:“我还是第一次来你的罗德岛。”

我的罗德岛?

周金儒指了指诊疗室:“她的,不是我的,这里她说了算。”

琳琅揶揄道:“她的不就是你的吗,你俩还分家?”

“不好说啊,你们两个的巴学园怎么样了?”

小林诧异道:“你怎么知道巴学园?”

周金儒表情有几分怪异,你们夫妇都山之味和海之味了,我还不能不知道是巴学园?

“我听说的,在罗德岛的东国人也有一些。”

“这倒也是。”

小林也坐下来,他似乎很累,双手撑着膝盖,难得松了口气。

周金儒拧着眉毛:“一路上不太平?”

“学宫的人追杀到大骑士领了,被一个会星辉剑的人拦了下来。”

嚯。

听见这话,周金儒向后一仰,后背靠着椅背。

小林宗信说这句话,意味着他们夫妇在东国的产业都不要了,二十年心血付诸东流,也要保住铃兰的性命,这份人情不是金钱能衡量的。

不过两人没说,周金儒也不打算深究,既然人已经在罗德岛,那么他就有义务保护患者的安全。

“现在安全了。”

“嗯,我相信你。”

小林将长刀靠在椅子旁。

琳琅也松了口气,她忽然又问道:“看你今天摆这么大阵仗,什么时候动手,我和阿信可以帮你。”

“什么阵仗,动什么手?我就是打算趁着凯尔希不在,拉着干员们好好玩一玩,别把我想得那么复杂。”

小林宗信和琳琅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执意不肯去休息,一定要守在诊疗室门口,直到后半夜,凯尔希才从里面出来,脸色止不住的疲惫。

“正在输液,这孩子太虚弱了,现在没事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琳琅摇头:“我留下来陪她,阿信之后换我,不要紧。”

凯尔希点点头,手指轻轻拉了拉周金儒的衣袖,示意他跟自己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诊疗室斜对面的办公室里,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再有两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找到目标了吗?”

“什么目标?”

大猞猁看着对面的男人,后者一脸茫然。

渐渐的,她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所以你只是在跟他们玩?”

“你们都以为我为了某些目的才开party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